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中期(康熙二年

中期(康熙二年。

一六九二 康熙三十一年 壬申。

  曹寅在苏州兼江宁织造任;年三十五岁。孙氏六十一岁。

  春,徐釚和《渔村诗》三首。

   徐釚《南州草堂集》卷十五叶一〔壬申〕。

      渔村和工部曹子清韵三首。

   一水放船清,朝朝撒网行。从无估客至,惯爱野人迎。已惬沧洲兴,犹多欸乃声。翛然对濠濮,荇藻界空明。

   得鱼频换酒,小夫吠柴门。罨画云山窈,村墟烟火存。阴晴宜共校,得失不须论。烂醉歌铜斗,还来倒竹根。

   我是旧渔父,飘然东海东。几年安短棹,无复借长风。结屋牵烟艇,投竿与钓童。何当来此地,居处问渔翁。

    按釚字电发,吴江人,号东海渔夫,举鸿博,授检讨,会当外转,遂乞归。世以其著《词苑丛谈》多知之。工诗文,善绘山水。

  二月二十八日,同彭访濂、余广霞、梅梅谷、叶南屏、朱赤霞、郭鉴伦过尤侗揖青亭看菜花,侗有诗。

   尤侗《艮斋倦稿》卷五叶三〔壬申〕。

      二月廿八日揖青亭看菜花作,同曹荔轩、彭访濂、余广霞、梅梅谷、叶南屏、朱赤霞、郭鉴伦。

   奇绝南园香十里,黄金散尽曼陀华。湘累空吊江头叶,朔客休疑塞上沙。茗饮清谈须我辈,酣歌作剧任他家。时有歌于花间者。可怜不入诗人咏,辜负春风日放衙。

    按访濂即彭定求,广霞即余怀。本年尤侗有《惜树词序》,见《艮斋倦稿》卷九叶五;中云:“叶子方从司农曹公,设帐吴门。”即谓叶藩,其从曹寅,自寅始至苏州起,已见二十九年。尤侗又有《郭迪功诔》,见同书同卷,序云:“予在司农曹公所,获识金陵郭鉴伦。”姜宸英《湛园诗稿》卷三有诗序云:“郭明经鉴伦先传求题;时郭在曹工部幕。”前叶即有《赠曹工部》诗,其为同时事必矣。朱赤霞屡见楝亭诗集,盖亦在幕中,滁阳人,精于画,李果赠诗有“谁怜曹霸是王孙”、“旧京陵树空霜露”等语,知为故明宗室。《楝亭诗钞》卷五有“题朱赤霞画《对牛弹琴图》”七古,而石涛录此诗于己所作画上方(此幅藏故宫博物院),甚可注意,参看三十八年条下。

  姜宸英有赠诗。

   姜宸英《湛园诗稿》卷三叶十七。

      赠曹工部。

   开府清风满洞庭,早衙人散合常扃。多收典籍罗芸馆,尽结心思绕楝亭。其尊甫任江宁,署有楝亭,君求题咏甚富。鼓动密承黄纸诏,烛残贪写漆书经。不知公望遥相嘱,却道西山似画屏。

   姜宸英《湛园诗稿》卷三叶十八。

      郭明经鉴伦出先传求题时郭在曹工部幕。

   旧家汾水望仍移。奕叶重刊有道碑。为长一身供嫁娶,宁亲终岁守茆茨。遗文未散儿能读,盛德无营世岂知。赖有主人才八斗,为君抽写蓼莪思。

   尤侗《艮斋倦稿》卷九叶二十二〔壬申〕。

      郭迪功诔并序。

     (序)予在司农曹公所,获识金陵郭鉴伦,庄庄乎七也。(下略)。

   (诔,上略)爰有周公,罗致幕中;何以佐之?山龙华虫。海氛孔炽,民罹军锋;一言告哀,万家重逢。曹公代兴,宾礼尤重;朝夕纳诲,谈言微中;二十馀年,忧乐必共;国资黼黻,人叨帡幪。若考作室,若子肯堂,象贤嗣服,载莅南邦;方需执友,左右赞襄;胡然一梦,二竖相将。(下略)。

    按据《朴村诗集》注,郭鉴伦,江宁人,崇明学博。亦善画。

  秋,李煦至粤传旨褒劳朱宏祚,并迎闵明我还自外洋。时煦为畅春苑总管。

   张贞《杞田集》卷十叶十六:“上念公〔按指朱宏祚〕勤劳于外,壬申秋特遣内务府营造司员外郎董君殿邦、畅春园总管李君煦,至粤传旨褒嘉,劳问甚渥。”迎闵事详《正教奉褒》。

  寅尝游越五日,倚舟而成《北红拂记》,尤侗有题记。

   尤侗《艮斋倦稿》卷九叶十六〔壬申〕。

      题北红拂记。

   案头之书,场上之曲,二者各有所长;而南北因之异调。元人北曲固自擅场,但可被之弦索,若上场头一人单唱,气力易衰,且宾白寥寥,未免冷淡生活。变而南音,徘徊宛转,观者耳目俱靡,豁其移人至矣。然王实甫《西厢》一经李日华改窜,几于点金成铁;北之日趋而南也,虽风气使然,宁无古调不弹之叹乎!愚谓元人北曲,若以南词关目参之亦可:两人接唱,合场和歌,中间间以苏白,插科打诨,无施不可,又为梨园弟子另辟蚕丛。此意无人解者,。唐人小说传卫公、红拂、虬髯客故事,英雄儿女,各具本色。吾吴张伯起,新婚伴房,一月而成《红拂记》,风流自许;乃其命意遣词,委薾殊甚:即如《私奔》一出,“夜深谁个叩柴扉”,齐微韵也;“颠倒衣裳试觑渠”,鱼虞韵也;“紫衣年少俊庞儿”,支思韵也。以一曲而韵杂如此,他可知矣。浙中凌初成,更为北剧,笔墨排奡,颇欲睥睨前人;但一事分为三记,有叠床架屋之病;体格口吻,犹仿元人,未便阑入红牙翠管间也。荔轩复取而合之,大约撮其所长,汰其所短,介白全出自运,南北斗笋,巧若天成;又添徐洪客《采药》一折,得史家附传之法,正如虎头写照,更加颊上三毛,神采倍发;岂惟青出于蓝乎!荔轩游越五日,倚舟脱稿,归授家伶演之,予从曲宴得寓目焉。既复示余此本,则案头之书,场上之曲,两臻其妙,虽周郎复起,安能为之一顾乎?于是击节欣赏而题其后。

   按曹寅除工诗词外,又善作剧曲,附说于后:。

   刘廷玑《在园杂志》卷三叶二十一。

商丘宋公记任丘边长白为米脂令时。幕府檄掘闯。贼。李自成祖父坟墓。中有枯骨肉润。白毛黄毛白蛇之异。与吾闻于边别驾者不同。长白自叙其事曰。虎口余生。按边长自名大绶。而曹银台子清寅演为填词五十馀出。悉载明季北京之变。及鼎革颠末。极其详备。一以壮本朝兵威之强盛。一以感明末文武之忠义。一以暴闯。贼。行事之酷虐。一以恨从伪诸臣之卑污。游戏处青示劝惩,以长白为始终,仍名曰《虎口余生》,构词排场,清奇佳丽,亦大手笔也。复撰《后琵琶》一种,用证《前琵琶》之不经,故题同云:“琵琶不是那琵琶。”以便观者着眼。大意以蔡文姬之配偶为离合,备写中郎之应征而出,惊伤董死,并文姬被掳,作《胡笳十八拍》,及曹孟德追念中郎,义敦友道,命曹彰以兵临塞外,胁赎而归;旁入铜爵大宴,祢衡击鼓;仍以文姬原配团圆,皆真实典故,驾出《中郎女》之上。乃用外扮孟德,不涂粉墨,说者以银台同姓,故为遮饰,不知古今来之大奸大恶,岂无一二嘉言善行足以动人兴感者?由其罪恶重大,故小善不堪挂齿,然士君子衡量其生平,大恶固不胜诛,小善亦不忍灭,而于中有轻重区别之权焉。夫此一节,亦孟德笃念故友,怜才尚义豪举,银台表而出之,实寓劝惩微旨,虽恶如阿瞒,而一善犹足改头换面,人胡不勉而为善哉。

   《永宪录·续编》叶六十七。

   寅字子清,号荔轩,奉天旗人。有诗才,颇擅风雅。(中略)寅演《琵琶》传奇用蔡文姬故事,以正伯喈之诬,内装潢魏武之休美,或谓其因同姓,然是举实阿瞒一生好义处。又演明米脂令边大绶与陕抚汪乔年掘李自成先冢,所纪《虎口余生》将一时人物备列,表忠义而褫叛逆,可敦风教,并附志之。

   黄文旸《曲海总目提要》卷四十六叶六。

   《表忠记》一名《虎口余生》,近时人作,闻出织造通政使曹寅手,未知是否?演明末李自成之乱,本朝大兵声讨,小丑殄灭;死难忠魂,俱得升天,故曰《表忠记》,其端则自米脂县令边大绶掘闯“贼”祖父坟莹,后为“贼”击,几死。皇师讨“贼”,大绶获全,且得邀恩至显官。其自述有《虎口余生记》,故又谓之《虎口余生》也。事非无因,择其有可据者,详载于后。(略)。

   王季烈《螾庐曲谈》卷四叶二十四。

   《虎口余生》,国朝遗民外史撰,姓名未详。按《曲考》云:曹银台子清,撰《表忠记》,载明季忠烈及卑污诸臣极详备,填词五十馀出,游戏皆示劝惩,以边长白大绶为终始。(中略)出《在园杂志》,言亲得之长白侄桂岩别驾者。吾郡郭于宫观演《表忠记》诗云:“碧血余威照管弦,忠臣剧‘贼’两流传。笑他江左夷吾辈,一卷阴符《燕子笺》。”据此则《虎口余生》又名《表忠记》,为曹子清所撰也。《传奇汇考》所载,亦略与此同。(下辨俗误混《铁冠图》与《虎口余生》二剧为一,略。)。

   汝昌按:此《虎口余生》乃一极反动之剧本,余旧年未加审辨,反为称引,错谬已甚。谓《虎口余生》为曹寅撰,始刘廷玑,《永宪录》实亦本之刘说。然事滋可疑。黄文旸出以存疑语气,最为有见。今考此剧(所据为北京图书馆藏“本衙藏板”、八册一函巾箱本),序文曲白,无一与寅相类者。其“叙”始言:“君子知几,达人安命,斯二语者,行于居上位固易,行于居下位已难;行于处安地犹易,行于处危地实难。”末云:“国朝定鼎以来,海宇奠安,迄有百岁;间尝过河洛,走幽燕,见夫荆棘荒疮,人〔久?〕无虎迹。暇日就旅邸中取逸史所载边君事,证以父老传闻,填词四十四折,竣后前〔剪〕灯披读,落叶打窗,弁其名曰《虎口余生》,亦以叹天下事之死而之生,皆余也,岂独随君然哉。……”语气事迹,与寅相去悬远已甚,不啻风马牛。揆其人,盖一南士,思想文笔皆至陋谬。其曲词尤为恶俗,断非曹寅手笔。试举一二,以供比较(观后第八章引《续琵琶》中曲词自明)。

   〔节节高〕阶前匍匐劳,献妖绕。盈盈十五年方少。桃花貌,杨柳腰,凌波俏。弹筝拨阮都精妙,精歌妙舞人夸耀。锦绣园亭花多绕,峥嵘府第凌云表。

   〔前腔〕从来心性骄,爱风骚。潘安卫玠何足道。风流貌,爵位高,威权耀。怜香惜玉情偏妙,偎红倚翠平生好。我明日呵选个极品前程报尔曹。投桃毕竟琼瑶报。

   〔惜奴娇〕螓首蛾眉,效殷勤软款,高捧霞肠〔觞〕。如花似绮,盈盈软玉温香。清商,听皓齿轻歌声僚声〔亮?〕。舞霓裳,似常〔嫦〕娥降。笑语扬。今宵此乐,不枉人间天上。

以上皆见卷四第三十二出《刑拷》。不第此三曲为堆砌陈词,通部首尾,莫不皆然,凡诸人物,不见丝毫精神性格。不但思想反动,即以文字论,亦所见清人剧曲中之最下者。如此恶剧,是否为曹寅之作,关系甚大,不可不审。考刘廷玑迟至康熙四十二年始识曹寅,故其诗有“吴下十年通问久,长干一夕定交新”之言,本非故旧,于寅诸事,难言深悉,或初会时适在寅署中观演此剧,而有人托言寅作以绐之,廷玑误信耳。至续琵琶,则真为寅撰,并见叙于雪芹小说第五十四回中,乃无可疑者。

   卢前《读曲小识》卷三叶八五〔节录〕。

      续琵琶记。

   《续琵琶记》二卷,二册。都九十一叶,每叶十六行,行二十字,旧钞本。卷首有“听雨楼珍赏图书”白文印记。〔汝昌按:清以听雨楼名室者有四:郑佶、吴照、马昶、徐其志,此不知为谁氏〕上卷尾缺半叶,下卷首尾各有缺叶,共存三十五出。

    第一(牌调)西江月。

     是为开场,词曰:“千古是非谁定?人情颠倒堪嗟;琵琶不是这琵琶,到底有关风化。槌破一群腰鼓,重弹几拍胡笳;茫茫白草卷黄沙,洒酒昭君冢下。”。

    第十五(牌调)新水令 步步娇 折桂令 江儿水 雁儿落带太平令 侥侥令 收江南 园林好 沽美酒带太平令 尾。

      (脚色)净(狱卒) 末丑(军校) 外 生。

     题曰:探狱。祀往探邕,邕以女许之。军校既绣杀邕,祀又往哭甚恸。

     【雁儿落带太平令】(前案:应作【得胜令】)词云:“痛杀他、破零星裂缊袍,痛杀他、血啼将指咬,痛杀他、意慌张语未终,痛杀他、墨惨淡书多草。老师呵!一任你委骨在荒郊,俺可也愿作青蝇吊。哭政尸的聂姊犹拚命,祭彭越的栾生岂惮劳!牢骚!这冤苦凭谁告?悲号!叫苍旻听转高!”。

    第二十一(牌调)上阙倾杯序 玉芙蓉 山桃红 尾。

      (脚色)旦 众。

     题佚。揣其文词,应作“出塞”。琰过昭君墓,大哭。

     【玉芙蓉】词云:“驼酥马湩飧,白草黄榆路。恨琵琶幽怨,千载胡语。画图识面春风远,环佩归魂夜月孤,情难诉。牛眠马鬣,谁表泉垆?只凭着一痕青,点破了塞外胭脂土。”。

     ……………………。

    第三十五 题曰:覆命。馀皆残阙。下卷应作二十出,惜三十五出以下廑存三行。前案:钞本于刘玄德之“玄”字有缺笔,“反侧未宁”之“宁”字不避宣宗讳,疑出雍、乾时人手笔。至其题名,盖以高氏《琵琶记》假托蔡邕,而此记以文姬为主,遂谓《续琵琶》,而著其旨于开场之《西江月》词云。

汝昌按:卢氏并不知剧为曹寅所作。其序云:“《读曲小识》,四卷,岁乙亥,前在涵芬楼作也。是年涵芬楼购得怀宁曹氏所藏钞本戏曲都七十种。海盐张菊生,闽县李拔可两先生介前董理,费时半年,抉择始定,后理札记成此书。”余往年读此,以为涵芬楼既遭兵火,恐是剧天壤孤本,早罹浩劫矣。然时时犹存万一之想。因致书张菊生先生,请留意一检,庶保遗帙。先生得书兴起,即为查勘,居然犹在,压置残书最下层,为潮湿所中,殆将糜烂,已不可翻阅,急驰书见告。余复函请亟宜裱褙,以续丝缕之命。先生欣诺,立致佳工,书赖以完。今归北京图书馆。时先生高年病痪,早不能作书,为此特意手柬,笔战至不可辨识。可感也。附志于此。全剧中以第三十一出《台宴》写曹操铜雀初成,大宴文武,尤为局面雄伟,魏武横槊赋诗,曲词中櫽括原句以就歌律,手笔高绝。本书第八章已加节引,可备参览。

  小重阳,尤侗赏菊观乐于严弘园中;寅亦令家伶演尤侗《李白登科记》。将演《读离骚》、《黑白卫》诸剧,以移镇江宁而止。

   尤侗《西堂余集》自撰《年谱》卷下叶十三。

   康熙卅一年壬申,年七十五岁。小重阳严公伟弘大戎园中赏菊,兼观女乐,度曲赠之。织部曹荔轩亦令小优演予《李白登科记》;将演《读离骚》、《黑白卫》诸剧,会移镇江宁而止。

    按本年曹寅虽去苏而之江宁,实为兼任,参看三十四年条下张芷皋文。

  十一月,自苏州赴江宁织造任;尤侗有送别诗。

   尤侗《艮斋倦稿》卷五叶十五〔壬申〕。

      送曹荔轩机部移驻江宁四首。

   朔风满地起骊歌,君不留行可奈何?遥望天边银汉影,吴门渐少白门多。

   三载苏台驻节时,邦人争咏衮衣诗。欲知去后缠绵意。只看机中千万丝。

   高旌乍指石头城,重向官衙问楝亭。独恨南园人寂寞,小亭杨柳为谁青!。

   间从公府叙琴樽,泉石烟霞每共论。他日青溪桥畔望,扁舟应忆旧渔村。渔村在娄关外,荔轩尝欲小筑于此。

  既至江宁,韩菼为作《楝亭记》,宋荦有《楝亭诗》。

   韩菼《有怀堂文稿》卷八叶七。

      楝亭记。

   孝子之思亲,至无穷焉尔。今是大鸟之属,丧其群匹,必寻其故乡,鸣号蹢躅不能去,而况于人乎?孝子之于亲,僾然忾然,如存如著,凡在空虚想像之中,而莫非吾亲也,况其触于物者乎?能读父书,可谓孝矣,然必有不忍读之心焉,乃真能读者,盖手泽可宝冲尤可悲也,。荔轩曹使君性至孝。自其先公董三服官来江宁,于署中手植楝树一株,绝爱之,为亭其间,尝憩息于斯;后十馀年使君适自苏移节,如先公之任,则亭颇坏,为新其材,加垩焉,而亭复完。音容如在,而此树犹未婆娑,使君尝愀然思也。即此而知,一举足、一出言,未之或忘,将贻令名无穷,诚可谓孝。磋乎!踪迹何常,先公植之而使君适来,其非厚幸乎。以使君之才,文学政事,罔不优也,岂其局于斯土,斯亭其可常有乎?赋角弓而誉嘉树,则人愿为之封殖;韦端符记卫公故物,云权文公尝见之而泣。海内而皆兄弟也,则亦皆子孙行也,有不触于孝子之心者乎?使君之有是亭也,不若人之为使君守也。倘后来者,无忘角弓之好,以封殖此树,则余其敢辞端符之记!。

   宋荦《绵津山人诗集》卷二十五《述鹿轩诗》上。

      寄题曹子清户部楝亭三首并序。

     子清之尊人,于白门使院,手植楝树数株,绿阴纷披可爱,因结亭其间,颜日楝亭。子清追念手泽,属诸名人赋之,诗盈帙矣。未几,子清复移节白门;十年中父子相继持节,一时士大夫传为盛事,题咏愈多。予与子清雅相善也,乃赋三截句,以附诸公之后云。

   燕团老桂蠹不青,三槐堂前槐亦零。惟有白门楝树好,六朝山色一茆亭。

   婆娑老干已成围,记得青青拱把时。绕树千回清泪堕,楝亭可是岘山碑。

   楝亭好景白门稀,楝亭新诗不敢挥。只向诚斋乞一句:南风紫雪楝花飞。杨诚斋诗:“只怪南风吹紫雪,不知屋角楝花飞。”。

    按《楝亭图》第三卷载三诗与注语全同;惟题无“户部”字;序“尊”下有“大”字;“结”作“作”;“中”作“之间”;又凡“子清”皆作“子翁”。诗本无年月,唯据序云:“未几子清复移节白门;十年中父子相继持节”,知是曹寅自苏州移江宁以后所作。又曹玺卒于二十三年冬,至此历九年,故有十年以内相继持节之语。知必不出今明年,因依类系此。又有毛、王、倪、吴四家《楝亭诗》,因不得年,亦附于后。

   毛奇龄《西河合集》七言律诗卷十叶十一。

      楝亭诗和荔轩曹使君作有序。

     曹使君典织署,其尊人旧任时手植楝树,蔽芾成阴。使君因慨然登事而歌,属子和之。

      一。

   冬官相继使江乡,父子同披锦绣裳。官阁依然梅树在,丹阳重见柳条长。墙西紫朵迎朝雨,苑角红亭对夕阳。每遇晚春花信满,风前沸泪一衔觞。

      二。

   当年开府近长干,亲见栽花傍井干。但过唐昌思玉蕊,再来举院见文官。唐贡士举院花名。歌成蔽芾恩长在,认作杯桊泪未乾。满树离离初结子,到今都是凤凰餐。庄子:“非练实不食。”练即楝也。

    按《楝亭图》第二卷载二诗全同,唯“过”作“遇”,末无庄子一注。题曰《楝亭诗二首》。序云:荔翁曹先生开府江南。见其尊大人旧任时所植楝树,慨然为歌,四方和之者累卷页;予亦效矉(。

pí。
),率成二首,并呈荔翁先生教定。”末署“西河毛奇龄顿首具稿。”。

   王士禛《带经堂集·蚕尾诗》卷二叶十。

   孤亭思旧德,岁岁楝花风。浇用千牛乳,来从五柞宫。甘棠终忆召,大树尚留冯。手泽劳封殖,无忘赋《角弓》。

    按《楝亭图》第三卷诗与此全同,唯无题,末云:“《楝亭诗》,子翁老先生属赋。王士禛。”。

   杨钟羲《雪桥诗话续集》卷三叶五十六。

   楝亭者,督织造于金陵,署旁构一亭,以为荔轩兄弟读书之所;手植楝树,以为表识。完翁弃世,荔轩袭职南来,见高树之扶疏,睹庭楹之如昨,绘《楝亭图》,题咏甚富:倪暗公诗:“匹马衔悲客复来,空馀亭畔楝花开。西风听雨情何极?落日看云首重回。两字孝忠存父训,一原道义是师裁。苍苔白石犹如昨,写入丹青意更哀。”“休言兰室与兰房,吟向寒风意味长。亭是传经扬子宅,树同亲植召公棠。当年执卷论心在,此日流观满眼伤。炙砚临文报金石,扶疏绿荫忍相忘。”。

    按暗公,倪灿字,上元人,灿有《雁园诗集》,未见,《楝亭图》卷亦无倪诗,盖在所佚一卷中。原诗共几首,亦不详,待考。

   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卷四叶四十五引。

   吴之騄骤诗:“我闻楝亭下,嘉树影婆娑。书卷拥百城,尚友自吟哦。”。

    按吴之騄,字鸣夏,号耳公,歙人,举人,镇江府学教授。有《桂留堂集》,未见。全诗是否咏楝亭,不详,俟考补。

   《楝亭图》第一卷第三图禹之鼎题诗。

   冬官忆昔旧趋庭,兀坐萧萧思杳冥。更感慈乌集手植,戴恩无限写空亭。

    荔轩老先生属写《楝亭图》,偶然走笔,并试里句请教。禹之鼎。

   《楝亭图》第四卷第一图禹之鼎题语。

   偶读楝亭诗画册,知先贤曹大人退食舒啸处也。余向游白门,曾客斯亭,坐卧其下。今瞻荔翁继美;复吟《楝亭》,一时宇内文人归依,歌韵图绘弥帙,所谓地因人传。亦漫作数笔纪事,大方勿以六法三品教之也。广陵禹之鼎稿。

    按禹之鼎,江都人,字上吉,一作尚吉,又作尚基,号慎斋。康熙间,供奉内廷,官鸿胪寺序班。人物故实,幼师蓝氏,复出入宋、元,遂成一家。白描写真,秀媚古雅,为当代冠,一时名人小像,皆出其手。生平杰作为《王会图》;梅村子吴暻有《王会图歌》,序称其“天才隽妙,无愧古人。”。

   《楝亭图》第一卷邓汉仪跋诗。

   楝之树:其叶青青,浓阴密布,春晚弥荣。念昔司空,始缚茅亭,聚此双凤,日授六经。楝之树:其干直上;映日干云,和风远贶。树以益茂,人今何向?攀条执枝,能不凄怆!楝之树:其味最苦;当年植斯,用垂朴鲁。今日相对,如聆咳吐;敢不恪共,先训是努。余(上“米”下“耳”)(通“闻”,据康熙字典)公子,敬奉官守;帝鉴其诚,众服其厚。由于趋庭,谋三不朽;今者见树,惟有稽首。

    《楝亭》四章,为荔轩、筠石两年先生题,兼正。旧山邓汉仪拜书。

    按邓汉仪,字孝威,江南泰州人,康熙己未召试博鸿,不第,授正字回籍。

   同上 王方岐跋诗。

   遗泽传毫素,瑟瑟悲风生;风生今为谁?孺慕多远情。春晖暖嘉树,霜哀有馀清,昔日授经处,新条与云平。含辛寄木末,遐瞩空屏营。海内此亭古,应闻堂构名。

    《楝亭诗》,为荔轩筠石两先生赋。淮南王方岐。(王方岐武徵氏之章)。

    按王方岐,字武徵,号蒙谷,扬州人,压藻长子,明遗民,与郑听庵、徐地山等为“竹西十佚”。

   同上 唐孙华跋诗。

   闲亭柯叶长还滋,誉树犹闻手泽贻。薄紫殿春花袅袅,轻黄结晚实离离。新旌仍引留阴处,旧吏曾看移植时。应为天家饶雨露,托根常傍万年枝。一。

   老干摩挲未忍伤,清忠两世补垂裳。西园才子承云构,南国儿童记射堂。诗比何郎官水部,树如刘尹忆丹阳。灵和杨柳今摇落,只有庭柯护惜长。二。

    《楝亭》,赋呈子翁老先生教定。太仓唐孙华。

    按唐孙华,字实君,太仓人,康熙戊辰进士,官吏部主事。有《东江诗钞》。尝为那兰明珠府西宾,授叙揆、叙功。《东江诗钞》未收此二诗。

   同上 陈恭尹跋诗。

   昔闻诗礼地,地是叹人遐。夜月虚茅宇,春风到楝花。自公曾许国,有子善承家。手泽垂垂在,清阴迥未涯。

    《楝亭》,为荔轩先生赋。罗浮陈恭尹。

    按陈恭尹为岭南三大诗家之一,明遗民。

   同上 吴文源跋诗。

   手植龙打三十年,云培虹灌非偶然;上参牛斗拂帝座,半壁江南荫大贤。爰护其英,造化春生;爰惜其叶,江河秋澈。勤朝夕于弦歌,俨趋庭兮世泽。长对锺山第一峰,清阴遍覆万方同;英人学此经纶富,百浣还教心地空。曰余有忧,天下用休;曰余有乐,天下式廓。罗豪俊于亭中,振愚顽兮文铎。收拾东皇花信风,琼枝玉蕊争天工;贤有槐,圣有桧,后先交映光曈曈。扬大孝,伸大忠,挥大文章建大功。蔼然称为儒者宗,不愧千秋思召公。

    鉴湖吴文源敬题。(宗鲁)。

   同上 方仲舒跋诗。

      题楝亭二首。

   昔闻舅氏马秋竹,盛称知己曹司空:十年晤对儒生似,一树摩挲宾客同。遥想层阴作新语,至今密叶含清风。难忘手泽佳公子,索取诗篇传阿翁。

   公子如公官白门,起家侍卫皇恩繁。辇道经过慨召伯,衮职似续嘉平原。思亲交好访幽逸,爱弟策励忘寒暄。孝友文章楝亭里,宁俟建立声名喧。

    龙眠方仲舒。(南董)。

    按《楝亭诗钞》中有“方南董”,即仲舒,一字董次,号逸巢,桐城人,寄籍江宁。方舟、方苞之父也。杜浚尝称其诗。《楝亭集》中颇有唱和迹。

   《楝亭图》第二卷张景伸题诗。

   南国何年陨大星?每从麟阁溯仪形。春风万户怜棠荫,秋雨空墙护楝亭。座客挥毫泻珠玉,司徒和泪写丹青。我今亦抱劬劳痛,唱彻新诗那忍听。

    襄平张景伸题。

   同上 杜浚题诗。

   楝树亭何在?江南父老知。闻名先觉苦,结实不周饥。味可明忠鲠,阴能广孝思。甘棠同勿翦,王长看孙枝。

   举世趋桃李,何人废蓼莪?情深非草木,道长右根柯。自植金铃子,楝树别名金铃子。何劳郭橐驼?皋鱼千古恨,赖尔一消磨。

   昌歜兼羊枣,为情又不然。彼因思所嗜,此则触其天。独赏方知贵,长留已觉仙。攀条奚复恸,庄叟让椿年。

   托根得其所,布叶自然稠。已宿慈乌稳,还添孝(上“少”下“鸟”)(通“雀”,据康熙字典)修。三峰遥挹翠,四序总矜秋。试向亭端望,白云满后头。

    《楝亭诗》四首,应荔轩、筠石两先生之教,兼求正字。黄冈杜浚具草。

   同上 余怀题诗。

      寄题楝亭二截句。

   赏心亭子说秦淮,今日风流让署斋。一楝婆娑清荫好,依稀王氏种三槐。

   司空名德在千秋,画翣(shà)传闻出石头。谁咏君家“华屋”句,白杨风起恸西州。

    旧京余怀。

   同上 梁佩兰题诗!。

   一见画图怜大孝,司空手植意无涯。伤心好似冬青树,三月孤亭哭楝花。

    题为荔轩年道兄正。梁佩兰。

    按梁佩兰亦为岭南大诗家,“七子”之一,顺治乡举第一,康熙进士。

   同上 秦松龄题诗。

   古人歌棠阴,嘉誉被百世;今人多贻谋,仿佛得斯义。曹公富家学,训迪罔弗备;哲嗣尤象贤,渐摩独纯粹。种树列阶(土戚),春雨积苍翠;政成忽遄归,清影亦蕉萃。岂期大贤后,衔命复踵至;交柯日蕃滋,继述信有自。为图著水久,指画传盛事;孝思在千秋,于此庶不匮。

    题《楝亭图》。梁溪秦松龄。

   同上 金依尧题诗。

   忆昔曹公驻江南,委蛇退食乐且耽;恰值好风二十四,梢兹嘉木与天参。用意良深知者谁?金铃结实凤凰随;弓裘事业孰与敌?令嗣继关烦皋、夔。过亭忽见手泽新,劬劳念切泪沽巾;迫思既已匹曾、闵,孝于父者忠于君。吁磋乎!子职尽,先德彰;一时人士共称扬。君不见莱公柏,召公棠,至今千载留清芳。一自我公兹植后,不令古人独擅场。

    《楝亭歌》一章呈荔翁老襟丈,并祈郢政。弟金依尧具稿。(文安氏)。

   同上 姚廷恺题诗。

   楝亭遗爱凌云构,老干扶疏映日斜。已并棠阴思雨露,还同秋水想蒹葭。贻谋世泽请忠远,补衮鸿勋先后夸。奕奕高名齐水部,才雄八斗是传家。

    后学姚廷恺拜藁。(苍叔)。

   同上 顾图河题诗。

   灵禽衔子落春泥,几岁成阴碧叶齐。二十四番花信满,好风犹在古青溪。

   吴淞石首金陵市,一度花时一度来。香屑满阶宁莫舞,树犹如此念谁栽。

    邗江后学顾图河拜藁。

    按顾图河,字书宣,《楝亭诗钞》有与书宣唱和迹,而其《雄雉斋集》殊不言曹寅一字,亦不收此诗。

   同上 吴农祥题诗。

   楝实垂垂花满村,十围碧海树深根。曾闻正直归臣节,独倚贤豪拜主恩。高干风云经岁月,仙枝雨露洗乾坤。南阳耆旧从头数,金紫依然擅一门。

   红亭遥望影初圆,黛色平分太液烟。自赐簪缨开世泽,至今棨戟几人传。佳儿梯泪心伤地,故老讴歌手植年。官阁攀条飞彩凤,梦魂多在五云边。

    萧台吴农样。(庆百)。

    按吴农祥,字庆百,浙江钱塘人。

   同上 王霭题诗。

   三冬芳尽歇,群枝气鲜茂;郁郁挺锺山,森森植繁囿。清标垂绿阴,高格翳神秀;泻影摇碧波,纾光映岩岫。台榭有余芬,渊源出华胄;黼黻泽偏长,珪璋业自懋;壮志纷散绮,雄才互错绣。对此万年枝,振彼六翮奏;泠泠天风发,翱翔帝左右。

    西冷王霭题。

   同上第三卷何炯跋赋及诗:。

   何嘉树之扶疏,口[注]清阴于杰构;当众卉之争妍,挺乔柯而独秀;承雨露于天衢,播徽芳于世胄:挹江左之风流,采南洲之华茂;攀手植而遐思;羡高亭之垂后。原夫斯亭之始名也,时运开泰,山川效灵;关门望气,太史占星;程才邺下,流誉江汀;抱栋梁之伟器,撷兰芷之余馨;赞鸿猷于黼黻,树雅绩于丹青;绕二水而分荫,望三山而勒铭;念当时之遗德,取楝树以名亭。尔其贞干凌云,高枝凝碧;垂叶成阴,托根先泽;养连抱于杞梓;拟后凋于松柏;豫章之生七年,若木之高千尺;绵树以将军受封,青槐以三公通籍;思榆社于栾公,咏《甘棠》于召伯。乃就兹地,筑亭是新;经营向背,相度维均;六代繁华之地,秦淮桃叶之津;雕甍日丽,画栋星陈;幸相依于清樾,曾不染乎红尘;纪名臣之风烈,杼才子之精神。于时冰冻方泮,春阳始和;轻黄破蕾,微绿生柯;倚朱栏而凝睇,攀修斡以婆娑;燕穿帘而效舞,莺隔座以征歌;名花比容于窈窕,芳树争辉于绮罗;候佳期于风信,间岁月其如何。若其花事将阑,芳蕤渐吐;薰风徐来,丽日傍午;若紫气之霏霏,譬烟绡之缕缕;荫高亭而成盖,垂画檐而曳组;拂净几以摊书,对嘉宾而挥麈;想炎蒸之不到,亦何异乎瑶圃?况乃金飚初扇,玉露方颓;一叶落而秋至,高云浮而雁来;咏亭皋于楚澨,歌《玉树》于吴台;星飞光于斜户,月委照于苍苔;坐桂丛而抚瑶瑟,泻兰露而泛金杯;寄遐情于天末,顾树影而徘徊。至于危叶飞丹,疏林凋翠;玉屑将霏,金铃欲坠;缀彩缬于枝头,点银泥于阶次;藉锦茵而忘寒,顾瑶柯而增媚;笼绛蜡以联辉,泛霞浆而取醉;拟胜概于斯亭,庶因时而俱备。若夫命名取义之思,托物兴怀之则;感风木而遥企,或攀条而太息;啄其实者、鵷雏有仪世之祥,食其叶者、獬廌有触邪之直;庇广厦以念民依,承遗庥而效臣职;问教掌之芳型,示冬官而作式;才人借是以抽思,孝子因之而动色;笼瑞霭于江关,现卿云于南国:盖惟斯树之与斯亭,庶足以征君子之德。为之颂曰:猗欤嘉树,正气存兮。荫兹崇构,戴天恩兮。公忠以报,慎持身兮。瑞应奔凑,洽神人兮。灵芝秀华,庇本根兮。垂名永誉,贻百世之子孙兮。二十四番芳信好,花枝催入南薰早;高亭萧爽荫乔柯,闲倚红阑对晴昊。邺中锈虎盖世才,昔年手种三公槐;檐牙日转午阴薄,帘旌风细微香来。翻书晏坐襟期旷,花石軿罗似屏障;题咏堪追青史名,经纶早慰苍生望。江南景物最关情,风树遐思在此亭;枝间定有鵷莺戏,谱入虞弦奏帝廷。

    右《楝亭赋》及诗恭呈荔翁老年台先生教正。茂苑弟何炯拜藁。(篔谷)。



  注:。

   原文即如此。

   同上 韩菼跋诗。

   嘉树疑从赤水移,小铃秋到子离离。鲤庭徙倚浑如昨,谱入家风《祖德》诗。

   非关凤啄留珠实,不为龙惊护碧阴。记取床头签轴满,一般手泽总伤心。

   花信风阑忽报秋,亭高目骋碧烟浮。棠梨自合千年在,不费花师着手留。

   五月江干插满头,盈盈笑语木兰舟。那知官舍摩挲日,别有茱萸一段愁。楝子一名石茱萸。

   江左莺花付阿谁?使君奕叶播华滋。更凭方法传(巾荒)氏,涚就天孙五色丝。

   《楝亭》诗句满巾箱,才子红云侍玉皇。采入禁中添乐府,秣陵今日永丰坊。

    《楝亭》绝句六首,呈荔轩先生正。长洲弟韩菼。

   同上 杨雍建跋诗。

   平阳姓氏重江乡,父子同官世泽长。已信皇猷夸黼黻,重闻衮职焕衣裳。高亭遗爱皆堪思,老干开花到处香。我亦有心歌盛事,诗成聊以寓甘棠。

    赋为荔翁先生正之。杨雍建。

    按杨雍建,字自西,号以斋,海宁人。乙未进士,史有传。

   同上第四卷田时发跋词。

   手植依然,早半亩、翠阴都发。依雕槛,低罨春烟,亭亭清樾。金衣声里楝花风,盈阶云母翻香屑,记移栽。谷雨试茶天,趋庭日。  公退暇,琴尊接;高韵续,斑衣歇。问昼绣重来,几多岁月。一代名臣经纬美,一家世掌丝纶业。继芳踪,补衮向南天,森华阅。

    调《满江红》。雪槎田时发。

    按右(此应为“上”)二十一家诗赋,无由得其年月,汇系于此。数年以来,寅所集题咏诗文甚夥,其间固不乏趋承酬应、堆砌陈言之作,然名家善构,亦所在多有,史迹交游,时有关系;是编体例,职在骈罗,取用精弘,是在研者。题咏诸人,声名素著,世所习知者,概不赘注。间有未详,阙以俟考,二类不暇一一分列。又至明年,乃有钱澄之所题一卷。综计流品,前明遗民颇在搜集,其次则多系戊午岁博鸿所举名流,再次则不甚显达而文名藉甚之士。若徐乾学、王鸿绪、高士奇辈,偶厕其间,盖亦廑矣。图咏征题,当时风气,殆可谓为“风雅俗事”,本无足奇,然于此亦可觇交游趣向,未宜置而不论也。

网站app: 安卓 | 苹果 (提取码:1234
考据级 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采用自主研发的 遍历分词技术, 搜索成功率为100%,无有因分词而遗落的搜索概率。
本站收集 四库全书 以及相关资料大概 11 亿字。并统一转换为简体或繁体。
本站所有资料皆来源互联网,如有无意侵犯你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马上删除 。

联系@qq.com
© 2022-6-3 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