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中期(康熙二年

中期(康熙二年。

    一六九七 康熙三十六年 丁丑。

      孙氏六十六岁。

      曹寅在江宁织造任;年四十岁。

      正月,内务府请派定曹尔正在随征收掌马匹之头班人内。

       按据本年正月二十六日内务府档,总管海拉逊等奏:据上驷院奏咨:“此次出行,请派出巴延人,备办收掌太监之马匹”等语。因拟列名单请旨。最后所定轮班之头班人员共二十人,计有郎中张进孝、员外郎贾弼成、……物林达张士俊、……骁骑五格、催总赵三、原任佐领曹尔正、……等。

       本年二月,康熙帝复亲征噶尔丹,丁亥日启程,所谓“此次出行”,指随征也。康熙帝甚重视出征马匹,去年初征,曾命称验行李斤两,不许过重以疲马力。定制:兵士每人给马四匹,四人一伍,每人厮役一名,每伍器物共重九百七十五斤,马八匹乘坐,八匹驮物,每驮百二十一斤。外另给骡子一匹,驮百零七斤。规制周密。(巴延人,满语谓“富户”,清内务府人“派巴延”制,凡出外差如盐税、关税等而归京者,须编“巴延”,等候派遣报效,按外差次数与收入银数,折算报效次数与银数,而后予以免除“巴延”)《红楼梦》第七回因焦大事语及其早年随东府“太爷”出征、历险立功,“他自己喝马溺”,即此等事之艺术反映也。

      四月二十九日,又有内务府总管海拉逊转奏寅进腌鲥、蛋及两种玫瑰露八罐。

      九月初,尤侗寄诗,寿四十。

       尤侗《艮斋倦稿》卷十叶二十五〔丁丑〕。

          寄寿曹荔轩司农。

       不见曹公久:金陵云气中。衮衣朝北阙,楝树倚西风。署有楝亭。载酒三山路,吟诗六代宫。问年方四十,一倍让渔翁。予年八十。

        按此诗之前二篇题云九月二日,次一篇题云重阳日。

      十月二十二日,有奏押运赈米到淮折。

       奏赈米折略云:“十月初九日接总管内务府九月二十七日来文”,“于本日随即雇觅船只,二日内将原存四千一百二十三石有零之米照数装完,臣寅于十二日亲身督押出江,至十八日到淮。当即会同漕臣桑格”筹画赈事,复雇船分拨扬州府、淮安府各县。

      冬,阎若璩以寅有“微吟许剑诗”之句,赋诗寄之;寅嘱其过苏州访李煦;若璩亦有诗赠之。

       阎若璩《潜邱札记》卷六叶五十二。

          荔轩司农有“微吟许剑诗”之句赋寄。

       丈夫重然诺,宝剑等鸿毛。一片心长在,千秋义並高。顾余犹志感,于世敢称豪。回忆微吟日,边淮首独搔。

       同上叶五十五。

          荔轩司农属过苏州访织造李君赋赠。

       片帆才别石城头,又见阊门瓦欲流。两地裁云供玉府,一时补衮护金瓯。探梅旧约须春至,咏雪新篇待客酬。回首甘棠鄞最盛,烽烟销尽贡航浮。

       张穆《阎潜丘先生年谱》叶八十七。

       三十七年戊寅六十三岁:有《荔轩司农属过苏州访织造李君赋赠》一首,案诗首二句曰:“片帆乍到石头城,〔。

    汝昌按:‘乍到’应作‘乍别’;‘石头城’应作‘石城头’。〕又见阊门瓦欲流。”则在荔轩移驻江宁之后。潜丘自壬申后,惟此年冬有泊舟胥门访顾侠君之事;意即由金陵而来,故赠诗中有“探梅”“咏雪”之句也。

        按曹寅《楝亭诗钞》卷三有《赴淮舟行杂诗十二首》(五律),末有“客程过大雪”句,当即押运赈米至淮之作。其“民瘝谋野得”,“黔黎正艰食”,“失薮哀鸿叫”等语,亦正合。第九首云:“数拒群公饯,微吟许剑诗。积香漂母庙,霜锢露筋祠。递马连堤站,枯鱼絓树枝。颇闻勤职贡,文物胜前时。”若璩诗指此。玩此,亦不似三十七年冬始复及此之语气。疑若璩时尚寄留寅署,寅既赋诗传示,又嘱过苏州也。张《谱》亦未必确。今系之本年。

      本年四月,命直隶各省选拔文行兼优之士,府学起送二名,州县学各一名,满洲、蒙古各二名,汉军一名,为拔贡生,赴国子监。

      七月,高士奇加詹事衔回籍终养。

      九月,谕内务府总管海喇孙(逊)等:“膳房人花喇、额楚,哈哈珠子德住,茶房人雅头,伊等私在皇太子处行走,甚属悖乱,著将花喇、德住、雅头处死,额楚交与伊父英赫紫圈禁家中。”。

       按此皆内务府包衣人。事涉皇太子者,大抵皆讳而不言其详。包衣人可以不经审处,立即处死。又交与家长在家圈禁,亦刑法之一种。皆可注意者也。据记载,曹雪芹亦尝被家长圈禁。

      令宗室与满洲诸生一体应试。

      十月,太监刘进朝逃出,并吓诈有司,议罪定例。

      十一月,谕户部:谒陵时见用小钱者甚众,所换之数亦多;旧钱及两局之钱使用者少。今岁田禾大有而米价仍贵,询之土人,皆云钱贱所以米贵。命议钱法。

    一六九八 康熙三十七年 戊寅。

      孙氏六十七岁。

      曹寅在江宁织造任;年四十一岁。

      五月,安徽巡抚陈汝器奏报江宁织造衙门去年支过钱粮奏销册,内开:织造一员曹寅:每年应支俸银一百五两外,全年心红纸张银一百八两,已裁;月支白米五斗。(内阁黄册)。

       按此为每年例行造报册之偶存者。附系以见制度。

      李煦六月报雨旸米价折、奏参乌林达家人二折、十月有请安贡物折、十一月有请安并报秋收米价折。

       其乌林达李永寿家人孙云,因父孙贵为乡宦陆经远家仆,被逼投缳身死,孙云引李家其他家仆等借尸打抢殴辱经远,李煦因交有司将孙云监治,并奏参李永寿,引咎自责。康熙批:“自立织造以来,未尝有此异事,今闻苏州乌林达家人犯法欺辱官宦,源〔原〕属可恶。巡抚题参后自有严旨处分,此本知道了。”。

      李煦此次贡物,除桂花露、玫瑰露、蔷薇露外,尚有佛手、香圆、荔枝、桂圆、百合、青果、木瓜、水仙、泉酒等物。

      本年三月,册封诸皇子:长胤褆为直郡王,三胤祉为诚郡王,四胤禛、五胤祺、七胤祜、八胤祀俱为贝勒。

      四月,温郡王延寿以行止不端不思效力革爵,固山贝子袁端以各处俱不行走,唯与在外汉人交往饮酒,妄恣乱行黜革。镇国公明瑞以庸劣懒惰黜革。

      十一月谕大学士等:“朕初亲政时,侍卫无有斗殴持刀杀人之事。以后渐有犯者,及今此风口甚。”。

      十二月,永停将缘事牵连之妇女拘至公庭,著司官、笔帖式往其家间取口词。

    一六九九 康熙三十八年 己卯。

      孙氏六十八岁。

      曹寅在江宁织造任;年四十二岁。

      二月,在京,过博尔都所,题大涤子《百美图》。

       程霖生《石涛题画录》曹寅跋“仿周昉〔按实当作仇英〕百美图匹缣巨卷大观”:“此巨卷《百美图》,乃大涤子所制,今为问亭先生藏玩。己卯仲春,过白燕堂,始得一观,见是卷中人物山水、亭阁殿宇,风采可人,各各出其意表,令观者不忍释手,真石老得意笔也。于是平跋其后。”。

        按满洲博尔都,字问亭,辅国将军,工诗画。据跋可知本年二月寅亦在京。石涛以亡明宗室出家,抱痛最深,而亦与博尔都交。又石涛久居扬州,疑与寅亦有交游。今故宫博物院所藏石涛绘《对牛弹琴图》,既录寅诗,又复和韵,颇可注意。今附资料一则于下:。

         庞元济《虚斋名画录》卷十著录“释石涛《对牛弹琴图》轴”,题诗第一首,注“曹子清鹾使原韵”,第二首注“杨端木太史原韵”;后有顾维祯幼铁“和曹”“和杨”二诗;后为石涛自和。其“和曹”云:。

         古人一事真豪爽,未对琴牛先绝赏;七弦未变共者谁,能使玄牛听鼓掌。一弦一弄非丝竹,《柳枝竹枝》《欸乃曲》;《阳春白雪》世所希,旧牯新犊羞称俗。背藏头口[注]似不通,《徵招角招》非《正宫》;有声欲说心中事,到底不爨此焦桐。牛声一呼真妙解,牛角岂无书卷在;世言不可污牛口,琴声如何动牛慨。此时一扫不复弹,玄牛大笑有谁尔;牛也不屑学人语,默默无闻大涤子。

        考寅原倡,在《楝亭诗钞》卷五,本为题朱赤霞画《对牛弹琴图》者,今乃见于石涛同题画幅。朱赤霞亦明宗室,先在寅幕,则石涛或缘赤霞以识曹寅,亦未可知。又考“四高僧”中,渐江画亦有寅题,如《渐江资料集》扉页影印梅花轴,渐江自题云:“庭空月无影,梦暖雪生香。渐江弘仁。”左上方题云:。

         逸气云林逊作家,老凭闲手种梅花。吉光片羽休轻觑,曾敌梁园玉画叉。周栋园藏画以缺渐江者为恨。渐江老喜种梅,号梅花和尚。楝亭曹寅。

        此诗亦见《楝亭诗钞》卷四,题曰“题胡静夫藏僧渐江画”。胡静夫亦明遗民。按如《诗钞》卷三中题八大山人《画鹿诗》等类,每每流露寅之真思想,皆可注意。本编为体例所限,凡在《诗钞》专集中诸作,非经他人称引,概不及录,应俟另文讨论。

        (如《题画鹿诗》云:“久识山中猿鸟性,孤踪不用狎林泉;西风秃尾田间道,亦解掀唇鸣向天。”又如《圈虎诗》:“危机在一踏〔蹈?〕,密网结千层;困极声犹厉,耽余气忽腾;……豢食同供急,应惭上苑鹰。”《病鹤诗》:“白鹤翔高天,不受绊与羁;有时息毛羽,终焉触藩篱。哀鸣尔何为?纵步不能移!声随霜月苦,身被秋风欺。固知江海心,况乃云霞姿。忍饥已倔强,延颈还高窥。缟裳污尘土,朱冠暗胭脂。余常谓研讨曹雪芹思想,必不可置曹寅于不论;若以为隔代迂远,唯画限于雪芹本身,并其家世历史联系皆割裂之,屏而不观,恐未为得也。)。



      注:原文即如此。

      四月初十日,康熙帝南巡至于上元,以织造署为行宫。回程亦复驻此。寅奉母以见,帝书“萱瑞堂”赐之,歌颂题咏,积成卷轴。冯景、毛际可有记,邵长蘅有诗。

      十五日,奉旨与抚臣宋荦会修明陵,并“御书”明陵殿额交寅制匾;十六日,与张玉书等悬置殿内。

      是日,帝启程,旱西门登舟。至五月,奏会修明陵事。

       本年南巡,以织造署为行宫,仍参《江宁府志》与《上江两县志》。又《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一百九十三叶一:“三十八年己卯夏四月庚子朔,己酉,驾至江宁,是日上驻跸江宁府。乙卯,上自江宁府旱西门登舟。”。

       张玉书《文贞公集》卷六叶十六。

          驾幸江宁纪恩碑记4。

       康熙三十八年……夏四月己酉,驾入江宁。越二日〔汝昌按:“二”当为“五”之坏字〕甲寅,御书“治隆唐宋”四大字为明陵题殿额;又传谕曰:“朕昨往奠洪武陵寝,见墙垣复多倾圮,可交与江苏巡抚宋荦,织造郎中曹寅,会同收理。朕御书‘治隆唐宋’四大字,交与织造曹寅制匾,悬置殿上,并行勒石,以垂永久:钦此。”乙卯昧爽,具仪恭捧御书匾额,安奉明陵殿内,行礼而退。

       尤侗《艮斋杂说》卷六叶二十一。

       “放生戒杀”一则:(上略)近闻京江张相公一生不食肉。曹子清内部语之曰:“凡牛、羊、鸡、犬,皆有益于人,不杀宜也;若豕乃无用之物,天生以供疱厨,食之何害?”公笑曰:“然则天下之人,无用者多矣,将尽杀之,可乎?”述之皆为绝倒。(参看《渔矶漫抄》卷九叶十七“张湘晓”条云:“张文贞公玉书,性淡泊,从不食肉,日粗粝一盂,或山药少许。”按此条依人系此。)。

       冯景《解舂集文钞》卷四叶一。

          御书萱瑞堂记。

       《小雅四牡》之诗,周盛王所赋以劳使臣者也:先之以“岂不怀归,王事靡盬,不遑将父母“,而卒乃设言其情,以劳之曰”是用作歌,将母来谂。“传曰:”怀归者,私恩也;靡盬者,公义也。无私恩,非孝子也;无公义,非忠臣也。君子不以私害公,不以家事辞王事。“而范氏则曰:臣之事上也,必先公而后私;君之劳臣也,必先恩而后义。”此王治之隆也,乃幸于今见之:康熙己卯夏四月,皇帝南巡回驭,止跸于江宁织造臣曹寅之府;寅绍父官,实维亲臣、世臣,故奉其寿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厚。会庭中萱花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尝观史册,大臣母高年召见者,第给扶称老福而已,亲赐宸翰,无有也。今世使臣,例得养亲官所,既异于古者怀归来谂之情,而今上以孝治天下,推恩锡类,合万国之欢心,以事圣慈,太和之气,翔洽宇宙,白华华黍,咸遂其养:臣则无忧北山,子则循彼南陔,虽草木之无知,皆欣欣有以自乐,固无物非忘优之草,蠲忿之花也。知闻曹公克孝,令母亦慈。记曰:“有深爱者,必有和气。”北堂之老,顾而乐之,是家之肥也,瑞莫大焉。韩退之美董召南之孝且慈,而日“生祥下瑞无休期”。为人子者,诚知萱之所以为瑞,则孝于其亲者可知矣。夫有母尸饔,而上不恤其私,则《祈父》之诗作,《四牡》所以为王治之隆哉!曹公属景记之,此盛德事也,景虽无文,不敢以辞。

       王相《国朝十家诗钞》邵长蘅《青门诗》卷十叶十。

          御书萱瑞堂诗为工部臣曹寅恭赋。

       昆仑半夜天鸡晓,玉井辘护声窅窅;王母呼龙耕紫烟,不种瑶芝种萱艹。种得移根北堂下,朱荣绿叶纷娇奼;小人有母翳母娱,“鹿葱”“鹄觜”名都雅。帝乘翠虬前长离,伯乔、羡门厮跄趋;大人赋:“厮征伯乔而役羡门。”南娭幸临臣寅居,春晖蔼蔼天颜舒。绿玉榜题“萱瑞”字,矞云垂天光烛地;银钩金薤琳琅璆,(木尞)栱岌嶪(yè)龙蚴蟉(liào)。两宫欢豫宠赉优,寅拜稽首扬王休:皇帝陛下寿万岁,臣母期颐作人瑞。

        按此诗原见《青门剩稿》。

       毛际可《安序堂文钞》卷十七叶十六。

          萱瑞堂记。

       三代盛时,其君之以腹心肱股待其臣者,必加厚于所从出,非徒为人臣移孝作忠之劝也。盖王者以孝治天下,如三百篇《四牡》之诗,大夫行役,而为之代写其不遑将父、不遑将母之忱。殆所谓“永锡尔类”者非耶?曩者岁在乙亥〔按“乙亥”当作“己卯”〕,皇上勘视河工,兼之省方问俗,恐皇太后定省久缺,遂侍奉鸾舆以行。尝驻跸金陵尚衣署中。时内部郎中臣曹寅之母封一品太夫人孙氏叩颡墀下,兼得候皇太后起居。问其年,已六十有八。宸衷益加欣悦,遂书“萱瑞堂”以赐之。岁方初夏,庭下之萱,皆先时芳茂,若预知翠华之将临而且为寿母之兆,岂偶然之数欤!夫《诗》三百篇,凡一草一木,尽合于比兴,而萱独为北堂之嘉称,非凡卉可及。乃皇上聪明天纵,比物连类,署为扁额。云汉昭回,一时贤士大夫竞作歌颂,积成卷轴,复属臣际可志之卷末,而臣窃有所感也:盖织造一官,明代用中官掌之,汰侈相尚,日以滋甚。兴朝定鼎,始隶以亲信近臣,规制尽善。而寅之父司空臣玺尤殚心厘剔,为国家严正供,减冗费;恤机户之艰辛,董岁课之勤惰。尝手植楝树,建亭其侧,既去而人作诗以思慕之,拟于召伯之甘棠。今俯仰二十馀年,而其子复缵承先绪,以政事见称,致天恩之宠渥如此。且以楝名亭,以萱名堂,先后若合符契,益信其非偶然也。异日采风之使,列诸《风》、《雅》与三百篇并传,岂小臣一人之私言也哉!是为记。

        按此文似是卷尾题记,事或在本年以后,姑依类系此。

       陈康祺《郎潜纪闻三笔》卷一。

       康熙己卯夏四月,上南巡回驭,驻跸于江宁织造曹寅之署。曹世受国恩,与亲臣世臣之列。爰奉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渥。会庭中萱花盛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字以赐。考史:大臣母高年召见者,或给扶,或赐币,或称老福,从无亲洒翰墨之事。曹氏母子,洵昌黎所云“生祥下瑞无休期”矣。

        按鲁迅先生《小说归闻钞》页九十五引此,案云:“案此与《红楼梦》无大关系,惟曹寅之母姓孙,又曾朝谒得厚赉,则为考雪芹家世者所未道及,故拈出之。”曹雪芹家世轶事为先生所重视者如此。

        参看杨锺羲《雪桥诗话续集》卷三叶五十六云:“康熙己卯南巡,止跸织造署,会庭中萱花开,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其寿母孙氏;”《清稗类钞》“恩遇类”亦曾采录《郎潜纪闻》之文。

       本年五月二十六日曹寅折内云:“前月恭膺恩旨,命臣寅监修明陵。”下云与署总督陶岱,巡抚宋荦会商事。闰七月李煦有报镇江、丹阳一带蝗灾无虞折。

      本年二月李士桢葬通州王瓜园。

       李士桢葬事见第二章第四节引《墓志铭》。

      本年七月,以内阁学士噶礼为山西巡抚。

       按噶礼,康熙乳母之子也。

      闰七月,封乳母瓜尔佳氏为保圣夫人。

      九月,谕宗人府:敏妃丧未满百日,诚郡王胤祉并不请旨,即行剃头,殊属无礼。著收禁宗人府,严加议罪。办理王府事务官、王府长史等不行规谏,甚属可恶,将伊等锁拿,从重治罪。胤祉革王爵,授为贝勒。办理王府事务侍郎辛保、王府长史马克笃、一等侍卫哈尔萨,俱革职,鞭一百。

       按此等事皆另有讳言之原因,非止因剃头一端也。清制王府设长史,为管理亲郡王府一切事务诸员之长。《红楼梦》第三十三回所写之“忠顺亲王府”“长史官”,即其类。

      十二月,谕大学士等:每年所买皮张,尽足供用,多买何用;又如内用沉香,每年二百斤,用之有馀,今办解者已过数倍。
网站app: 安卓 | 苹果 (提取码:1234
考据级 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采用自主研发的 遍历分词技术, 搜索成功率为100%,无有因分词而遗落的搜索概率。
本站收集 四库全书 以及相关资料大概 11 亿字。并统一转换为简体或繁体。
本站所有资料皆来源互联网,如有无意侵犯你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马上删除 。

联系@qq.com
© 2022-6-3 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