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中期(康熙二年

中期(康熙二年。

一六八四  康熙二十三年  甲子。

  夏六月,曹玺卒于江宁织造任。十一月,康熙帝南巡至于上元,驻江宁将军衙门,亲至玺署,抚慰诸孤,遣内大臣尊奠,并以“御书”赐之。

    康熙六次南巡,今年为首次。嘉庆《江宁府志》卷之五《纪年事表》叶十四载:“二十三年南巡至于上元,以将军府为行宫。”同治《上江两县志》卷一《圣泽》叶二亦载:“二十三年十一月南巡至于上元,以将军署为行宫。”皇帝临恤致奠等情,俱见熊赐履《经义堂集》,又知所有挽诗,曾付刊印。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二十六《曹太夫人六十寿序》云:“司空曹公历任二十有二年,入朝陛见,则有衮衣之赐;大驾南巡,则有宸翰之颁。”衮衣之赐,即指六年之“赐蟒服”,而“宸翰”之颁,正当是今年首次南巡时事。曹玺自康熙二年为织造,至本年底正满二十二年。《上江两县志》谓曹玺“卒于位”,而熊序则云:“洎甲子夏,以劳瘁卒于官”,又云:“易箦之五月,遇天子巡幸至秣陵。”知曹玺即卒于本年六月之间。

    杨锺羲《雪桥诗话续集》卷三叶五十六。

    曹荔轩为完翁司空国玺子。完翁尝取御书“敬慎”二大字为堂额;又尝蒙御书圣制绝句云:“郊原浮麦气,池沼漾清萍。夏日临桥望,燕风处处新。”。

  邑人祀于江宁县学名宦祠,复作诗歌,付之梓,熊赐履为之序。

    熊赐履《经义堂集》卷之四叶十七。

           曹公崇祀名宦序。

国家设织造署于江浙,以应上供匪颁之用,命内冬官出领之,虽亦犹前代文思绫锦之遗意,而职任则加重焉。康熙癸卯,完璧曹公以宿望被特简来江南视事。金陵本佳丽之地,易作奇巧以滋荡靡,而异时奸弊之丛倚者且猬相籍也。公至则殚力爬梳,一洗从前之陋,又时时问民所疾苦,不惮驰请更张,以苏重困。如是者二十馀年。洎甲子夏,以劳瘁卒于官。易箦之五月,遇天子巡幸至秣陵,亲临其署,抚慰诸孤,特遣内大臣以尚尊奠公,若曰:“是朕荩臣,能为朕惠此一方人者也。”而都人士益思公不能忘;既合请于有司,张鼓乐,导公主侑食学宫名宦祠,复作为诗歌,寿之枣梨,以侈公盛美。予闻而嘉之;因叹公遗爱入人之深,而斯民三代之直祝未澌然其尽泯也。粤稽有虞之世,垂裳而理,固以睹象施采,属之股肱耳目之臣,而《周礼》典丝染人之职,并隶于天官,即辨物楬贾,均有要会。孝景亦曰:锦绣纂组,害女工者也;女工害,寒之本也。然则黼黻絺绣之事;所关亦纂钜矣。前代内外织染之设,初未尝不善也。沿及中晚,建置繁多,增派召买,撄趋如鹜;而瓒、杲、瑶、永之辈,衔命恣睢,江、淮坐困,杼轴其空,已兆于正、嘉之世,有不仅花石纲之为厉三吴者矣!乃若公:仁心为质,严国体而恤民隐,卓有古大臣之风。廿馀年间,昼维夕考,恒欲存撙节爱养之意,于机丝夜月之中;即岁时入觐,诸所面陈,亦惟以浣衣煮幕为法式,以裂帛剪绮为箴规,兢兢焉时致警于古人“衣裳在笥”之义,盖公之志,雅欲以制节谨度,仰裨圣天子之俭德,而下以裕东南之民力于普存也。呜乎!公之用心,亦良苦矣。以故殁后犹洊荷恩纶,荣哀备至;“岘山”之颂,洋洋于秦淮、锺阜之间,而公长子某,且将宿卫周庐,持囊簪笔,作天子近臣;次子某,亦以行谊重于乡国。则天之所以笃佑于公,予又乌得而涯际之也哉!予穷老于世,匿影长干,频辱公式庐之礼;而牧豕大壑,罕与公接;然侧闻公誉声布溢,无间于童叟。故于是编之梓也,濡墨弁言,以识公懿行伟绩之梗概云。

    同书卷之十八叶八。

       挽曹督造。

   天家工作重咨垂,水部持衡慎所司。黼黻九重劳补衮,杼机二月念新丝。云间已应修文召,石上犹传锦字诗。配食瞽宗堪不朽,东南堕泪哭丰碑。

     按据此诗腹联,可知曹玺已颇能文事。并可参看康熙三十年条下引吴之振《楝亭诗》第一首,其义甚明。

   李渔《笠翁文集》卷四。

        题曹完璧司空 时督江宁织造。

   天子垂裳念有功先从君始,大臣补衮愁无阙始见公高。

  纳兰性德时为侍卫,扈从南来,曾入织造署,见楝亭,至前三日,张芳寄《题楝亭诗》。腊月,尤侗题《楝亭图诗》。

   纳兰事说详明年条下。

   《楝亭图》第二卷张芳跋诗。

     寄题内司空完璧曹公楝亭诗。

   总持二十四春风,手植苍苍倚碧空。雅集命俦丝竹外,高亭迨暇弈蹲中。廷依黻冕褒华衮,誉笃缁衣咏素总平声。想见传家英粲远,轮囷霜雨荷天龙。

   甲子至前三日,仁垒张芳(鹿床)。

    按张芳,字菊人,号鹿床、澹翁,句曲人,寄籍江宁,著有《裓(gé)庵黛史》。

   同上第三卷尤侗跋诗。

    予在京师,于王阮亭祭酒座中,得识曹子荔轩。读其诗词,宛有乌衣之风:询其家世,知为完璧司空公子。盖司空织造金陵者,二十年所矣。故予闻其名,叹为是父是子。今岁还里,则司空己归帝乡。孝子奔丧之后,寄予画册,阅之乃一楝树,司空所手植也。夫季孙之室,有嘉树焉,为宣子所誉,犹封殖以无忘角弓,况先人手泽所存乎!宜曹子之朝斯夕斯,盘桓不去也。因题一律,以慰其蓼莪之思焉。

   衮衣久补内司空,手殖金铃傍故宫,魂魄已归云蓊郁,画图犹睹玉青葱。应攀惨柏哀王子,为拜甘棠忆召公。二十四番花信晚,年年鹃泪泣东风。

   康熙甲子腊月吴门尤侗敬书。

  孙氏五十三岁。曹寅二十七岁。

  李煦为宁波知府。

   《宁波府志》卷之十一《秩官下》叶六:知府康熙,李煦,正白旗荫生,二十三年任。(二十七年去任。)。

    是年二月,谕翰林院掌院学士,禁庶常等馈送交际之风。

    巡畿甸,以太子胤礽从。

四月,九卿等议准工部侍郎金世鉴奏:……海外悉宁,浙江沿海地方请照山东诸处现行例,听百姓以五百石以下船只往海上贸易捕鱼,税收交与该道计会按季报部。从之。

按至七月,内阁学士席柱奉差福建、广东展界事,归京复命,报沿海百姓离乡二十馀年复乐还乡之庆,康熙帝曰:百姓乐于沿海居住,原因海上可以贸易捕鱼;尔等明知其故,前此何以不准议行?又曰:边疆大臣,当以国计民生为念,向虽严禁,其私自贸易者何尝断绝?凡议海上贸易不行者,皆总督巡抚自图射利故也。又向广督抚何如?席答:据彼处人云总督吴兴祚居官颇善,巡抚李士桢较前任金。

俊(jù。
)为优。康熙曰:此言最是。据此本年浙、闽、粤沿海皆开禁许贸易、设税卡无疑。考者或谓李士桢与创设“广东十三行”事有关。据梁嘉彬《广东十三行》考第二章第一节,引王之春《国朝柔远记》、姜宸英《海防总论》,谓康熙二十四年设粤、闽、浙、江四海榷关。自后,粤闽对外贸易事举以“官商”任之,官商所设之“行会”曰“牙行”、“官行”、“官牙”。梁廷楠谓“国朝设关之初,令牙行主之,沿明之习,命曰十三行。”即此是也。而粤海关监督,外人称之为“户部”(由宋之市舶提举司隶户部相沿而来)。又因尚可喜势力曾据粤海,其所命官商又称“王商”。此称其后尚有沿用。之下又有总督商、将军商、抚院商。至康熙四十一年,广、厦二处又突有“皇商”之名出现。皇商者一二人,昔为盐官,纳巨款于皇太子,乃得操纵独揽。官商、皇商之间,矛盾乃起。皇商历二年即败。以上为梁氏考叙之撮要。另据《广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关于广州十三行》,谓康熙二十四年四月,粤抚李士桢“发布了一次‘分别住行货税’的报告”,要点:一,内地各省商人“如来广东省本土兴贩,一切落地货物,分为住税,……赴税课司纳税。其外洋贩来货物,及出海贸易货物,分为行税,……赴关部纳税。”自此海关税收与国内商税分清,亦即将海关贸易与常关贸易区别对待。常关与海关之名,自此为始。二,区分国内贸易商与海外贸易商,“设立金丝行、洋货行两项货店”。三,鼓励“身家殷实之人”承充洋行商。此种以自愿为原则,呈明官府批准,领取行贴,方能开业。原在广州、佛山之“商民牙行人等”愿转业承充洋商者,可自择呈准。洋货行商须将外洋进口货税在洋船出口时亲赴海关缴纳,禁止税收人员从中勒索。因与官府有其纽系,故亦称“官商”。此一行商制度与新兴商业资本集团之形成,系李士桢在广东任时事。李家多见西洋新巧物件,从可推知。(右[此应该是上]资料二则,承卞孝营先生检示)。

然说者又谓,据《红楼梦》第四回“护官符”中“丰年好大雪”句下所注“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库帑银行商……”之语,可知薛家及凤姐母家王姓。皆此广东十三行行商人家云云。以余读之,“领内库帑银行商”,正即“坐贾行商”之动词义,恐难读作“十三行行商”名词。且使果指“十三行行商”,不唯不须“领内库帑银”,且须输纳巨金也。粗说于此,以备讨论,并可参看本章顺治五年“禁王府商人及旗下官员家人外省贸易”条。

五月,因论刑狱谕大学士等:“内前辅臣时,有包衣佐领下一人,外作善状,内怀凶恶,屡经惩戒,全不知改;卒为强盗,于通州地方被擒,。因历数其恶,以鞭鞭之。后鞫审时,遂衔恨扳陷包衣大同为强盗。其同伙盗皆云勿妄陷无罪之人;其人不听,此包衣大竟坐强盔正法。包衣佐领下人无不知此事者。”。

     按内务府包衣人竟在通州为盗。深可瞩目。另一面,去年四月与明珠等论旗奴,则云:“朕见旗下仆婢,往往轻生,投河自缢,必因家主责治过严,难以度日,情极势迫使然……”明珠言:“此等事往日极多,蒙皇上轸念,立法禁止,迩来此风较前差息。至殉葬一事,多属逼迫,……再四严禁,今亦不闻有此等事矣。”明珠之言,显系周旋之词。可看陈康祺《郎潜纪闻三笔》卷一云:“主仆之分,满洲尤严。康熙初年大司寇朱公之弼疏言:臣见八旗仆婢,每岁报部自尽者不下二千人,岂皆乐死恶生哉?由其平日教不谨而养不备,饥寒切于中,鞭扑加于外,饮恨自尽,势固然也。请敕刑部岁终备造一年自尽人数,系某旗某佐领下某(之)仆,注册呈览,俾人知儆惕,而生全者众。谕如所请。”《红楼梦》中写奴隶被迫,人命甚夥,正阶级斗争酷烈之反映也。

一六八五 康熙二十四年 乙丑。

    孙氏五十四岁。曹寅为内刑部郎中,年二十八岁。

同治《上江两县志》卷二十一《名宦》叶三十一云:“曹玺……卒于位;子寅。曹寅,字子清,号荔轩,玺在殡,诏晋内刑部侍郎。”按曹玺卒于去夏,而寅今夏始返京,晋官事,或在去年,而莅任则在本年无疑。按清内务府制,总管大臣下分置广储、会计、掌仪、都虞、慎刑、营造、庆丰等七司。《上江志》所谓“内刑部侍郎”,当指内务府中慎刑司之郎中,内务府本无侍郎也。

    春,纳兰容若为词题楝亭,并作记。顾贞观和其词。

  去冬纳兰容若随从南巡,十一二月间北返,今年五月即卒,而其词集中题楝亭之《满江红》注云:“为曹子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亭在金陵署中。”可证词为曹玺死后所作,据词中“绿阴青子”之语,断非冬日口气,而性德之入金陵署,除去冬一次外,更无机会;彼此互证,当即今春所作。

     《小重山房丛书·饮水词集》叶七十二。

           满江红 为曹子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亭在金陵署中。

   籍甚平阳,羡奕叶,流传芳誉。君不见,山龙补衮,昔时兰署。饮罢石头城下水,移来燕子矶边树。倩一茎、黄楝作三槐,趋庭处。  延夕月,承晨露。看手译,深余慕。更凤毛才思,登高能赋。入梦凭将图绘写,留题合遣纱笼护。正绿阴、青子盻乌衣,来非暮。

   《楝亭图》第一卷纳兰成德跋语。

       曹司空手植楝树记。

   诗三百篇,凡贤人君子之寄托,以及野夫游女之讴吟,往往流连景物,遇一草一木之细,辄低回太息而不忍置,非尽若召伯之棠:“美斯爱,爱斯传”也。又况一草一木,倘为先人之所手植,则眷(juà。
)言遗泽,攀枝执条,泫然流涕,其所图以爱之而传之者,当何如切至也乎!余友曹君子清,风流懦雅,彬彬乎兼文学政事之长,叩其渊源,盖得之庭训者居多。子清为余言:其先人司空公当日奉命督江宁织造,清操惠政,久著东南;于时尚方资黼黻之华,闾阎鲜杼轴之叹;衙斋萧寂,携子清兄弟以从,方佩觿佩韘(。

shè)之年,温经课业,靡间寒暑。其书室外,司空亲栽楝树一株,今尚在无恙:当夫春葩未扬,秋实不落,冠剑廷立,俨如式凭。磋乎!曾几何时,而昔日之树,己非拱把之树;昔日之人,已非童稚之人矣!语毕,子清愀然念其先人。余谓子清:“此即司空之甘棠也。惟周之初,召伯与元公尚父并称,其后伯禽抗世子法,齐侯伋任虎赏,直宿卫,惟燕嗣不甚著。今我国家重世臣,异日者子清奉简书乘传而出,安知不建牙南服,踵武司空。则此一树也,先人之泽,于是乎延;后世之泽,又于是乎启矣。可无片语以志之?”因为赋长短句一阕。同赋者:锡山顾君梁汾。并录其词于左(应是“下”):。

    按词已见上引《小重山房丛书·饮水词》,文全同,唯无曲调与词题,末注“成德倡”三字,其下为顾词:。

   绣虎才华,曾不减,司空清誉。还记得,当年绕膝,雁行冰署。依约阶前双玉笋,分明海上三珠树。忆一枝,新荫小书窗,亲栽处。  柯叶改,霜和露。云舍杳,空追慕。拟乘轺即日,泊游重赋,暂却缁尘求独赏,层修碧槛须加护。蚤催教,结实引鵷雏,相朝暮。顾贞观和。

   末署:“楞伽山人成德拜手书。”。

    按梁汾一词,不见于《弹指词》集。其卷下咏佛手柑《虞美人》题下注云:“后数词皆与容若同赋,其余唱和甚多,存者寥寥,言之堕泪。”可见散佚者多。

     同上 顾彩题词。

    绣黼名臣,看继美,司空芳誉。回望眼,三山二水,旧时清署。少日曾嬉槐棘荫,而今认作甘棠树。正攀条,忽忆彩衣鲜,闻诗处。  经几遍,金盘露。柯叶在,芳型慕。似仙源古桧,昔贤争赋。袅袅还疑鸾凤下,亭亭却有风雷护。羡乔梓,共作济川才,来何暮。

   锡山顾彩拜手题。〔溧樝〕。

    按顾彩,字天石,著有《第十一段锦词话》,《容美纪游》。张潮《幽梦影》有其评语。尝代孔尚任填《小忽雷》传奇曲词,又改《桃花扇》为《南桃花扇》。

     同上 袁瑝题词。

   惠穆流徽,朝野重,芳名循誉。羡手植,棠阴蔽芾,尚留官署。一代垂衣人竟说,千秋补衮功同树。忆当年,看制翠云裘,低回处。  从别后,更霜露,攀楝抄,增思慕。好图成胜迹,相将题赋。但把篇章珠玉满,只疑亭榭烟云护。恰偷闲,展卷快生平,当春暮。

   古燕袁瑝拜题。(伯玉)。

     同上第四卷邵陵题词。

   黼黻文章,听南国,讴歌腾誉。早又见,我公踵武,重来冰署。骏烈清芬垂世德,杯( bēi)桊手泽留嘉树。对绿阴、亭榭忆当年,翻书处。  承化日,迎恩露。今共昔,思还慕。有香班艳宋,彩毫曾赋。上客三千邀胜赏,东风廿四教勤护。尽花时,和月夜深看,浑忘暮。

    按邵陵,字湘南,常熟人。著有《青门集》。

     同上 许孙蒥题词。

   人是黄初,知绣虎,早标清誉。羡济美,丝纶相继,翩翩粉署。重见天孙机上锦,仍依谢氏庭前树。记彩衣,吹立楝花风,闻诗处。  邀荫芘,凄籍露。思绪业,频追慕。倩丹青绘影,芳传词赋。密叶尽教鸟鹊绕,深根应有蛟龙护。看碧条、素练两亭亭,朝还暮。

   调《满江红》奉和楝亭元唱韵 朝霞许孙蒥。(晨舒毅庵)。

    按以上四词以内容推当是曹寅初移江宁任时所征题,今以和纳兰原韵,仍其旧序汇录于此。其词皆酬应之作,姑存名姓,以备线索。他或仿此。

  五月,曹寅自江宁还京师,登舟之日,杜岕赋诗送别。

   杜岕《些山集辑》卷第二叶七。

      思贤篇 送荔轩还京师,时乙丑五月,登舟日也。

   昔有吴公子,历聘游上国;请观六代乐,风雅擅通识;彼乃闻道人,所友非佻达。又有魏陈思,肃诏苦行役;翩翩雍丘王,恐俱承明谒;种葛见深衷,驱车吐肝膈。古来此二贤,流传著史册。曹子在金陵,游宦同世籍,言非父母邦,眷恋朋友契;读书二十载,与我倾盖立。举目判关河,携手百端集。君洵旷代才,学问密且沕,贻我诗三章,篇中涵咏出,仰观石头垒,巉峭去天尺;下有长江水,菰芦映之碧。折柳等浮云,班荆但倏忽。纵敛青瞳光,已瞻钟阜屹。宿离恒不贷,忧患亦难述。伊余既缔交,宁禁弹清瑟;摆脱优游谈,欲宽行者恤。我观古人豪,保身谓明哲;其道无两端,素位即自得;置身富贵外,蘧几何通塞;譬如运瓮者,醯鸡非所屑。外身身始存,老氏养生术。恭寿缅箕畴,柔顺探大易。康衢本平坦,骄客涂乃窄。闻君有野航,荡荡春水宅;想陈箧中书,努力崇著述。经纬救世言,委蛇遵时策;奇文君能赏,疑义君能晰。蒲帆饱顺风,一夕千里驿;代马且望南,越鸟岂忘北。俯仰古今贤,愿思季与植。

    按此诗引二人为喻,一乃让国不居、终身去吴之延陵季札,一乃忧危愤切、“不能克让远防、终致携隙”之曹植,正为对比,又规以“素位”“委蛇”,皆有深意。杜岕与寅交游唱和,尚不足为奇,所可注意者乃在诗中竟涉及政治态度,足见二人非泛交,而曹寅等人当时之实际政见何若,颇可全面研究。以诗文风雅联络东南遗民以至一般文士,乃寅为织造所兼负政治使命之一,寅与遗民之关系实又并不如此简单。此义略见拙著《曹雪芹家世生平丛话(六)》“鹭品鱼秋”篇(《光明日报》一九六二年八月十八日),今不赘述。杜岕,号些山,与兄浚(茶村)、周蓼恤、黄周星,有“湖广四强”之名,皆明遗民,孤介峻厉之士(二杜异同,可看方苞《杜苍略先生墓志》)。曹寅与二杜交自何年始,不可详,杜即流寓金陵虎踞关外十庙东也(班第有“乌金苍革犹能说,十庙墙东杜岕家”之句)。

    又按此次曹寅回北,是携家赴内务府慎刑司郎中任,曹氏寄寓南京暂告中断。故杜岕赋别珍重。

  六月,程义绘《楝亭图》并题诗。

   《楝亭图》第二卷图九程义绘图并题诗。

   《楝亭图》。画赠荔轩先生,并教。时乙丑夏六月,黄山程义。

   春来楝叶香,春去楝花白;不爱春光颜色多,只爱先人遗手泽。当年一枝本无意,手插生很实灵异;傍竹依松作小亭,尝读蓼莪伤涕泗。公子翩翩醉六经,友贤下士何惺惺;乌衣自是名江左,十年清官惟趋庭。自此吾徒重风节,到处题诗寄冰雪;短轴长篇多至情,玕琅满眼如霏屑。我亦为图写白云,淋漓感慨非独君;萧萧席门驻车马,松风拂拂流清氛。君不见枯竹插地亦生根,莱公祠前今尚存;君家楝树本棠树,后人能道前人恩。

   漫题,再请教正,耻夫弟义又顿首。

    按程义,字正路,一字耻夫,号雪斋,又号晶阳子,歙人,善画,工制墨。

  是年三月,诏修赋役全书。

  四月,户部请圈民新垦田。再命永停。

  礼部从福建总督议,欲将外国贡船抽税,令其贸易。命不准抽税。

  谕内务府:“今见内务府佐领人员,善射及读书善文者甚少,可专设学舍,选可教之人令其学书习射,优者录用,劣者罢出。学舍应立于朕常见之处,俾习学之人勉力肆业。”。

  六月,克被侵占之雅克萨城,逐入侵之罗刹。按:罗刹深入我国边境,侵扰至于黑龙江一带三十馀年。肆行焚掠,一次诱打貂人等二十馀名,尽行焚死,并虏劫人口,致索伦、赫哲诸地不遑宁处,故于本年正月派兵征之;至是克城,仍不戮一人,并妇孺遣归。康熙帝指出:今征罗刹之役“所关最巨。”。

  十一月,谕刑部:嗣后反叛旗丁,仍如例交该管衙门,其奴仆俱停交内务府,改发户部入官。

  十二月,顺天府丞王维珍举发康亲王杰书家奴史书等辱骂维珍,命重处,云“此情最为可恶!著从重治。伊主一并察议。”……“朕止论事之是非,不论其为何人也。”。

一六八六 康熙二十五年 丙寅。

  孙氏五十五岁。曹寅在内务府郎中任,年二十九岁。端午,作词和程麟德;时已有词集曰《西农》。

   《楝亭词钞别集》叶三《浣溪沙》题:“丙寅重五戏作和令彰。”令彰,程麟德字,歙人,有《霱(yù)堂词》。

   蒋景祈《瑶华集》中选曹寅词数首;其卷首词人列名叶一载明寅字号:子清,荔轩;里:长白;爵:内部;集:《西农》。按蒋注云:“康熙丙寅夏编,爵秩遵照现官。”正寅为内务府郎中时也。

  时杜岕子琰在京,与寅游,驰书述寅屡梦岕事,岕感怀赋诗代柬。琰南返,寅亦赋诗送之。

   方望溪《杜岕墓志》云:“其子菼。”当以“琰”为正。琰字亮生。《楝亭诗钞》卷一有“些山有诗谢梦”“送亮生南返”诸诗,谅皆一时事,应在乙丑后,姑系于本年。

   杜岕《些山集辑》卷二叶十四。

      琰儿书来,述荔轩屡梦予,感赋奉怀,即以代柬。

   异姓交情笃,惟君知我心。形疏千里外,梦寄一灯深。茅屋来拘促,华筵惮共吟。人生原栩栩,觉路总难寻。

    按“异姓”云云,隐谓满、汉出处,身份迥异,非张、王姓氏之义。

  是年,《西游补》作者董说卒。

  是年三月,特授江宁巡抚汤斌为礼部尚书管詹事府事。为辅导皇太子胤礽也。

  四月,直隶总督于成龙以为盗者倚仗旗下名色,吓诈劫掠,无所不为,有司不敢深究,奏请将顺、永、保、河四府各庄屯旗丁,同民户共编保甲,许地方官一体申报巡抚都统究治犯法旗丁,从之。

  命礼部、翰林院访求经史子集,除寻常刻本外,其有藏书秘录,作何给值采集及借本钞写事,务令搜罗罔轶。

  十月,皇子胤祥生(后为怡亲王)。

一六八七 康熙二十六年 丁卯。

  孙氏五十六岁。

  曹寅在内务府郎中任。年三十岁。二月。费文伟题《楝亭图》诗。

   《楝亭图》第二卷费文伟跋诗。

   高楝郁以苍,尚书手所植;一枝护甘棠,廿载梅花历。令子参霄材,蓼莪感无斁;海狱留孤亭,青青傍棨戟。身遥侍红云,手泽念畴昔;孝思发华滋,白云荡胸臆。紫芝与白雉,物类应灵异;托根得其宜,霄壤垂赫奕。极目望江南,转烛已陈迹;谁非人子心,赋诗三叹息。

   丁卯仲春,桐山费文伟拜手识。

 按是时曹寅在京为内务府官,故诗有“身遥待红云”“极目望江南”等语,不明其故,则难解矣。

    十二月,李士桢罢广东巡抚;休致,时年六十九岁。

     按为左都御史王鸿绪参其“贪污不法,年老昏愦”也,吏部以赦前及无确据者皆无庸议,昏愦是实,照年老例休致。见《东华录》。

    是年二月,禁淫词小说,并及僧道邪教。

  此禁由给事中刘楷发,九卿议从。康熙帝云:“淫词小说,人所乐观,实能数坏风俗,蛊惑人心。朕见乐观小说者,多不成材。是不唯无益而且有害。至于僧道邪教,素悖礼法,其惑世诬民尤甚。……俱应严行禁止。”。

  以浒墅关监督桑额任内除征收正额外溢银二万一千二百九十六两,命严加议处。

  四月,宗人府奏,平郡王纳尔都打死无罪人罗米,又折杨之桂、菩萨保二人手足,议革爵监禁。命免监禁,革去王爵。五月,以贝子纳尔图袭。

  七月,禁八旗丧葬跟制者。

   至十月又谕大学士等:“近者汉军居父母之丧,亲朋聚会,演剧饮酒,呼卢斗牌,俨如筵宴,毫无居丧之礼。至孝服鞍辔等类,所用素帛,皆异常华美。……丧演剧,满洲所无,汉人亦未有,特汉军为然耳。”按此犹康熙初中叶时也,至后愈甚;《红楼梦》中所反映之秦氏丧葬;乃乾隆时情况,又不止汉军为然矣。

   康熙帝又罗列双军恶习数事:一、“汉军外官赴任,每借京债,整饰行装,务极奇丽,且多携仆从,致债主抵任索逋,复谋赡仆从衣食,势必苛敛于民,以资用度;且亲朋债主,叠往任所,请托需索,不可数计:是官虽一人,实数人为之,以致朘削小民,民何以堪?”二、“汉军外官,不能骑射,乃自称行猎,多带鹰犬,借宿村庄,滋害于民。禽兽本在山野,岂在村耶?”三、“汉军服用,多僭越非分,终日群居,以马吊饮酒为乐。此等物力,从何而出,有非苛取诸民者乎?”以为“汉军习尚之恶,已至于极”,历举总兵、提督、巡抚等贪婪虐民之事。

  十二月,太皇太后亡。

   按康熙帝自言“臣眇躬夙蒙慈养,忆自弱龄,早失怙恃,趋承祖母膝下三十馀年,鞠养教海,以至有成,设无祖母太皇太后,断不能致有今日成立。”遗诏亦言“予顾此藐孤,难忍捐弃,勉抑哀衷,相依岁月。”故实为顺、康两朝皇室重要人物也。

一六八八 康熙二十七年 戊辰。

  孙氏五十七岁。

  曹寅在内务府郎中任,年三十一岁。辑诗为集,曰《舟中吟》,寄杜岕,参看明年条下。

  李煦去宁波知府任。

   李煦去任,返京后为畅春苑总管,详三十一年条下。

  是年正月,褫大学士明珠职。

   以御史郭琇劾其背公营私,招权树党也。明珠继索额图为相,索甚贪,康熙帝曾谓其巨富为“举国莫及”。至明珠以好士称,如徐乾学、高士奇、王鸿绪等,凡皇帝之所宠信者,皆招致之以固权,四方货贿,辐辏私邸,珍异之积,拟于天府。大学士汤斌之殁,或曰明珠实鸩杀之。至是革职,交与领侍卫内大臣酌用。其死党余国柱、李之芳、科尔坤、佛伦、熊一潇等皆得罪。

  二月,宗人府奏贝子星尼、镇国将军白寿交匪类,行止乖张,有玷宗室,革爵。

  三月,河道总督靳辅有罪免。亦以郭琇劾其与明珠固结,虚糜巨帑。

  五月,谕内大臣索额图:黑龙江之地最为扼要,环江左右,皆系我属鄂伦春等人民之地,“朕以为尼布潮、雅克萨、黑龙江上下,及通此江之一河一溪,皆我所属之地,不可少弃之于鄂罗斯。”。

  十月,谕兵部:驻防官承袭管佐领之员未满岁之幼子许随父任所,满岁后送入京师。

  是年秋,林云铭自序所著《庄子因》修订板。

   按《庄子因》,为讲解《庄子》之书,于《庄子》原文后各以己语贯串文词,发明旨义,犹略沿明代评文圈点风习,稍有启发文章意趣之致,与晚出王先谦、郭庆藩等汉学家之句笺字诂者大异其体制,而雪芹时代人所读《庄子》注本,正此种也。《红楼梦》第二十一回写宝玉续庄,黛玉题诗,有“无端弄笔是何人,作践《南华》、《庄子因》。”指此。校订者乃竟从坊本妄改为“庄子文”,由不知“庄子因”三字连文,且为专名耳。

一六八九 康熙二十八年 己已。

  孙氏五十八岁。

  曹寅在内务府郎中任,年三十二岁。杜岕为曹寅诗集《舟中吟》作序。

   杜岕《楝亭诗钞序》(亦见《些山集辑》文集卷一叶二)。

   与荔轩别五年,同学者以南北为修涂,以出处为户限,每搔首曰:“荔轩何为哉?”既而读陈思《仙人篇》,咏“阊阖”,羡“潜光”,乃知陈思之心,即荔轩之心,未尝不爽然自失焉。徂岁荔轩寄《舟中吟》一卷,读之如对謦咳欠呻而握手留连也。盖至今日始得叙曹子之诗。诗者,瞥子不可须臾离者也。曹子以诗为性命肌肤,于是异之、引之、抑之、搔之,辗转反侧,恒有诗魁垒郁勃于胸中。此“精微烂金石”,视陈思何异哉。昔吾与论诗,有才焉,有学焉,有识焉。三百篇之采风,彤弓、湛露、栈车、幽草、棒苓、苕华,莫不有诗,经圣人排纂,如出一手,兴观群怨合,而多识鸟兽草木,浑镕无迹,四始分而君臣、上下,房中、郊庙,灿若列眉,非好学深思,绝利一源者孰知之?磋乎!起陈思于今日,吾恐不过如茑萝之松木,号寒之不凡而已。荔轩知之,宜乎不可须臾离诗。然有说于此:雍丘之赠友也,有刘桢、王粲、丁廙为唱酬,有白马彪为友于,其求知己易易耳。今曹子二千里外,寄讯于予,如鱼山天乐,写为梵音,此予所以欲笺释要眇,为之旁皇抚卷而不能已也。荔轩之奇怀道韵,又宁独才学识而已乎!。

昔人品诗,谓建安、齐、梁之才人,皆有君子之心焉。请以相曹子,庶几孟氏“诵诗知人”之旨。使徒赏其诗;渊渊尔,锵锵尔,非曹子所以命予者已。些山学弟杜岕书,时年七十有三。

    据方苞《杜岕墓志》云:“先生生于明万历丁巳四月初九;卒于康熙癸酉七月十九日,年七十有七。”推知寄诗事在去年而作序事在本年。

    按此诗序亦处处以曹植比曹寅,引寅集中“精微烂金石”句,谓寅胸中“魁垒郁勃”,“奇怀道韵”,致欲笺释“要眇”,为之“旁皇”,皆非泛语。结亦明谓曹寅诗不可徒见其格律音调之美,当注意其思想内容也。

  是年春二月,康熙帝南巡至于上元,以吉祥街织造署为行宫。西洋教士毕嘉、洪若接驾,每日入宫待候。

   此为二次南巡,月份与行宫地点,仍参《上江志》与《江宁府志》所记。方豪著有《康熙时曾经进入江宁织造局的西洋人》一文,载于《方好文录》页三一七,引法文《耶稣会士通讯集》与中文《熙朝定案》,两方面同时纪载本年毕、洪二人接驾事。结论云:“现在我们已可以完全确定康熙二十八年南京教士进过江宁织造局〔汝昌按:‘局’当作‘署’〕而当时任江宁织造的正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否认在曹玺与曹寅之间,曾有一桑格为江宁织造。实际此时织造,据《江南通志》,确系桑格;曹寅本年尚在京城内务府,未出为织造,何由在南京?其说误。或有引尤侗《曹太夫人六十寿序》“逮公〔曹玺〕即世,仍命长子寅继之;旋移节姑苏”之语,遂谓寅于玺亡后即继为江宁织造,然后始被召入京任内务府郎中,而织造之事由桑格代理,故《江南通志》载此时为桑格,云云。以余所知,《通志》据官有资料纪载而著录职官,不载本任官而载一“代理”人员以当之,未见此例。织造监督而由另一人为之代理,代理而能越四五年之久,皆所未闻之异事。况若果系寅为先有江宁织造之命,复令入京至四五年,必此四五年中另有极重要之差任,而寅在京又仍不过为内务府郎中,是又何理?凡此数疑未释之前,不敢轻从或说。若云尤侗当时作文。知闻亲切。不致误叙。则王鸿绪亦有。元方。长子曹寅。拜命出。玉节来金阊。之明文。又叶燮。楝亭记。天子仍授司农公。曹寅。以。曹玺。之官。而移府治于苏州。韩菼。织造曹使君寿序。余与使君同自出也。会董织造驻吾吴。姜宸英。楝亭记。寅。比奉命来吴门。纂先职。以事抵金陵。周览旧署。林子卿。楝亭诗。注。司空公。玺。宦金陵。荔轩先生宦吴门。徐乾学诗。秣陵开府泽仍留。济美吴阊地望优。韩菼。楝亭记。自其先公董三服官来江宁。后十馀年。使君适自苏移节。如先公之任。诸人皆当时作文。知闻亲切者也。而其言义如此。考察遗事,往往需参互钩稽,执一而断,恐未必即是。以上诸文顶涉此后数年条下,粗引于此,其详更有全篇,可顺检。

  九月,左都御史郭琇奏参高士奇、王鸿绪等,命休致回籍。

郭琇所列者。如高士奇谄附大臣。揽事招摇。以图分肥。结王鸿绪为死党。科臣何楷为义兄弟。翰林陈元龙为叔侄。鸿绪胞兄王顼龄为子女姻亲。皆寄以心腹。凡督抚以至厅县。内外大小卿员皆为之居停哄骗。夤缘照管。馈送至成千累万。非党者亦有常例曰。平安钱。令心腹出名多买房屋。何楷为之收租。以姻家伙计开设缎铺。寄顿赃银四十馀万。各地田产千顷。大兴土木。盖造花园。杭州置园宅。苏松淮扬肠与王鸿绪合伙经营生理又不下百馀万。南巡时禁馈送。而高。王独欺君灭法。背公行私。

  十月,左副都御史许三礼参徐乾学。

许三礼所列者。如发本银十万交盐商项景元于扬州贸易。月利三分。本年结算本利十六万两。又本银十万两在大蒋。家。胡同开张当铺。其馀银号钱桌。违禁取利。怨声满道。以门生李国亮为江苏按察使。送银万两。遇节送银四百两。小礼四十两。生日送银一千两。又送其弟徐元文五千两。俱管家吴子章等收。认光棍为侄。通同扯纤。纤。得赃累万。乾学之弟拜相后。与亲家高士奇更加招摇。京师有。去了余秦桧。按指余国胜。来了徐严嵩。乾学似庞涓。是他大长兄。五方宝物归东海。徐。万国金珠贡澹人。高。之谚语。遣弟徐宏基遍游各省抽丰。放赌宿娼。买无锡田一万项。在京买房五千五百两。绳匠胡同。半截胡同。南横街新造房屋甚多。不能枚举。苏。常州县俱徐府房地。其子徐树屏。徐树生夤缘中式。弊发黜革。

   按观郭、许所列,大官僚地主之罪恶,亦可见一斑。康熙帝不直许三礼,终于十一月命乾学带修史书局(《明史》、《会典》、《一统志》等)归籍“省墓”以了之。陆陇其《三鱼堂日记》卷下,记云:“义山叔言:郭华野行取进京时,曾执贽于高;其参德胜也,实由皇上先有驱除之意,曾密商之高,高漏之于徐,徐即使郭参焉;徐又素恶王之与争利,复使郭参之;郭商之高,高素与王密,力言不可,郭复与徐谋,并高参之,而高、郭之交遂绝。徐与高亦阳合而中离,而王、高之交则愈固。徐之初得气也,亦重赂高而借其力。
网站app: 安卓 | 苹果 (提取码:1234
考据级 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采用自主研发的 遍历分词技术, 搜索成功率为100%,无有因分词而遗落的搜索概率。
本站收集 四库全书 以及相关资料大概 11 亿字。并统一转换为简体或繁体。
本站所有资料皆来源互联网,如有无意侵犯你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马上删除 。

联系@qq.com
© 2022-6-3 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