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中期(康熙二年

中期(康熙二年。

    一七〇九 康熙四十八年 己丑。

      曹寅在江宁织造兼盐差任,年五十二岁。春,遣嫁次女,谋移婿居,并遣连生上京当差。

       点盐差事当仍在去秋,冬日接任。虽曹、李二折俱无可考,但例以前后,当无可疑。

       二月八日折云:“再梁九功传旨。伏蒙圣谕谆切,臣钦此钦遵。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兴言及此,皆蒙主恩浩荡所至,不胜感仰涕零。”。

       按寅之次婿,为一神秘人物,至今尚不得其主名,颇疑此家与后来曹家之命运亦有关系。连生今年即令上京当差,明其此时尚未达当差年龄也,必不能至十六岁。

      夏,因忆子猷,有《思仲轩诗》,朱彝尊来游,为题其卷。五月三十日,招李煦、李斯佺、朱彝尊纳凉天池,煦还苏州,朱即席有诗。

       朱彝尊《曝书亭集》卷二十三叶二屠维赤奋若〔按即己丑〕。

            题曹通政寅思仲轩诗卷。

       芜城鲍明远,古调李骞期。眷念同怀子,因题思仲诗。春塘宜入梦,柔木易生枝。更放过墙竹,浓阴使院垂。公弟居此,植杜仲一本于庭,故以名轩。

       翁方纲《复初斋诗集》卷五十一。

            曹楝亭思仲轩诗卷竹垞及其孙稼翁题句。

       曹家伯仲喻,朱氏祖孙诗。以楝名亭矣,于檰意寓之。池塘春共气,帘阁雨如丝。诗局扬州梦,新桐洗露时。楝亭弟筠石有洗桐图。

        按稼翁名稻孙,乾隆丙辰鸿博。集未见。《思仲轩》诗见《楝亭诗钞》卷六,共二首,兹附录序及次首:。

          思仲,杜仲也。俗呼为檰芽,可食。其木美阴而益下,在使院之南。托物比兴,盖有望于竹村,悲吾弟筠石焉尔。作思仲轩诗。

        方书例广裒,寓怀托思仲。仙迹虽多诬,令我心魄动。音容杳无期,前夕曾入梦。想逐冥漠游,尻马自飞羾。只身念老兄,诸子尚乳湩;骨肉尠旧欢,飘流涉沈痛。忆汝持节来,锦衣貌殊众;举眼历十稔,拱木已成栋。余生薾浮云,一逝岂能控;因风寄哀弦,中夜有余恫。(词乃挽吊语,可知子猷此时已前卒。“忆汝持节来”,指子猷曾至淮安事。序中竹村,谓李煦也。)。

       朱彝尊《曝书亭集》卷二十三叶三屠维赤奋若。

            五月曹通政寅招同李大理煦李都运斯佺纳凉天池水榭,即席送大理还苏州。

       天池南有楼,天池北有楼;纳言北楼下,招我池上游。轩窗拓四面,地洁无瘢疣;解衣挂短桁,舍坐临清流。绿杨万千丝,花鸭六七头,徐闻水车响,少待鱼罾收。须臾二李至,各各情绸缪;小胥摇大扇,四坐风修修。兰肴屏肥腻,苦露获所求;古来避暑饮,岂必量觥筹。东园久不雨,老树焦烟浮;青虫高下堕,吐丝若缀旒。斯时墨云升,或跃在渊虬;因之鸣垤鹳,且免喘吴牛;有渰虽不作,气已如凉秋。大理起避席,叠棹还武丘;主人不忍别,小舫尾中洲;峭帆十八幅,破浪同飞鳅。榜中有常程,歧路难久留;分手文山祠,日暝回孤舟。

        按《两淮盐法志》卷三十四,《职官》三,叶十七载:“都转运盐使,李斯佺,山东长山人,难荫生。四十五年至五十年任。”。

    `   朱彝尊《曝书亭集》卷二十四《江湖载酒集》上叶九。

            百字令 为曹使君题《江南春思图》。

       平林缥缈,望江南春色,依依堪恋。二水三山愁未了,犹有参差宫殿。十四楼空,斜阳细柳,系马谁家院?伤心王、谢,旧来惟剩双燕。  最忆一曲秦淮,浮桥断板,卷飞花如霰。目极寒云千万里,吹起惊砂人面。记取扁舟,挂帆归去,料得长相见。新愁几许,六朝芳草吟徧。

       施瑮《随村先生遗集》卷二叶六。

            紫岩书屋盆兰双秃干生花,刘十翼屏索诗纪异,赋此应之!。

       画师绝忆红闺女,曲兰秃干花频添。零纨剩墨曾亲见,生理未喻疑信兼。女史马湘兰有秃干生花兰卷,于银台楝亭曹公座上见之。(下略)。

        按《曝书亭集》卷二十八《茶烟阁体物集》上叶十五有《好事近》“题马湘兰画兰”,疑即题此卷作。《楝亭诗钞》卷七叶十四亦有《题马湘兰画卷》及再题等诗,推当作于明秋,或同时先后所为。今因类附系于此。

       蒋景祈《瑶华集》卷三叶十九。

            秋蕊香 为曹子清题画。

       碎把鹅黄剪与,风动枝娇嫮。天香缥缈衣褰度,梦到广庭寒处。  近来闲却吴刚斧,兔华吐。空岩子落知何许,一夜前山如雨。

        按据词意知是题桂花图者。

       同书卷五叶二十九。

            临江仙 为曹子清题唐寅美人图。

       睡起云鬟欹未整,懵腾懒下庭除。摘来纤玉嗅香初。红襟一抹,衫色学莺梳。  梦去如醍醒似梦,丹青巧样难图。风流名氏隐吴趋。建安才调,今见两相如。子清亦名寅,故云。

        按蒋景祁,字京少,一字荆少,宜兴人,康熙初与陈维崧、陈枋、黄庭诸人皆与曹寅以词倡和。

        《瑶华集》乃清初词人总汇选集,惟此二词皆蒋自作。以题画诸作无年可系,依类附之。

       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卷四叶四十五。

       绿树芳穠小草齐,楝花亭下一尊携。金风亭长来游日,朱椠传钞满竹西。曹寅子清。

        按金风亭长,朱彝尊别署也。《纪事诗》又引钱大昕跋天台徐一夔《蓺圃搜奇》编:“此书世无刊本,曹子清巡盐扬州时,尝抄以进御,好事者始得购其副录之。”又引《平津馆鉴藏书籍记》:“新刊《名臣碑传琬琰集》,楝亭曹氏藏书,有‘长白敷槎氏堇斋昌龄图书’印。”。

       《雪桥诗话三集》卷第十一叶二十六。

       马笏斋,名玉堂,海盐副贡,藏书多秘册,有《读书敏求续记》,目录之学,不减生沐。其《论书目绝句》十二首云:“子清诗局本书巢,校勘生憎亥豕淆。尚有葩经留要义,始知三昧胜嘉殽。曹氏楝亭”(上下略)。

        按马诗第三句即指魏鹤山《毛诗要义》。

       同治《上江两县志》卷二十八《摭佚》叶十三,《续纂江宁府志》卷之十五《拾补》叶三十九:。

       《六朝事迹编类》十四卷,宋张敦颐撰。朱绪曾从曹楝亭家藏宋本影钞,《附录》一卷,张宝德校刊。

       余怀《玉琴斋词》孙星衍跋。

       梅村作序,澹心手迹,楝亭弆藏。此本可称三绝。赏鉴家当于花香茗槐阅之,如对古人矣。阳湖孙星衍题,癸酉岁重九。

        按书为余淡心手写本,前有吴伟业、尤侗等题语。江苏第一图书馆有影本。卷首有“余怀”“广霞”小印,“楝亭曹氏藏书”印。

        李文藻《南涧文集》卷上叶二十二琉璃厂书肆记云:“乾隆己丑五月二十三日,予以谒选至京师,(中略)暇则步入琉璃厂观书,虽所买不多,而书肆之不到者寡矣。出京后,逆旅长夜,不能寝,乃追忆各肆之名号及所市书之大略记之。(中略)又西为延庆堂刘氏,在路北,其肆贾即老韦,前开鉴古堂者也。近来不能购书于江南矣。夏间从内城买书数十部,每部有‘楝亭曹印’,其上又有‘长白敷槎氏堇斋昌龄图书记’,盖本曹氏而归于昌龄者。昌龄官至学士,楝亭之甥也。楝亭掌织造、盐政十馀年。竭力以事铅椠,又交于朱竹垞,曝书亭之书,楝亭皆钞有副本:以予所见,如《石刻铺叙》、《宋朝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太平寰宇记》、《春秋经传阙疑》、《三朝北盟会编》、《后汉书年表》、《崇祯长编》诸书皆钞本:魏鹤山《毛诗要义》,《楼攻愧文集》诸书皆宋椠本,馀不可尽数。(下略)”。

        又遗书散出一事,可以参看震钧《天咫偶闻》卷四叶十八一条云:“地安门街西有火神庙,建于明代,国朝重修,联额皆高庙御书。《日下旧闻》谓其后有水亭,可望湖,亭久废,地亦改为染房,道士不复知之矣。寺前有卖书人赵姓,时得故家书出卖,余所得颇多,余友续耻庵所得更多。零星小品,多有昌董斋法石帆〔按即法式善〕印章,皆内城旧家童仆所窃,妇孺所弃之物也。内城旧藏书家,初推曹楝亭通政寅,后其书归昌堇斋学士龄。”。

      九月,熊赐履故,具仪申唁。

       三月十六日折云:“熊赐履与江宁秀才陈武循张纯及鸡鸣寺看花作诗,有《小桃园杂咏诗》二十四首,此其刊布在外者,谨呈御览。”九月某日折,报熊病故,批云:“尔还须送些礼去才是。”十月某日折云:“臣于前月已送奠仪二百四十两祭过。”按康熙异日又屡嘱织造照看赐履诸子,以其有师傅之情也。

       可看李光地《榕村语录续集》卷十四:“上时屡云:熊某之德何可忘?我至今晓得些文字,知些道理,不亏他,如何有此。”。

      重刊《楝亭诗词》,王朝瓛为之序,张大受有赠诗。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别集类存目。

           《楝亭诗钞》五卷,附《词钞》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国朝曹寅撰。寅有《居常饮馔录》,已著录。其诗一刻于扬州,计盈千首;再刻于仪征,则寅自汰其旧刻,而吴尚中开雕于东园者。此本即仪征刻也,其诗出入于自居易、苏轼之间。    按此本今传者均六卷,存目作五卷。   孙殿起《贩书偶记》卷十四,别集类顺治至康熙叶九。

       《楝亭诗钞》六卷,《词钞.一卷,千山曹寅撰。康熙己丑精刊,有王朝瓛序。据序称,楝亭诗集千首,自删存什之六,广陵诸同志以诗请益者,既手钞付梓矣。既而楝亭重加精采,又去三分之一,并诗余一卷,命小胥录置案头,聊共吟玩。真州吴尚中力请以归,别于东园开雕。此诗钞所以有两刻也。《四库存目》载诗五卷,词一卷。

        按据《词钞》有己丑秋九月王朝瓛一跋,谓“今存者仅百之一”,诗序未见,盖别一刊本也,今不知有存者否。

       寅辑有《楝亭十二种》,刊有《韵书五种》、《隶续》。

       《楝亭诗钞》八卷《词钞》一卷《文钞》一卷千山曹寅撰,康熙间精刊。

       《楝亭诗钞》八卷《别集》四卷千山曹寅撰,康熙间精刊。

       《楝亭诗钞》八卷《诗别集》四卷《词钞》一卷《词钞别集》一卷《文钞》一卷千山曹寅撰,康熙间受业郭振基精刊。

        按《楝亭诗钞》卷六,一诗题:“尚中索书真州东园,予有愧焉。作诗留别,情见乎辞。”即吴尚中也,郭振基待详。

       吴修《昭代名人尺牍》第十四叶六。

            郭舍人元釪。

       屡次问诣,皆未得拜榻下,曹楝翁已切致。渠亦甚钦渴,颇有关切之言,还南有暇,应得快晤也。《楝亭集》三本送上。郭元釪谨禀。

        按郭元釪,字于宫,号双村,江都人,与寅有唱和。以诸生与修《佩文韵府》,授中书,有《金诗纪事》、《全金诗》。

       鲍畛道《腴堂诗编》卷十四。

            《论诗绝句》四十首并序。

       寥寥桑梓几人闻,曹楝亭李梅崖登坛迥轶群。徐蝶园喻武功拈毫皆大雅,西峰楚楚亦清芬。陈于王健夫所居名西峰艹堂。

       法式善《陶庐杂录》。

            《奉校八旗人诗集题咏》五十首。

       奉诏梓唐诗,衙斋校勘之。一生精力在,千古典型贻。搏取遂严弃,狂吟还苦思。请看华藻处,原不藉燕支。子清通政。

       沈德潜《国朝诗别裁集卷》二十叶十二。

           曹寅字子清,奉天人。官江宁织造,著有《楝亭诗稿》。

            岁暮远为客。

       晓镫寒无光,驱马别亲故;残月堕枫林,荒烟白山路。十年游子怀,惜此岁华暮;载咏“无衣”诗,何以蒙霜露!。

       沈评云:“起手十字,写尽辞家之苦,可与《别赋》并读。”。

       钱泳履《园丛话谭诗》:。

       本朝七律,金声玉振,(中略)又如曹楝亭之“三秋月色临边早,万马风声出塞多”,(中略)如此类者甚多,摘之不尽。

       杨锺羲《雪桥诗话续集》卷第二叶五十三。

       吾乡诗人,国初称盛。乐府如吴伯成《望远曲》,五古如范觐公《偶成》,曹子清《岁暮远为客》(中略)均见风格。

       同上《雪桥诗话正集》卷第三叶七。

       楝亭题画诗:“一段寒江鱼网水,空帘看到日斜时。”亦通画理。

       翁方纲《复初斋诗集》卷五十一。

            《曹定轩侍御踏雪访梅图》三首。

       第三:“楝花卷合梅花讯,诗格曹家正对论。”自注:“适题曹楝亭诗卷,故及之。”。

       杨锺羲《雪桥诗话三集》卷第四叶二十。

       子清官侍从时,与辇下诸公为长短句,兴会飙举,如飞仙之俯尘世,不以循声琢句为工,所刻《楝亭词钞》,仅存百一。

       朱音仙者,前朝阮司马进御梨园。子清题赠《念奴娇》云:“白头朱老。把残编几叶,犹耽北调。事去东园钟鼓散,司马流萤衰草。《燕子》风情,《春灯》身世,零落《桃花》笑。当场搬演,汤家残《梦》偏好。高皇曾赏琵琶,家常日用,史记南音早。误国可怜余唾骂,颇怪心肠雕巧。红豆悲深,氍毹步却,昔日曾年少。鸡皮姹女,还能卷舌为啸?”东园内监梨园钟鼓司,见《明内府志》。

       同上卷第十叶三十九。

       江宁、苏州,杭州织造各一人,以内务府司员选用,董治尚方会服之事,及赏赉绮帛,并新疆回部交易绸缎。皆发帑造办,不预地方事,前明阉寺滋扰之事,为之肃清。杭州织造盈某。风雅能文,折节下士,为浙人所称。淇园尚衣延隆工诗,在吴与林文忠、王篑山多所唱和。(中略)楝亭、诚斋而外,二公为堪趾美。

        按以上皆论曹寅诗词语,因《楝亭集》连类系之。

       张大受《匠门书屋文集》卷四叶十五。

            书楝亭银台诗后。

       跳丸家法斗量才,笔健凌云性绝埃。多少时贤夸丽句,可能横槊建安来?。

       当官雅意荡江湖,白下苏台兴总殊。更到扬州歌吹地,狂吟肯让牧之无?。

       东南酬倡半耆英,寒碧邱南最系情。更洒曝书亭上泪,风流谁竞万年名。

       月堕花飞怨奈何,坊间新本小儿歌。断肠更谱湘兰曲,魂逐残香蛱蝶多。

       扶风帐下尽清狂,列乐谈经也不妨。可惜匠门穷学究,漫持勺水测汪洋。

       济时才略爱贤心,排戟雍容主眷深。中禁文章须领袖,愿从公后和韶音。

       宋荦《江左十五子诗选》卷六叶七。

       张大受《清溪集》。

            《赠曹荔轩司农》二首选一。

       多才魏公子,援笔诗立成;有时自傅粉,拍袒舞纵横;跳丸击剑讫,何如邯郸生?风流岂已矣,继擅黄初名。百家肉贯丳,大雅心所倾;余事都妙绝,叱咤千夫惊。当时应、刘辈,孰敢靡垒旌?区区江东客,乃耻城下盟。

        按此诗张大受自定《匠门书屋文集》不收,二首选一,不无遗憾,弥觉可珍。

    “书后”诗同卷内有“竹垞先生八十生日”一题,而诗中又有“更洒曝书亭上泪”之句,是作诗时竹垞已卒之证。考朱氏卒于本年,年八十一,诗当作于此时。

       顾诒禄《吹万阁文钞》卷四叶三张大受《行状》:先是侍郎楝亭曹公夜诣慕庐韩公第,同步月至清溪,曹公谓韩公曰:娄、葑之水,至此一汇,双塔在右,钟楼在左,灵秀所锺,应有名流萃处其间。韩公随以公(按指张大受)告。因叩门访公,置酒联吟,竟夕别去。

        按据此知曹寅与大受初识,乃在韩菼,《清溪集》中一诗殆即结识之初投赠,因不得确年,姑依人系此。《匠门文集后序》:“退而筑室清溪之旁,颜曰读书亭,秀水朱竹垞先生来吴,常居其间。”此吴门地名,非金陵青溪也。

      本年,屡为接办铜斤事谋请。

       二月二十八日折略云:自康熙四十年承办五关铜斤一万一百担零,按年照数办解交部无误外,每年节省银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八年共交过节省银三十一万二千七十两,又节省脚费银八千四百七十两零,本银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两零,皆带交完库。今八年期满,报内务府查核。朱批:“这说的是,照尔所请。”四月初一日,有内务府总管赫弈奏转寅呈文折;十三日又有奏寅期满尚欠节银应在限满前完结、并请再交寅接办八年折;六月初四日内务府议覆将寅承办之五关仍交各关监督接办;七月初一日有奏各关铜斤既各交监督办理请仍照寅节省银数变纳折。俱不录。唯四月十三日一折内云:“据曹寅弟弟之子曹顺呈称:我伯父曹寅……至本年五月,八年期限始满,该一年应交之节省银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我伯父曹寅在限满之前一定送交完结等语”,按铜斤事本寅、宣弟兄合办,此曹顺必宣子无疑。

       按自二月起,至九月、十月、十一月,在康熙追问下,叠有折报熊赐履交往,文字,病故,临终,身后,家产等各情况。所以如此注意,又以太子胤礽曾与熊关系亦密也。康熙于批十月折云:“闻得他家甚贫,果是真否?”十一月折报云:。

    “臣细探得熊赐履湖广原籍有祖遗住房一所,田不足百亩,江宁现有大住房二所,田一百馀亩;江、楚两地房田价值约可七八千两,其内中有无积蓄不得深知;在外无营运生理之处。其家人上下大小约有百口。熊赐履在日未闻其向人借贷之事,其间或有门生故吏周济,或地方来往官员赠贻,故过日充裕,较之汉官大臣内,亦属中等过活,未见甚贫。”据此可知当时封建官僚经济情况之等级大概,如熊赐履之官僚地主而有“贫”称,可见称为富者又当如何;熊家并无“营运生理”,房田较少,遂有“甚贫”之说,盖豪富皆已兼拥商业资本及盘剥业如钱庄、当铺等,否则即不足称巨富焉。《红楼梦》中特写薛家有恒舒当者以此。商业资本逐渐成为统治阶级衡量其“贫”、富之标志,此点为可注意。

       又六月初一日有奏报江南歉收、盐引迟销折,十一月十一日有奏报在扬料理各项文册,事竣拜本,即起身赴京复命折。

      本年李煦四月、五月,有奏报浙江处州矿工饥民起义折。

       略云:“查得处州府云和县与福建建宁府搭界其地有铁山,向为福建人并本邑人取砂熬铁”,近日处州府同知署云和县王弈骏出示“禁止”,“而众人以无所衣食,相煽为盗,……同伙百十馀人,贼首彭子英有永定王名号,分给伪札,……外有饥民数百馀人依附。……”下言官兵与“乡兵”(地主武装)镇压之情。朱批:“知道了。”。

      七月十六日,有奏报王嫔之母病故折。

       略云:“王嫔娘娘之母黄氏,七月初二日忽患痢疾,医治不痊,于七月十四日午时病故,年七十岁。理合奏闻。”批云:“知道了。家书留下了,随便再叫知道罢。”按此王嫔娘娘者,殆即后封密嫔、密妃之王氏,生第十五子胤禑(愉郡王)、第十六子胤禄(庄亲王)、第十八子胤祄。王嫔之父为知县王国桢,黄氏其妻也。黄氏之故,何以由李煦奏报?考煦父士桢,元配王氏,“山左望族,封夫人”,盖即王嫔之姑母,俗称“老少姑奶奶”,而士桢与康熙,亦可谓有“老少女婿”之份。黄氏或彼时已寄居煦家。故煦母文氏既系康熙保母,又因王氏与康熙有亲戚之谊。而后来曹、李二家与庄亲王胤禄较近,亦由此故。此一层关系,过去研考者所不及知,所系于曹、李二家命运者亦匪浅也。

      八月二十一日,煦有折谢复点巡视盐政。

       按八月十八日,煦有谢罪折,盖七月曾将江南提督张云翼病故事报于请安折内,康熙甚怒,批云:“请安折子不该与此事一处混写,甚属不敬,尔之识几个臭字,不知那去了?”。

      十二月,有折奏王鸿绪等摇惑人心事。

       按十月二日煦请安折后批:“朕体安。近日闻得南方有许多闲言,无中作有,议论大小事。朕无可以托人打听,尔等受恩深重,但有所闻,可以亲手书折奏闻才好。此话断不可叫人知道。若有人知,尔即招祸矣。”按此指众议诸皇子争位纠纷之事。至康熙所言恐为煦等招祸者,则指煦所报之众议如倾向于某一方,其对方之党羽得知,即生构陷之谋。其后,雍正之治曹、李,不过为曹、李非己党而已,康熙招祸之语,实包此义而言之矣。煦旋于十二月初二日有折报云:“臣闻原任户部尚书王鸿绪,今岁解职回家之后,每月必差家人进京,至伊兄都察院王九龄处探听宫禁之事,无中作有,摇惑人心。又有徽州人程兆麟者,陕西曾做过道官,今往来苏州、扬州,招摇多事,时有闲言。又有苏人范溥,系山东东平州知州,丁忧归里,自称熟于京师要路,亦有招摇不根之语。理合据闻覆奏。”王鸿绪,皇八子胤祀党也。胤祀于太子被禁后,钻营甚力。

      本年正月,复集领侍卫内大臣、满、汉大学士尚书等,追究去冬保举胤祀为首之人,治马齐弟兄子侄罪。诘责舅舅佟国维。

       略云:“马齐原系蓝旗贝勒德格类属下之人,陷害本旗贝勒,投入上三旗”,。

    “马齐之弟李荣保妄自尊大,虚张气焙,……亦当冶罪。”诸王大臣审议,拟马齐、李荣保立斩,马武立绞,子侄皆革职,妻子发黑龙江,并及族人。康熙命免死交胤祀严行拘禁,李荣保照例枷责,亦交与胤祀差使,马武革职,族中职官及在部院人员俱革退,世职皆革去,不准承袭。其兄马思喀之子佐领三等侍卫纳尔泰从宽释放。按马齐族与曹家关系已略见于第二章。

      以胤礽系被镇魇诅咒以致迷惑,今已痊愈,命释拘禁。

      责汉官依违缄默,从众画诺,“又有至画奏已毕,始问为何事者”。

      论马齐,“且张鹏翮乃一清官,朕南巡时马齐当众前詈之曰‘杀材’,因不馈伊银币,遂尔辱罟。谁不畏死,敢不馈之银币乎?”。

       按南巡时勒索之弊,于此等处可一觇见。

      刑部奏:散给伪札之朱永祚,附从一念和尚,擅称大明天德年号,妄题诗句,摇惑人心。拟立斩。命凌迟处死。

      二月,诘责佟国维,国维请死,不允。革顺安颜额驸,令“在家居住,交与舅舅。”以其与鄂伦岱、隆科多皆党胤禔也。(佟氏父子先附胤禔,又附胤祀)。

      三月,复立皇太子胤礽。

      封诸皇子。

       略云:“从前朕之诸子所以不封王爵,良恐幼年贵显,或致骄侈,……今见承袭诸王贝勒贝子,日耽宴乐,不善文学,不善骑射,一切不及朕之诸子,又招致种种匪类,于朕诸子间肆行谗谮,机谋百出,凡事端之生,皆由五旗而起。朕天性不嗜刑,咸不加穷究,即此辈之幸矣。”胤字辈祉、禛、祺封亲王,佑、封郡王,祹、禵、禟封贝子。

      四月,派护军参领以次九十六名看守胤禔,择牢固地方安置。治其党羽。

      九月,谕大学士等:一年之中,光禄寺用银二十馀万两,工部用四五十万两至百万两不等。“而动工之处,奉委官员于未估计之先即已领银备用,以致浮支肥己之弊不绝”,命严奏籍之制。

      十一月,谕大学士等:今京城米价甚贵,小米一石一两一钱,麦子一石一两八钱。
网站app: 安卓 | 苹果 (提取码:1234
考据级 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采用自主研发的 遍历分词技术, 搜索成功率为100%,无有因分词而遗落的搜索概率。
本站收集 四库全书 以及相关资料大概 11 亿字。并统一转换为简体或繁体。
本站所有资料皆来源互联网,如有无意侵犯你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马上删除 。

联系@qq.com
© 2022-6-3 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