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中期(康熙二年

中期(康熙二年。

一六九〇 康熙二十九年 庚午。

  孙氏五十九岁。

  曹寅年三十三岁;四月,自广储司郎中兼佐领,出为苏州织造。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职官志》,《文职》七,叶九载:“苏州织造:曹寅,满洲人,康熙二十九年任。”尤侗《艮斋倦稿》卷十叶二《司农曹公虎丘生祠记》云:“司农曹公之驻节吾吴,自庚午四月。”《八旗通志》卷五《旗分志》载正白旗包衣第五参领第三旗鼓佐领:“郑连缘事革退,以曹寅管理;曹寅升任江宁织造郎中,以齐桑格管理。”按曹寅出任织造,自苏州始,非直接出任江宁;自佐领以至织造,中间必经先为内务府郎中员外,方得简用;曹寅之晋郎中,早在二十三年玺卒后,所云“升任江宁织造郎中”,语欠妥恰。张伯行《祭织造曹荔轩文》:“至于佐领本旗,……晋秩郎署,……于是特简织使,……初莅姑苏,……继调江宁,……”叙次最清最确,《八旗通志》等官修书之不可尽为据者,比比皆是,宜详审焉。《江南通志》云:“苏州织造始于顺治三年,兼督苏、杭;至十年归并一局,遂止管苏州。”曹寅自慎刑司郎中调广储司,未详确年,其出任织造前系广储司郎中,见内务府档,已见第二章所引。内务府诸司官以广储司郎中为最高,参看《清宫史续编》卷五十三《宫殿·外朝》三,有按语云:“臣等谨案:内务府衙门,我国初裁抑中官,肃清内政,爰创斯制,以总管内务府大臣统之,于满洲文武大臣或王公内简用,掌内府一切事务,奉宸院、武备院、上驷院并隶焉。所属广储、会计、掌仪、都虞、慎刑、营造、庆丰七司,内广储司管理六库郎中二员,秩在诸司之上。至掌治堂事,总理府属及各司院事宜,则有堂郎中一员,或由六库郎中升用,或择院卿及内府护军统领摄之。盖总管内务府大臣下,即以堂郎中为要职。等秩厘然,一扫明代内官监司之积弊。”。

  八月十九日同余怀、梅鼒(zī)、叶藩赴尤侗揖青亭约,会饮赋诗,并下画师作《会饮图》。

   尤侗《西堂余集》自撰《年谱》卷下叶十二。

   康熙二十九年庚午,年七十三岁。八月与织部曹子清寅、余淡心怀、梅公燮鼒、叶桐初藩会饮揖青亭赋诗。

    按《苏州府志》卷二十八叶十六云:“尤侍讲侗宅,在新造桥;有鹤栖堂,圣祖仁皇帝御书赐额,园曰亦园,有揖青停、水哉轩。”。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五〔庚午〕。

      八月十九日曹荔轩司农同余淡心、梅公燮、叶桐初过揖青亭小饮,拈“青”“池”二韵二首。

   点缀乾坤一草亭,逢迎赖有远山青。秋来已是七八月,客至恰如三五星。最恋斜阳移古道,细看落叶间浮萍。人生邂逅须行乐,只读《离骚》休独醒。

   老圃原于野性宜,西园公子肯来迟。不嫌张翰莼羹淡,偏爱陶潜菊径欹。禾黍当秋都覆岸,芙蓉向晚尚临池。残樽未了催灯火,收拾诗囊付画师。曹公许令画师作画。

    按《楝亭诗钞》卷二有“尤悔庵太史招饮揖青亭,即席和韵”一诗,即步“亭”韵者。

  九月初,杜岕自金陵来吴;未行,先寄诗述怀。

   杜岕《些山集辑》卷第二叶七。

      将之吴门述怀呈荔轩。

   畴昔钓海水,籊籊(tì)青竹竿;心慕列仙人,邂逅浮云端。我友在霄汉,讨论尝未殚;忆与订久要,契阔江之干:鸣钲送远行,握手起长叹。迢递倏五载,重来续交欢;此事诚旷典,私庆如还丹。譬喻两琪树,出处各岩峦:上枝承雨泽,六根快游槃。游槃夫何如,鼓枻秋水澜;八月候雁飞,吴门心所扳;千人石上月,九月零露漙;延龄振芬葩,服之生羽翰;遥望莫厘峰,如授风雅坛;木稚香满路,洞庭多橘官。君撞万石钟,我歌唯一箪;更拟窥溟渤,晞发于洧盘。人生苦局促,胸次不得宽;谁知梅花洁,谁念瑶草寒。泛览人境外,学道惟两端:寂寞叩名理,泬(氵寥)(liáo)纵奇观。太湖只杯水,历历穷星滩;傥遇盖公辈,苍生可以安。场藿谢知己,松云豁肺肝;书此志远游,取琴重为弹;皪(lì)哉匡时略,谅弗弃猗兰。

  初七日,尤侗有词祝三十二初度。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九〔庚午〕。

      寿曹子清织部 瑞鹤仙。

   当年曹子建。向邺台拟古,洛川思艳。君身恰重转。又、垂翎帐殿,鸣鞘沙苑。君王亲遣织璇玑,吴门匹练。早、彰施日月山龙,补就衮衣巍焕。  还羡:锦心绣口,巧夺支机,天章云汉。闲情游览:绿树底,青山畔。问、秋风乍起,重阳近也,正值海筹添算;待倾杯,摘取茱萸,龙山高宴。

  九日,招杜岕虎丘观获,各有诗。

   杜岕《些山集辑》卷第二叶七。

      九日荔轩招泛虎丘观获。

   勾吴本乐郊,一水灌林麓;朅来谂岁时,风土散丝竹。眷兹九日宴,谁秉风雅轴:司农设觥船,匕箸不烦督。胸中奇趣翻,厌寻繁与簇;石湖路非远,亦屏窠臼熟。望望虎丘侧,登高舣渔屋;买菱充野膳,结荷将水宿;拥楫数回转,松怪变寒燠。俄顷得稻田,肆瞻果丽瞩;稏(yà)(禾巴)(bà)刈如云,桔槔以崖腹;吾侪野人辈,想见涤场福。是日值微雨,千林尽膏沐;缓带倾庶馐,高言及采蓄;胜游但如此,何减东篱菊。

   《楝亭诗钞》卷二有《泛舟虎丘观获得菊字》诗,即同时所作。

  寅既至苏,作怀楝堂;又以《楝亭图》徧征题咏;时过访叶燮,有赠答;燮为作《楝亭记》。高士奇、王鸿绪、王丹林等皆有《楝亭诗》。

   叶燮《巳畦诗集》卷七叶十五。

      曹荔轩内部过访有赠即和韵答〔庚午秋〕。

   青翰乘潮下,萝门气破秋。白鸥驯乍起,红树艳争浮。道合双忘分,时平百不优。尽挥千骑拥,端为野人留。

   野市无兼味,村醪酌几蕉。官高摒曲礼,地峻傍神霄。百代空群铸,秋毫自猎晓。山灵如欲舞,故故送微飚。

   衰柳疏堪把,秋深造物心。四山争送客,空涧落馀音。沙上虚翘鹭,舟中未罢琴。归涂明月出,应见照遥林。

    按同叶有《叠韵答桐初侄》诗,中云:“快酬知己愿,长为郑公留。”又叶十六有“庚午春王,桐初侄远来访我草堂,贻五言二章,次少陵西枝村韵别去;至秋复来,始得次韵答之。”诗,中云:“子有贤主人,谓曹荔轩。歌啸可不屏。”所谓“郑公”及“贤主人”皆指曹寅而言,可见叶藩时已入寅幕。藩字桐初,杜茶村之婿;《楝亭诗钞》卷一有《喜叶桐初至》与《送桐初》二诗。

   叶燮《巳畦文集》卷五叶十一。

      楝亭记。

   故大司空曹公于康熙口[注]年奉天子命,董治上方会服之事,开府于江南之江宁。惟昔虞廷,职为汝明之官,以佐天子垂裳黼黻之治;位近而清,尊而暇。公在事历二十馀年;其初至也,手植一楝树于庭,久之,树大可荫,爰作亭于其下,因名之曰楝亭。公以暇辄偃息于斯,以寓其先忧后乐之意。今司农公荔轩及弟筠石两先生,公之贤嗣也;天子仍授司农公以公之官,而移府治于苏州,乃绘楝亭以为图,于先泽三致意焉。海内贤大夫士名公卿至传观为盛事,咸作诗歌以称述之。燮最后获观,乐其流风馀韵之必传也,乃作而言日:昔人有言“君子可寓意于物,而不可留意于物。”夫意之所寓,其人之品行、事业、道德、文章,皆于是乎在。故古之君子,有不敢苟焉于此者也。夫亭以木名,而木维楝,不同于楩、楠、杞、梓之为材,然有华有实,可藉以为用,又大异乎樗栋之为散材。人之才不才,相去固不可同日语矣。不才者无论,其以才见者,古今来成事功者固不乏,然或不克成;既成矣,而多鲜克终者;如汉韩、彭,如关、张,如唐李光弼,如李德裕,如宋南渡一二将相,是皆以才见而为后人所叹息者也!若能处乎才不才之间,然后为善用其才,而才始大:古之人,帝王则汉高,人臣则诸葛孔明、郭子仪之类是也。功成而天下晏如,身同于磐石之安,为不可及。今公为天子左右疏附之臣,职在服采承御之事,其所以迪恭俭、谨节文、昭轨物、正经费;凡启佑孚格于无形无声之地者,公岂欲有所见其才哉,而含生托芘,犹广厦万间,重荫无穷,有如此木矣。登斯亭也,廓焉洞达,八方俱瞩;公于此时,所以乐其天而息其真也,宁有既乎?司农公曰:“善!此吾先司空之心也。”燮遂拜手而书之。

    按叶燮此记,因一亭而远引韩、彭、葛、郭之例,似比拟不伦,盖虽作者寓意,亦必二人谈次曾及于此,与杜岕诸诗,皆可合看,燮字星期,号巳畦,进士;宝应知县,以伉直忤巡抚,被劾归,晚居苏州横山,小园曰独立苍茫处。燮为绍袁子,绍袁妻沈宛君工诗,五子三女,皆有文采,女小鸾尤有名,未嫁而夭。其一门《午梦堂集》,颇予《红楼梦》以一定影响。

   高士奇《归田集》卷第五叶二〔庚午九月〕。

      楝亭诗曹荔轩户部索赋。

   独树官斋外,依然手泽余。数来花信晚,看到月痕虚。温室亲移植,甘棠戒剪除。颇闻遗爱在,父老为欷歔。

   闭户日无事,年来学灌花。偶披嘉树传,转忆世臣家。直干占风力,浓阴饱露华。西亭能继迹,未许问梨楂。

   王鸿绪《横云山人集》卷之十四叶五。

      曹荔轩楝亭图。

   束发诵三百,蔽芾南国棠;遗爱在斯民,犹戒翦拜伤;何况仁孝心,手泽讵忍忘?猗欤司空公,惠政敷江乡;官廨植嘉木,蔼蔼扬清光;蟠根滋地脉,繁实凌冰霜。茅亭却丹雘,素心用何臧;婆娑一枝下,授经声琅琅。哲嗣双凤举,苞采辉岩廊;伟略裕终、贾,丽藻追班、扬。惟帝日作服,黼黻资垂裳;元方拜命出,玉节来金阊。黾勉公务余,秋色忽己苍;万山隔亲舍,白云邈茫茫;长叹感风木,物在人云亡;忾僾若闻见,燕、吴遥相望;蓼莪怀罔极,三复尝淋浪。古来艺苑内,奇树标篇章:孔明庙前柏,德操园中桑;君子志隐节,大匠惜栋梁;岂若本至德,乔荫含馨香。试展《楝亭图》,难以绘事量;渊哉霜露思,永与日月长。

    按诗中“元方拜命出,玉节来金阊。黾勉公务余,秋色忽已苍”四句,明为曹寅出任苏州时语,故系于本年。《楝亭图》第三卷此诗写本同,唯“在斯民”作“在民志”;“终贾”作“平勃”。末云:“赋赠子翁老先生,兼祈教正,云间弟王鸿绪。”以上高、王两家,皆去年被参“归田”之人也。

   《楝亭图》第二卷王丹林跋诗。

   老树垂垂一盖圆,红亭低覆白门边。春风二十三番后,花信重逢梦雨天。

   庚午秋日题,钱塘王丹林(赤山)。

    按王丹林,字赤抒,钱塘人,官中书舍人,著有《野航诗集》。

  十月十一日复携余怀、叶藩、董麒过尤侗水哉轩小饮,余、尤有诗。冬,与诸同人玩雪。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七〔庚午〕。

      十月十一日曹荔轩、余淡心、叶桐初、董观三水哉轩小饮,是日大风微雨,和淡心韵二首。

   昨日斜阳今日风,与君把酒对寒空。谁能唱和《竹枝曲》,诸公和予亦园竹枝诗。聊可淹留桂树丛。阮籍、公荣堪共醉,子云、司马本同工。他年此景成追忆,人在深灯细雨中。

   背秋又见雁飞过,萧瑟凉飚落败荷。常怪画家风景少,画有雨景雪景无风景。最忺诗客酒情多。维忧老用姑安坐,不醉无归止隔河。翻念关山人沐雨,墙乌水马满江沱。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二十六《曹太夫人六十寿序》云:“当司空在金陵,尝筑楝亭;今农部于姑苏作怀楝堂以志慕。”叶燮《楝亭记》则谓:“天子仍授司农公以公之官,而移府治于苏州,乃绘楝亭以为图,于先泽三致意焉。海内贤大夫士名公卿至传观为盛事,咸作诗歌以称述之。燮最后获观。”“最后获观”者,但指是在苏州之事,况张芳于二十三年即已为作《楝亭诗》,足证《楝亭图》征咏,自曹玺逝后即己开始。叶燮《楝亭记》无年月,唯叶、曹今秋相晤,互为倡和,疑亦即今秋所作。冬日玩雪事见明年条下引韩菼诗注。

  是年正月,大学士等察复,前明宫内年用银九十六万九千馀两,又光禄寺年拨二十四万馀两,今止用三万馀两;前明宫殿楼亭门数,共七百八十六座,今不及十分之一;宫中妃缤以下、使令老妪洒扫宫女以上,合计止一百三十四人。

   按康熙曾语及宫中费用视明削减之比,文繁甚详。然尔后弊端日启。观陈康祺《郎潜纪闻初笔》卷六所云:乾隆四年大司空赵殿最以祀太庙庆成灯“不当上意”而左迁,其故则“故事内务府有营造,率资经费于工部,而府员冒滥支销,以为习惯,工部莫敢谁何也。会重筑郊坛弛道,公庀材数工,核减府员所估之什九而事集,内务府诸郎群聚而谋所以去之,故有是谴”。事见《鲒埼亭集》。陈氏因论曰:“敬案本朝列圣躬行节俭,宫闱日用之数,视前代不过什二三,而内务府堂郎中皆视为脂膏窟泽,相沿积习,几无一洗手奉公之人。有心国计者,倘能奏请裁汰内府冘(。

yóu)员,凡宫中岁费,定为常经,按季由户部承应,则亦慎重度支之一端也。”附按庆成灯者,宫中所设各色明角灯,统名庆成。奕赓《寄楮备谈》:“新春内廷各处例悬各色明角灯,俱名庆成灯。”《红楼梦》亦曾写及园门两旁悬大号明角灯。

  六月,江南江西总督傅拉塔奏参大学士徐元文、原任刑部尚书徐乾学,纵放子侄家人等招摇纳贿,争利害民,所行劣迹共十五款,江苏巡抚洪之杰趋附献媚,甚为溺职。命所参各款免其审明,徐元文著休致回籍。

   按李果《在亭丛稿》卷一叶五《书慕庐先生手简后》云:“康熙庚午,尚书领书局于洞庭东山,先生排纂随左右。官斯土者与尚书相仇构,奸民摭他人事牵连及尚书,祸至不可测。门人宾从,摇手不顾;独先生于波撼震虩(右为‘危’)之中,挺立相依;谤焰亦渐息。……是时圣祖皇帝有大小臣工各释朋党之谕,乃知圣主深仁,久在覆帱之内。……”所记即此时事。参看三十二年条下引徐乾学诗。

  七月,康熙帝在军中,因有疾,命皇太子胤礽、皇三子胤祉往迎,既至,略无忧戚之意见于词色,以胤礽“绝无忠爱君父之心”,心甚不怿,令先归。

  十月,编修杨瑄撰内大臣都统一等公舅舅佟国刚祭文,引用王彦章事,又于旗下官员多寓不美之词,于汉人则铺张粉饰,命革职,发往奉天入旗当差。

  十一月,以军机贻误事,裕亲王福全罢议政,罚俸三年,撤三佐领;佟国维、索额图、明珠等皆罢议政。



  注:。

  原文中本如此。

一六九一 康熙三十年 辛未。

  孙氏六十岁。

  曹寅在苏州织造任。年三十四岁。

  元旦,以兔羹贻尤侗,侗诗及之。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十(辛未)《春朝偶成》诗云:“兔羹鹿脯贻来远,煮酒贪依炉火红。”注:“兔羹,曹使君所贻。”。

  春,吴之振有诗题《楝亭图》。三月十五。尤侗作《楝亭赋》。四月,陆漻作《楝亭图》。

   吴之振《黄叶村庄诗集》卷七叶三十三。

      题曹子清工部楝亭图〔辛未春〕。

   画舫听歌记夜分,深杯絮语蔼春云。两晤尊公于胥关,谭饮甚畅。文章重见波澜阔,騕褭行空更不群。

   楝子酸辛株叶浓,楝花开处饯春风;迫凉大好茅亭坐,强半寻诗到此中。

   司马传书称令德,书升。容台屈指数奇才。伊在。条桑树底亲提唱,更向横塘勘验来。

   墙东红杏色芳敷,老桂梢云不待扶;手泽几年都翦伐,那堪重对《楝亭图》。

   册中查老诗书画,三绝今堪比郑虔;紫风天吴颠倒在,装潢好手为重编。

    按第一首前二句属曹玺,用韩愈“蔼噶春空云”句意,足见玺能文事。诗中书升指顾宣;伊在指顾汧;星期指叶燮。查老当即查二瞻;《楝亭图》今存四卷,张伯驹先生旧藏,今归北京图书馆。独此卷散佚,卷中尚当有钱秉镫等多人题咏,惜俱不可考矣。吴之振,编《宋诗钞》;叶燮,著《原诗》,皆清初影响极大之诗坛理论家。之振,字孟举,浙江石门人,贡生;其《宋诗钞》与吕留良合选。

   杨锺羲《雪桥诗话三集》卷四叶二十一。

   吴孟举为题《楝亭图》云:“画舫听歌”“司马传书”〔全文已见上引〕。师友之间,其成就非无自矣。

   尤侗《艮斋倦稿》卷五叶一。

      楝亭赋并序。

    司空曹公,开府东冶;手植楝树,于署之野;爰筑草亭,阑干相亚;言命二子,读书其下:夏日冬夜,齗齗如也。我公即世,典刑徂谢;帝招长君,嗣服官舍。攀条流沸,追思逝者;绘图在右,陈诗在左;朅来吴门,卷页盈把,谓“子赋之,以续《南雅》。”予应曰“诺”,援笔敬写:。

   若乃三山萃嵂,二水沦涟;青溪栅畔,朱雀桁边:宋苑以梅花作殿,秦淮以桃叶名船。望高堂之冠日,瞻直木之参天,有楝树焉:盘根轮囷,交枝蓊郁;葳蕤发葩,。

磥(。

lěi)砢结实;味分苦叶之匏,香夺黄肠之柏;散垂铃索之金,坚凝茱萸之石;獬廌资以为粮,鵷雏采以当食;蛟螭潜避其形,仓庚偷染其色。谁其种之?曰有司空:平阳苗裔,谯国英雄;承天子命,作服江东;委蛇退食,爱此芳丛;移播墙阴,玉树菁葱。其始茁也,小如五粒之松;其继长也,高如百尺之桐:象依依于绿柳,埒摄摄于丹枫;汉并将军之号,秦次大夫之封;甘棠则憩召伯,三槐则荫王公;养以一百五日之雨,殿以二十四番之风。厥名维何?楝者练也:取以尚衣,五采乃见,佐嫘祖之璇玑,襄天孙之云汉,施藻火之陆离,彰山龙之糺(。

jiū)缦;固衮职之所需,宜我公之乐玩。于是载经载营。载构斯亭。南荣映碧。北户含青。烟云绕砌。花鸟充庭。风来曲槛。月上疏棂。凉宜消夏。暖可藏春。树得亭而为主。亭得树而为宾。观树俯而亭仰。若主送而宾迎。喜两美其必合。锡。楝亭。之嘉名。非劳劳之可比。岂赏心之能称。又何况于兰台。桂观。竹楼。草阁之纷纷者哉。尔其居有绳床。食有虀臼。琴瑟在御。鼎彝维祸。书架等身。笔囊随手。朝延王。谢之客。暮集邹。枚之友。携乌衣之子弟。巧趋跄于左右。昔有才子,子桓、子建;今有才子,子清、子猷:二惠竟爽,两难相求;目营四海,胸罗九丘;时采衣兮起舞,或佩剑兮遨游;览文木兮解赋,援茂树兮淹留。呜呼!岁在龙蛇,骑箕忽往;武帐已空,文园谁赏;帝念旧人,象贤是奖;俾绍前休,官衙重上;走马秣陵,江山惝恍;凄枪庭帏,寂寥几杖;人之云亡,树犹无恙。公子于是痛风木之不待,悼音容之杳无;感白杨之已拱,惜黄楝之未枯;睹残碑而堕泪,怀遗泽而摩挲;告文人以作记,乞画师以成图;虽驻节于吴下,还系心于南都。孝子啜以泣矣,诸君赠以长歌;桑梓必恭敬止,楷模效法如何?衣冠宛在板屋,魂魄犹恋茗柯;桓司马莫伤摇落,殷东阳休叹婆娑。罗居通之墓庐,应生芝草;王伟元之书卷,终废蓼莪。

    按《楝亭图》第四卷载此赋爰筑作“爰构”,绿柳作“杨柳”,余并无异。末云:“康熙辛未春三月望日,长洲尤侗谨撰并书。”。

  四月十一日,同叶桐初、程正路、朱赤霞过尤侗亦园揖青亭小饮,侗有诗。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十一〔辛未〕。

      四月十一日曹荔轩同叶桐初、程正路、朱赤霞过亦园小饮,拈“揖”“青”二韵)。

   去冬冰雪坚,今春风雨急;主人不窥园,有客无门入。荏苒朱夏初,万树皆碧色;莱花亦已残,馀香尚堪拾。高轩来何迟,不速三人集;欣然陟亭皋,洒扫治茗汁。孤云相徘徊,众鸟飞习习;骤闻笑语喧,田夫荷锄立。小憩却尘嚣,都忘在城邑;倘能一斗醉,酒浆正可揖。揖通作挹,荀子:拱挹。

   天地何逼侧,万事徒劳形;守此一亩居,终日柴门扃。草木渐畅茂,池际聚浮萍;当食栖鸟下,将歌游鱼听。偶然一壶酒,独醉还独醒;何意处士谷,忽来郎官星。幸无车马喧,不惊草堂灵;素心相与偕,林下风泠泠。薄酒亦不辞,聊以发沉冥;日暮且休去,远山尚余青。

  五月,张纯修倩姜宸英题《楝亭图》。

   《楝亭图》第二卷姜宸英跋文。

       楝亭记。

   本朝设织造,江宁、苏、杭,凡三开府。故工部侍郎完璧曹公以康熙初年出苏州督理府事,继改江宁;省工缩费,民以不扰,而上供无阙。公暇,退休读书,除隙地作亭,相羊其中。今户部公时尚幼,朝夕侍侧,知其亭而不知其亭之所以名也。比奉命来吴门,纂先职,以事抵金陵,周览旧署,惜亭就圮坏,出资重作,而以手植之楝扶疏其旁也,遂名之为楝亭;攀条执枝,忾有馀慕;远近士大夫闻之,皆用文辞称述,比于甘棠之茇舍焉。余惟织造之职,设自前朝,咸领之中官,穷极纤巧,竭民脂膏,期于取当上旨,东南民力,不免有“杼轴其空”之叹!及于季世,大璫柄政,中外连结,钩党构衅,于至众正消亡,邦国殄瘁,斯一代得失之由,非细故矣。今天子亲御浣濯,后宫皆衣弋绨,为天下节俭先;两省织造,俱用亲近大臣廉静知大体者为之;而曹氏父子,先后继美。及是亭之复,搢绅大夫,闻先侍郎之追慕兴感,与户部公特诗歌唱酬而已。则夫生太平无事,所以养斯世于和平之福者何如!而是亭之有无兴废,可以不论也。辛未五月,与见阳张司马并舟而南,司马出是帖,令记而书之。舟居累月,精力刓敝,文体书格,俱不足观。聊应好友之命,为荔翁先生家藏故事耳。慈溪姜宸英并记于梁溪舟次。

    按姜文谓曹玺初出苏州,继改江宁,盖误涉寅之宦迹而云然。

  六月,尤侗宴诸同人于水哉轩纳凉观荷:是岁每月一会焉。

   尤侗《西堂余集》自撰《年谱》卷下叶十二。

   康熙三十年辛未年七十四岁。六月宴诸同人于水哉轩纳凉观荷,是岁每月一会,仿佛兰亭洛社之遗焉。

  夏,作渔村诗,韩菼和之。

   韩菼《有怀堂诗藁》卷二叶九。

       和曹荔轩使君渔村诗三首〔前四篇题辛末元旦〕。

   孤村斜倚郭,侧径少人行。踪迹泥涂好,风波欸乃轻。岸旁梁有笱,蝉外树无声。野老归来晚,柴扉月又明。

   地僻无招引,使君辱款门。烟霞真有癖,阡陌久相存。自得濠梁趣,休将浊醒论。旧游指点处,风雪卷蓬根。去冬使君与诸同人玩雪。

   浩荡从吾适,扁舟偶自东。花源不隔水,海鸟为多风。帆影千重树,篴声何处童?商量移小筑,心事与渔翁。

    按渔村,在苏州娄门外右侧,寅尝欲小筑于此,见三十一年条下引尤侗诗自注及《楝亭诗钞》卷二《渔村》题下注。徐釚(qiú)亦有和渔村诗,皆步原韵者。寅晚年于扬州又筑涣湾亭,集渔家捕鱼,与此非一事。

  秋,康熙帝从口外回,幸李士桢潞河第,赐膳。

   按士桢不过一退休之巡抚耳,皇帝向无亲临此等人家之例。盖缘士桢之妻文氏(李煦之母),实亦皇帝保母,故一探视省问也。

  九月初七日,寅三十四初度,吴中士夫为寿,征言于韩菼,菼为作寿序。

   韩菼《有怀堂文稿》卷六叶八。

      织造曹使君寿序。

   物之可好者,有成与亏,固也;无成与亏,斯可好者无以易之。娱耳之声,夺目之色,当乎前,曾不足以一吷( xuè)。象、犀、贝、玉、珠、玑,非常珍怪之物,其流于人间若传置,而毁弃之时如瓦砾;至若锺、鼎、尊、罍、彝、舟之属,云雷、钿窠、山叶诸款识之奇,最为博古之家所爱玩,然无适于时,而存者亦仅矣。乃自唐、虞以来,册府之藏,图书之富,圣贤大经大法之传,汇之六经,殽之诸史,与夫诸子、百家、山经、海牒、稗官、杂记,以及于山农、医药、播种、神仙、方技之书:前者既以不可磨灭,后者方日多而未已,何其盛也!然则物之无成与亏于天地之间者,惟书寿也。抑亦犹有厄焉:古今所载,书之大厄凡有十,而士夫家之聚散不与。幸当其聚,卷轴之夥至数万,而未必能读,如富者之守财,不自挥斥,徒为他人愉耳。其能读之者,工文章以自名其家,其传者甚众;进而措之正,施之溥,使当世蒙其福,则传者少矣;又进而穷三才万物之理,天人性命之微,绍本统以惠后来,则传者无几人。然则书亦不能寿人,而在读之者,浅深小大,各以其量自寿也。以余所见,三韩曹使君子清,乃诚善读书者:其取之博,盖七略、四部、十二库,无不窥(。

kuī)也;业之恒,环卫周庐,奉使北南,寝食居处,弗之一释也;情之专,声色货财之诱,蹋踘(jú)、博塞、青乌、快牛、驰骋之娱,弗之一问也。盖熟览于万物成亏之数,一切泊如,无易吾书者。顾独好射,以为读书射猎,自无两伤;间骑快马,拓弓弦作霹雪声,差强闭著车中作贵人;而余矢纳房,与客酬对,捭阖古今,种别文家,源流高下,坐客默然无抗者,亦如子建之对邯郸生也。虽然,其志犹未已,将试诸政事,以究其实用,而尤志于圣贤之微言大义,即其遗书以探其至妙;以方富之年,积日新之学,浅深小大,其可量乎!余与使君同自出也;会董织造,驻吾吴,于其生日,吴中士大夫征余一言。夫使君之志即足千古矣,岂敢以祝史之言进,因本其所以自寿者寿之。

  十月,张纯修复请戴本孝为楝亭作图题诗。

   《楝亭图》第二卷图六戴本孝绘图并题诗。

   天章云锦迈芳型,遗爱人人仰楝亭。江气山光应护惜,感思霜露草青青。

   辛未小春遇司马张公祖瓜浦署中,因出示荔翁老先生《楝亭图》册,委命续貂,寄呈。拜题小诗,兼请粲教。鹰阿山樵戴书。(本孝)。

    按戴本孝,字务旃,号鹰阿,江南和州人。布衣,著有《前生》、《余生》诗稿,画得元人法。

  十二月初一日,孙氏六十大庆,尤侗为作寿序。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二十六。

      曹太夫人六十寿序。

   曹母孙太夫人者,司空完璧先生之令妻,而农部子清、侍卫子猷两君之寿母也。于今辛未腊月朔日,年登六帙;敝邑诸大夫,共酌大斗为祝;而侗之马齿长矣,宜昌言:若稽《虞书》,“帝曰,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绣,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盖衣服之制,与政通矣。维时禹作司空,故以命之。至于《周礼》,《冬官》缺,而其轶见《考工》,曰:“青与赤,谓之文;赤与白,谓之章;白与黑,谓之黼;黑与青,谓之黻;五采备,谓之绣。土以黄,其象方;天时变,火以圜;山以章,水以龙,鸟、兽、蛇,杂四时五色之位以章之,谓之巧。”此与《虞书》之言,若符合焉。假使古文复出,必曰:“维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乃立冬官司空,使帅其属而掌邦土。”则画缋之事,繄司空是属矣。由此观之,天子垂衣裳于上,而下有大臣经纶而润饰之,匪独外职修也,其为之内助者,不亦重乎。我国家设织作之局三:金陵也,姑苏也,武林也,若鼎峙然。其在金陵者,司空曹公,历任二十有二年。入朝陛见,则有衮衣之赐;大驾南巡,则有宸翰之颁。王若曰:“此朕尚衣老臣也,往哉汝谐!俾世是官可矣。”逮公即世,仍命长子寅继之;旋移节于姑苏。王又曰:“若考作室,厥子肯堂。往哉汝谐!尚克绍前人休。”磋乎!曹氏父子,其宣力机务,累承帝眷者至矣!而予窃听舆人之诵,皆谓太夫人之懿德,相夫教子,实与有助焉。盖太夫人之言曰:“吾闻诸《考工》矣,‘坐而论道,谓之王公;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治丝麻以成之,谓之妇功。’夫坐而论道,圣天子之事也;作而行之,子大夫之职也;吾为命妇,其敢忘丝麻之治乎?且敬姜之训文伯曰:‘王后,亲织玄紞;公侯之夫人,加之以纮綖;卿之内子,为大带;命妇,成祭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古之制也,乐羊氏之戒其夫日:‘织自蚕茧,成于机杼;一丝而累至于寸,累寸不已,遂成大匹。若断斯织,则捐废成功,稽失时月。夫子积学,中道而归,何异断斯织乎?’然则此一织也,德行于是乎修,文学于是乎著,政事于是乎出。夫子勖哉,勖哉夫子!”予闻而叹。善乎!太夫人由《考工》之言,有妇道焉;由乐羊氏之言,有妻道焉;由敬姜之言,有母道焉:太夫人备矣。宜其协赞司空,光显鸿业,兼能玉二子以有成也。走居吴下,虽未获亲炙曹公,乃金陵之人,尸而祝之。及子清之来,相得甚欢。甫阅二载,姑苏之人,歌而颂之。难弟子猷,以妙才为朝廷管册府,予恨相见晚,然长安之人,亦邮而道之。以是得列通门之末,奉教太夫人之前,其昌言也,不亦宜乎!当司空在金陵,尝筑楝亭,今农部于姑苏作怀楝堂以志慕。其事太夫人也,帣鞴鞠(月卺),尽晨夕之欢,北堂之下,又树萱焉。农部可谓孝矣。以孝子介寿母,即鲁侯燕喜不过是。太夫人黄发儿齿,其怡然而受一觞乎!。

   《楝亭图》第二卷图五。

   辛未清和,写呈荔翁老先生正,晚学陆漻。

    按陆漻,字其清,吴门医士。所居曰听云室,鉴藏图籍甚富。著有《持静斋书目》,《佳趣堂书目》。

   以上凡《楝亭图》有年月可稽者,皆分系。尚有不著年月者十二家,连类附于一处,以备参考。

   《楝亭图》第一卷潘江跋诗。

      楝亭行为子清曹老先生赋,并政。

   楝亭楝亭谁是主?其枝蓊郁其味苦;君家累叶笃忠贞,非此不足表翘楚。昔君先公莅吴阊,黼黻宸躬垂衣裳;亲承筐篚紬千缕,手补山龙焕七襄。乃植此楝庭之砌,柔条辄有千寻势;爱其结子可澣衣,特种金铃胜兰桂。吾闻蛟龙见楝怯,鵷食其实廌(。

zhì)食叶;得气争高碍云霄,昕夕喜与心目接。君本绍衣补衮才,婆娑其下重徘徊;知是晋公亲手植,不比刘郎去处栽。暇日壅培纫为佩,于以亭之拂暗暧;尹、陟相距几何时,大小重歌古遗爱。多君移孝能为忠,篚厥宫黄承明宫;心怜织女寒窗下,常恐东人杼柚空。却看此树拜稽首,先公手泽兹不朽;勿剪真同召伯棠,攀条岂直金城柳。我有游子客虎丘,幼儿仁樾方慱于吴。寄书常诵吴侬讴;楝兮行且庇九洲,亭兮行且垂千秋。从此岁岁枝条茁,益显羔羊素丝节;异时入对衮龙前,肯使东南民力竭?。

    龙眠木厓潘江顿首具草。(木厓耐翁)(潘江蜀藻)(河墅老农)。

    按潘江字蜀藻,与戴名世有交。有《木厓文集》,诗集未见。诗中“先公莅吴阊”之语亦有误。

   《楝亭图》第一卷吴暻跋诗。

   冬官手泽江东树,捧日枝常向北繁。生意旧依双戟影,清荫新满五侯门。风流尚在看遗爱,草木无知也戴恩。恰似小苏官吏散,自栽杉竹记东轩。

   闻道才名满禁廷,重来吴郡续余馨。因花置屋幽情足,抚树题诗小阁冥。岂与蔡侯揉作纸,尚容陆氏补为经。从今故老闲相比,不让春风短李亭。

    楝亭,为子翁老先生赋,书正,太仓吴暻。

    按吴暻《西斋自删诗稿》卷之上叶十六〔甲子至辛未〕。

       题曹子清工部楝亭。

    江东厅事楝花繁,薄紫嫣红出缭垣。生意贯依双戟影,清荫新满五侯门。角弓不忘看嘉树,蔽芾犹存记旧恩。恰似小苏官吏散,自栽杉竹向东轩。

     盖第一首之异稿也。暻、梅村子,字元朗,号西斋居士。康熙戊辰进士,官至吏科给事中。丁母优以哀卒,年方四十六。有《西斋集》十四卷,自序称《锦溪诗集》,《楝亭图》中右上角钤图记正曰“锦溪”。又《自删诗稿》二卷。

   同上 张渊懿跋诗。

   高门衍世泽,贵胄属平阳;从龙际佳会,奕叶秉珪璋。才猷擅华国,藻缋丽七襄;都哉汝作服,星芒指吴阊。侍中有难弟,出入黼座旁;簪笏既藉籍,旧德永不忘。司空昭淑范,堂构贻燕良;节物践霜露,触绪兴感伤。念彼亭前木,手植岁月长;当年恋膝下,觞咏时徜徉。凌云今何许,渺在天一方;花实或纂纂,枝干徒苍苍。思之杳莫即,瞻望泪琳浪;悱恻本至性,缠绵结中肠。孝思嗟不匮,俯仰伦纪彰;栽培因笃厚,春风弥繁昌。

    云间野叟张渊懿拜草。(砚铭)。

    按渊懿字砚铭,青浦人,顺治举人,有《月听轩诗余》。

   同上 方高年跋诗。

   河阳千树锦,韦曲尺五天;不闻苦楝花,同占歌舞筵。考之《岁时记》,颇见《农书笺》;高柯吐华萼,密叶敷竿绵;当秋结细实,辛涩除垢膻;惯饲丹穴雏,能辟蛟龙涎。试问植者谁:啧啧曹公先;曹公世簪绂,清白本家传。先公职补衮,造制权独专;东南困杼柚,忍听民力朘;掇兹金铃子,帝裳可浣湔;咀兹凉苦味,臣心比清涟。迄今三吴民,口载青瑶镌;攀辕不可得,攀条泪潺湲。孰料继组者,哲嗣称象贤;乃叹造物奇,益贺疮痍缘。抚物念先泽,厥志忍弃捐?何以志灵秀,空亭八九椽;洞达暧蓊郁,清澈流春泉;但期凛素丝,敢资歌与弦?当代尚俭德,此意宁徒然;人生贵趋向,况乃官箴悬。岂无悦目艳,桃李号蝉娟;或取绕指柔,杞柳足杯桊;惟彼冰蘖心,所托在贞坚。嗟哉一苦楝,臣子道双全;愿将机下苦,献之山龙前;行见十亩荫,婆娑弥(mí)八埏。

`    赋请清翁曹老先生政。龙眠方嵩年稿。

   同上 林子卿跋诗。

   楝树青青不作林,一亭遥忆岁时深。阶前芳草油油日,漫学南陔布绿阴。

   当年芽玉吐新尖,绕砌阑干昼卷帘。仲氏今朝登眺处,枝头愁见月纤纤。筠石先生在北,故云。

   缤纷紫素远香浮,仿佛蕃厘观里游。南北思亲闻动操,不教玉女下扬州。

   鵷雏常自爱金铃,楝树一名金铃,鵷雏食其实。珠缀星悬空满庭。只为曾沽谯国泪,风吹寂寂雨冥冥。

   秋实冬残朔气新,金炉绣毯未回春。追维树底横经日,寰宇阳和醉大椿。

   吴苑、金陵胜概同,风华两叶擅江东。司空公宦金陵,荔轩先生宦吴门。吹埙不作西洲调,知是神游在蓟中。

    里言六首为荔翁筠翁两年台老先生咏楝亭之作,并祈教正。云间林子卿拜草。(林氏安国)。

    按林子卿,字安国,华亭人,监生。注蔡毓荣所撰《通鉴本末纪要》。

   同上第二卷严绳孙跋诗。

   闻道司空旧草亭,至今嘉树想仪型。分明一片棠阴在,遥对锺山万古青。

   补衮勋华奕叶新,芳亭绿树几回春。即今衔命吴趋者,元是窗前夜读人。

    锡山严绳孙题。

   同上第三卷图七严绳孙绘图。

   题字云:“绳孙图。”印二:“绳孙之印”“中允”。

   同上 徐乾学跋诗,。

   青盖高擎粉署中,扶疏不与散材同。晓看滴翠和清露,春爱飘花动暖风。深护灵根苔漠漠,长敷美荫日蒙蒙。攀条难忘韩宣德,合与时时诵焦弓。一。

   秣陵开府泽仍留,济美吴阊地望优。频想风流余涕泪,即看棨戟是弓裘。低回手植成佳话,蔽芾官斋记昔游。交分纪群殊不浅,欲题奇木思悠悠。二。

    《楝亭感旧》,为子翁先生赋,求正。昆山弟徐乾学具稿。

   同上 徐秉义跋诗。

   童童楝树生官衙,霜皮铁干何槎丫;翠羽齐排春后叶,紫茸细剪枝头花;蛟螭畏影潜碧海,鵷雏啄实凌青霞。楝叶蛟龙所畏;鵷雏好食楝实。吁嗟此树非凡品,美政曾闻说卿尹:尚衣不贡钿窠绫,春宵那进灯笼锦;参差机杼响连村,蔽芾桑麻繁四境。曹公种德垂无穷,清门济美班资祟;谯国一家光黼黻,江南两地补山龙;吏绩蝉联尽家学,胸中云锦皆天工。日日公余惟雒诵,缥囊缃帙充梁栋;每到葑溪石首来,范石湖诗,楝子花开石首来。苦忆当时石城种。词客休为《楝树吟》,《召南》自有《甘棠》颂。

    《楝亭诗》,呈荔轩先生教正。昆山弟徐秉义。

   同上 第四卷徐林鸿跋诗。

   楝花风里夏云生,鹤盖争传水部清。开府旧栽嘉树好,结亭新贺绿阴成。九天雨露擎先泽,两世丝纶荷圣情。衮职传家真不忝。南薰吹满阖闾城。

   平阳开戟记当年,手植灵根俯碧川。似溯高踪千载上,真成佳话五湖边。秀依濯锦宜官阁,黄佐垂衣入贡船。先后冶城同使节,槐厅尤羡得神仙。

    海宁徐林鸿。(宝名氏图书)。

    按徐林鸿,字大文,一字宝名,浙江海宁人。曾试博鸿科。精鉴赏,善饮。与吴农祥、王嗣槐、吴任臣、毛奇龄、陈维崧共客冯溥所,号“佳山堂六子”。

   同上 冯经世跋诗。

   君家簪绂已留传,那更文章复象贤。今日重来瞻手泽,楝花时节忆当年。

   拜业吴门缵业新,过庭追思黯伤神。徘徊荫下怀枫陛,家训由来勖荩臣。

    云间冯经世。(纬人)。

   同上 潘义炳跋诗。

   吴会欢腾织女机,争歌遗爱达宫闱。重来绣虎思王手,制就山龙虞帝衣。一树甘棠垂世泽,满筐文锦觐天威。知他结子能除垢,入告谁云浣濯非。

    龙眠潘义炳具草。(蔚友)。

   同上 石经跋诗。

   衮职才长雅好文,亭前嘉树颂争闻。公余手植旋成荫,接武重来已拂云。八座传家存苦节,三吴奕世仰清芬。吾师谓田间为说棠阴盛,国干家桢迥出群。

    龙眠石经具草。(汉昭)。

    按右十二家诗皆可由句中语定为在苏州时所征咏者,故汇系于此。石经之师田间,盖谓钱澄之,明遗民,有大名。

  时曹宣已为侍卫。

   按本年尤侗作《曹太夫人六十寿序》,云“侍卫子猷”。而又言:“难弟子猷,以妙才为朝廷管册府。”则未详所指。昭梿《啸亭杂录》卷之四《领侍卫府》条云:“侍卫跻三阶,选其才俊者充随邸协理事务班领十二员,掌文书政令诸事。”亦不知“管册府”即指此类职事否。《楝亭图》张渊懿诗亦云:“侍中有难弟,出入黼座旁。”可参看。或云管册府为言任“司库”。按清制,京城内务府广储司有银、皮、缎、衣、磁、茶六库,设司库;余处皆设库掌、库守,并无司库之名。且“册府”即皇家藏书之所,与广储司不相干涉。内务府有武英殿修书处,主缮刻装潢及官殿陈设书籍,亦有库掌无司库。其为不合显然,未宜妄断也。

  是年正月,以马齐为兵部尚书。

  二月,以京师城内地方属步军统领管理,城外巡捕三营属兵部督捕衙门管辖,内外不相统摄,命将巡捕三营归并步军统领管辖,督捕、都察院、五城所管事宜亦俱交步军统领管理,其三营所获盗犯移送督捕、刑部完结,换给“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三营统领”印信。

   按《红楼梦》第四回写王子腾为“京营节度使”,疑即指“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三营统领”之类也。

  三月,命京师八旗各佐领下幼童,由各佐领内择其优长之人,令其教习读书及马步射。寻议准:京师八旗子弟,读汉书者考取生员、举人、进士时,仍令射马步箭,能者方准作文考试。其馀幼童,十岁以上者,各佐领于本佐领内选优长者各一人,满洲旗分幼童,教习满书满语;蒙古旗分幼童,教习满洲、蒙古书,满洲、蒙古语;汉军幼童,教习满书、满语。并习马步箭。仍令各佐领骁骑校稽查。将此学名为义学。按“义学”一名,《红楼梦》第九回中亦尝用之。

  四月,徐乾学因徇庇贪员事革职。盖徐虽还籍,仍带原刑部尚书职衔也。

  闰七月,以阿山为户部左侍郎。阿山者,日后以借口南巡事苛敛江南之人也。

网站app: 安卓 | 苹果 (提取码:1234
考据级 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采用自主研发的 遍历分词技术, 搜索成功率为100%,无有因分词而遗落的搜索概率。
本站收集 四库全书 以及相关资料大概 11 亿字。并统一转换为简体或繁体。
本站所有资料皆来源互联网,如有无意侵犯你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马上删除 。

联系@qq.com
© 2022-6-3 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