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中期(康熙二年

中期(康熙二年。

      一六七四  康熙十三年。

      甲寅。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孙氏四十三岁。曹寅十七岁,在侍卫职;尝侍玺宿句容馆驿。

         《楝亭诗钞》卷四诗题云:“句容馆驿”,有注云:“余十七岁侍先公宿此;今来往三十年矣。”其诗似即作于康熙四十二年左右。其至句容,或缘差遣南下,随军驻江宁,详见下文。

        是年以耿精忠叛清兵起。李士桢之浙,总督李之芳留佐讨耿兵事;旋题补浙江巡抚。正白旗包衣旗鼓人多披甲从征。

        是年二月,广西将军孙延龄反;三月,靖南王耿精忠反,执闽浙总督范承谟。襄阳总兵杨来嘉叛。四月,吴三桂子应熊、孙世霖俱诛;馀幼子入官。河南河北总兵蔡禄以谋逆诛。潮洲总兵刘进忠叛。五月,山西平阳兵变,执总兵蔡朝佐。六月,江西“贼兵”继起。浙江温州等营相继叛。九月,广西提督、总兵降“贼”,全省变动。十二月,陕西提督王辅臣反,杀经略莫洛。辅臣本姜瓖旧部,隶英王阿济格下,入正白旗。

        是年正月,京城因传言驱民,群情惊恐,争于城外西山等处迁移逃避。

        四月,以江宁满兵拨千人援浙,恐江宁兵单,命拨包衣佐领兵千名、八旗每佐领骁骑二名往守江宁。五月,命驻江宁将军阿密达所辖包衣佐领官兵赴浙,听赖塔调度。

        六月,遣王贝勒贝子公等前往浙江、四川两路,包衣佐领多者甲士酌量带往,包衣佐领少者以闲丁酌量披甲。以台州、宁波可虑,副都统喇哈所率包衣佐领兵留驻杭州。九月,以江南要地,兵力单薄,命简亲王喇布为扬威大将军,派两佐领合出护军一名,上三旗包衣佐领兵每旗百名,简亲王除自属包衣佐领全军外,并所部人众酌选披甲,率往江宁。

         按本年叛变四起,军务纷驰,包衣皆充披甲,上三旗包衣并驻江宁,曹、李二家上世所谓军功,多指三藩之役也。

        是年五月,皇子胤礽生(后为皇太子)。

      一六七五  康熙十四年  乙卯。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孙氏四十四岁。曹寅十八岁。

        十二月,以“覃恩”诰赠曹锡远(世选)光禄大夫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妻张氏一品夫人;赠曹振彦光禄大夫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妻欧阳氏一品太夫人,继室袁氏一品夫人。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贻厥孙谋,忠荩识世传之泽,绳其祖武,恩荣昭上逮之休。忠厚之道攸存,激劝之典斯在。尔曹锡远,乃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曹熙〔玺〕之祖父,尔有贻谋,以启乃孙,传至再世,克勤王家,褒宠之恩,宜及大父。兹以覃恩,赠尔为光禄大夫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锡之诰命。於戏!再世而昌,无忘贻德之报;崇阶特晋,用昭宠锡之恩。奕代垂休,九原如在。

         制曰:孝子之念王母,情无异于慈帏;兴朝之奖劳臣,恩并隆于祖烈。爰沛貤封之命,用慰报本之怀。尔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曹熙祖母张氏,尔有贻恩,追于再世,乃孙袭庆,绩懋国家;嘉尔椒仪,宜锡褒宠。兹以覃恩,赠尔为一品夫人。於戏!。

      章服式贲,沛介锡于大母;纶綍宠颁,保昌隆于百祀。永承家庆,以妥幽灵。康熙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

          按“覃恩”,谓立太子胤礽庆典恩诏也。此件诰命文字,据吴恩裕先生藏原件引录。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父有令德,子职务在显扬;臣著贤劳,国典必先推锡。用申新命,以表前休。尔曹振严〔彦〕,乃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曹熙之父:持身有道,迪子成名;嘉予懋绩之臣,实尔传家之嗣。爰褒义训,用贲恩荣。兹以覃恩,赠尔为光禄大夫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锡之诰命。於戏!率行式谷,泽流青史之光;教孝作忠,荣耀紫纶之色,永诒厥后,益底昌隆。

         制曰:国之最重者,惟是忠荩之臣;家所由兴者,以有劬劳之母。特颁恩命,用慰子情。尔,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曹熙母欧阳氏:慈能育于,教可传家;念兹靖共之犹,实本恩勤之训。母德既著,渥典宜加。兹以覃恩,赠尔为一品太夫人。於戏!颁爵用以荣亲,褒忠因之教孝;锡隆恩于不匾,表嘉誉于来兹。钦服宠纶,用光泉壤。

         制曰:育抚同劳,母谊不殊于始继;休荣均被,君恩罔间于后先。典既酬勋,礼宜并贵。尔,江宁织造三品郎中加四级曹熙继母袁氏:嗣脩阃范,式谷后人;抚异产为己出,罔间恩勤;承国典之宠光,无惭似续。兹以覃恩,封尔为一品夫人。於戏!念兹良臣,报尔培成之德;嘉兹令子,褒及勤教之功。休命钦承,宠荣不替。康熙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

          此件诰命文字据《华裔学志》(Mo。
ome。
ta Serica)。

      一九四二年第七卷叶四十八引录。

        是年正月,李士桢由福建布政使调浙江布政使。

         李士桢调任事见《东华录》。

        是年正月,简亲王喇布奏:“江南财赋重地,界接诸省,宜增守兵。今副都统苏朗帅蒙古兵一千守池州,署副都统额思赫帅满洲、蒙古兵守苏州,臣复以蒙古兵二百协守徽州,将军华善之兵以五百赴浙江,三百取饶州,见驻江宁者仅蒙古兵四百,臣所统兵不满千,……”。

        十月朔,转兵部尚书明珠为吏部尚书。

        十二月,立胤礽为皇太子,朝贺,颁诏“加恩”。赦殊死以下。

         按是时胤礽仅二岁之婴儿,清之立太子,以此为始,而皇室争位之暗斗,直接牵系曹家日后命运之事也。

      一六七七  康熙十六年。

      丁巳。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十月因织造校尉服色进缎样。孙氏四十六岁,曹寅在侍卫职,年二十岁。

         本年十月二十日有内务府总管嘎鲁等奏折云:“……查《会典》并无校尉服色之规定。……今管理江宁织造郎中曹玺呈称:从前织送校尉服色之缎,丝密并有横花四个,缎底亦有花。今经仔细计算,减去丝及花框之绒,改为横花三个,缎底无花,织成五两之缎一件,三两八钱三分之缎一件,三两五钱四分之绸地一件,二两五钱二分之绢地一件,将此四种缎样送去呈阅等语。管理杭州织造郎中金毓芝呈称:将织成横花三个、缎底无花之五两缎一件,三两八钱五分之缎一件,三两五钱之绸地一件,二两五钱之绢地一件,将此四种缎样送去呈阅等语。”接云,将曹、金二人所送缎样查看,绸地者可用为銮舆服色,唯曹玺所送者颜色好,议将此缎样交江宁、杭州织造官,按曹玺定价为三两五钱四分〔按比金毓芝所定之价高四分〕两处同造,为此请旨。按曹玺之奏事折无存,仅有此转引片段,又涉及杭州织造金毓芝,故特存录备考。

        是年正月,谕刑部:律内设方术诱取良人与略卖良人子女者,罪止论戍,为妻妾子孙者罪止论徒,皆不至死,是以犯者颇多,且其恶甚于牙贩,而法轻不足蔽辜。寻议:凡犯诱取典卖、或为妻妾等事,不分所诱良贱、已卖未卖,为首者立绞,为从者系旗人枷责,系民人杖流。其以药物等项诱取者,俱如略诱人例治罪。

        二月,以靳辅为河道总督。自此河工之役渐兴。

        三月,谕翰林院掌院学士喇沙里等:“治道首崇儒雅。前有旨令翰林官将所作诗赋词章及真行草书不时进呈。后因吴逆反叛,军事倥偬,遂未进呈。今四方渐定,正宜振兴文教,翰林官有长于词赋及书法佳者令缮写陆续进呈。

        四月,康熙帝亲撰《大德景福颂》书锦屏进太皇太后。

         按前一年曾上顺治太后徽号;此一时期常奉之各处巡游。顺治太后者,康熙初政地位颇为重要之人也。

        八月,册立公遏必隆女钮祜禄氏妃为皇后,封佟氏为贵妃,李氏为安嫔,王佳氏为敬嫔,董氏为端嫔,马佳氏为荣嫔,纳喇氏为惠嫔,郭罗洛氏为宜嫔,何舍里氏为僖嫔。

         按康熙之妃缤甚夥,今不备记,于此一见其例,中多汉姓,绝大部分为内务府包衣汉姓人。至《红楼梦》所写之贾元春,亦乾隆时内务府三旗秀女被选入宫之类也。

        十月,谕大学士等:“朕不时观书写字,近侍内并无博学善书者,以致讲论不能应对,今欲于翰林内选择二员常侍左右,讲究文义”,命于内城拨给房屋,停其升转,入侍数年,以后优用。又命选善书者一同入直。

        十一月,始设南书房,择定侍讲学士张英供奉内廷;善书者高士奇加内阁中书衔同直。住房由内务府拨给。

         按曹寅与张、高皆缘此有交。士奇著《金鳌退食笔记》,即改居西苑所作也。

        是年,刊刻《谐声品字笺》。

         按是书凡收汉字六万有馀,中多民间俗用字,如《红楼梦》中用“姥”字“俇”字,脂砚注云皆出此书,今检戊集十一“母”下,云“姥,老母也,今江北变作‘老’音,呼外祖母为姥,又呼收生者亦曰姥,亦欲等之外婆也。”己集十四“俇”下,云“俇,读光去声,闲俇,无事闲行自在。……”《四库提要》卷四十四著录云:“《谐声品字笺》,无卷数,内府藏本。”书为虞德升撰。(潘重规说)于此足征曹雪芹留意杂学,重视民间文化。

      一六七八  康熙十七年。

      戌午。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孙氏四十七岁。曹寅在銮仪卫职;年二十一岁。

        正月,诏开博学鸿儒科,明遗士陆续至京师。寅博学多才艺,与顾景星黄公、施闰章愚山、陈维崧其年、陈枋次山、蒋景祈京少、黄庭蕺山等游,为名流称赏。

         施闰章《学余全集》梅庚跋云:“岁戊午,先生以鸿博征,改官翰林;时通政公〔汝昌按上文云:通政楝亭曹公〕方弱冠,称诗有‘寒山见远人’之句,先生尝吟讽不去口。”闰章孙施瑮《隋村先生遗集》卷一叶六《四君吟》,《曹通政楝亭》一首有序云:“公少时曾以诗请贽于先祖”;顾景星《荔轩草序》:“不佞征车来‘长安’,晤子清,如‘临风玉树’,谈若粲。

      花;甫‘曼倩待诏’之年,腹嫏缳(左为‘女’)二酉之秘。贝多金碧,象数艺术,无所不窥;弧骑剑槊,弹棋擘阮,悉造精诣。与之交,温润伉爽,道气迎人。”皆指本年或明年时情事。其他交游,参看明年条下。

         张伯行祭曹寅文云:“比冠而……擢仪尉,迁仪正”,当由侍卫迁擢为銮仪卫治仪正。“治仪正”乃銮仪卫官名,见清会典。

        本年七月十二日有安徽巡抚徐国相奏报去年年分江宁织造官役马匹支过银米豆草奏销文册,中云:“计开:织造官壹员曹玺每年应支俸银壹百叁拾两,除奉捐银陆拾伍两不支外,实支俸银陆拾伍两。又,全年心红纸张银壹百捌两,俱经议裁不支,理合登明。月支白米五斗。”。

         按捐俸扣支,裁减杂项,皆三藩之役军兴后助晌新例也。

  是年正月,始开博学鸿儒科,其诏略云:“自古一代之兴,必有博学鸿儒,振起文运,阐发经史,润色词章,以备顾问著作之选。……四海之广,岂无硕彦奇才,学问渊通,文藻瑰丽,可以追踪前哲者。”令在京三品以上及科道宫员及在外督抚布按各举所知,将亲试录用。

        谕议政王大臣,略云:“乃自用兵以来,大将军王贝勒将军大臣等……亦有观望逗留,不思振旅遄进,竟营私适己,希图便安。……甚而干预公事,挟制有司,贪冒货贿,占踞利薮;更有多方渔色,购女邻疆;顾恋私家,信使络绎。尤可异者:新定地方,亟宜安集,乃于所在攘夺焚掠,种种妄行……”。

         按观此可见满洲军将之日趋骄纵。

        以户部郎中王士禛诗文兼优,改授翰林院侍讲。士禛,曹寅所交文士之一也。

        闰三月,谕兵部:“朕巡视京畿,见八旗亡故军士葬地窄狭,茔墓累累,亦有竟无茔地者。皆因郭外近地价值腾贵,故不易得。本朝军士奕世效力行间,殒命疆场或身被重伤,在家老死,皆家业贫穷至不能营办葬地。……”命拨给八旗贫苦兵丁营葬。

        十月,皇十一子胤禛生。胤禛者,后谋立,是为雍正帝,曹、李二家之对头也。

      一六七九  康熙十八年  己未。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孙氏四十八岁。曹寅在銮仪卫职;年二十二岁。

        自开博学鸿儒科,明遗士入京,曹寅多与之游。曾屡访施闰章,施亦见过,不值,施有诗。三月,尝过顾景星寓居;顾病疟,寅尝有馈赠,顾有诗谢之。本年,寅葺其诗成集,名《荔轩草》;四月朔,顾景星为作序。(秋,顾辞疾南返。)。

         寅与明遗士交游事可并参看五十二年条下引王朝瓛《楝亭词钞序》。

         施闰章《学余诗集》卷三十二叶九。

            曹子清见过至再余偶往慈仁寺不值。

         凤城来不易,策骑入空还。路间茅堂僻,人惭野老电.怀归劳远梦,惜别各苍颜。惆怅相违处,长松夕照间。

          按施瑮《隋村先生遗集》卷三叶六《庚子季春刘八溥原暨两令弟枉过草堂同人小集即步先殿读公访曹楝亭韵》诗,即步此韵。唯原诗题“余偶往慈仁寺,不值”一语不易确解,施瑮以为是愚山入城过访楝亭,而慈仁寺实在外城,不合。周绍良先生云:“慈仁寺”应是“慈云寺”之刊误。盖慈云寺在泡子河西,正曹家老宅一带。慈云寺建于明万历六年,清顺治间重修,俗称什方院。记周先生说以备考。《楝亭诗钞》卷一《春日过顾赤方先生寓居》:“开轩把臂当三月,脱帽论文快十年,即此相逢犹宿昔,频来常带杖头钱。”此初交时语,亦其过从之迹。

         顾景星《白茅堂诗文全集》卷二十叶十一。

            曹子清馈药〔己未〕。

         韶光闭户恼不彻,况复病痁多晏眠。半红半白杏花色,乍暖乍寒三月天。药碗绳床尝废日,他乡逆旅动经年。世情交态寒温外,别有曹郎分俸钱。

         顾景星《荔轩草序》。

         荔轩草者,侍中曹子清诗集也。子清门第国勋。长江南佳丽地。束发即以诗词经艺惊动长者。称神童。既舞象。入为近臣。今始弱冠。而其诗清深老成。锋颖芒角。篇必有法。语必有源。虽颠白齿摇。拈须苦吟。不能逮其一二。可不谓奇哉。不佞征车来。长安。晤子清。如临风玉树。谈若粲花。甫曼倩待诏之年。腹嫏缳。左为。女。二酉之秘。贝多金碧。象数艺术。无所不窥。弧骑剑槊。弹棋擘阮。悉造精诣。与之交,温润伉爽,道气迎人,予益叹其才之绝出也!盖才之出于天者,自然而莫知其所至,学焉而莫能企及焉。故其于诗,有可学,有不可学:铸格炼字,扬(上“艹”下左“白”下右“为”,)(wěi)扢藻,此可以学得也。“亭皋木叶”,。

      “池塘春草”,此不可以学得者也。以绝人之姿,加典学之力,及其成就,岂有量际哉!昔子建与淳于生分坐纵谭,蔗杖起舞,淳于目之以天人,今子清何多逊也?李白赠高五诗,谓其“价重明月,声动天门”,即以赠吾子清,海内月旦,必以予言为然。己未四月朔黄公顾景星书于都门旅次。

         按蒋景祈《瑶华集》卷十二叶廿八景祈自作《念奴娇》“赠曹荔轩用东坡《赤壁词》韵”云:“君才英绝。问车边岂少,此班兰物。出匣干将腾怪彩,光射阴阴四壁。文艳春华,笔垂秋露,气味如冰雪。甘泉豹尾,从容跃马奇杰。  况复路入桑乾,平沙漠漠,击草鹰初发,万骑回中从猎去,酾酒夕阳明灭。玉勒风嘶,雕弓夜吼,冷浸萧萧发。吟鞭摇动,惊飞乌鹊霜月。”此词正可与顾序合看。序引李白赠高五诗,乃隐指舅甥故事,参看二十一年条下。

        是年二月,谕吏部:内外所荐博学鸿儒已陆续到部,因天寒晷短,难于属文;今天气吧渐融和,定期考试。三月朔,亲试所荐一百四十三人,试题:《璇玑玉衡赋》,《省耕诗》五排二十韵。取中一等彭孙遹等二十人,二等李来泰等三十人。五月,授邵吴远为侍读;汤斌、施闰章等为侍讲;彭孙遹等为编修;倪灿、陈维崧、朱彝尊、潘耒、尤侗、毛奇龄、严绳孙等为检讨。

        二月,谕刑部:民间鬻身为厮养者,多借口投充营伍,挟制家长,勒索身契及妻子财物;又有桀黠之徒,乘戎马往来之际,发人坟墓,或利所有,或挟私仇。严其刑律。

         按此系奴仆对其“家主”进行反抗。贫民卖身为奴者,皆须写立字据,交买主收执,有活契、死契之分。《红楼梦》第十九回写及袭人“况且原是卖倒的死契”,“不过求一求,只怕连身价银一并赏了,也是有的事昵。”即指此。

        七月,因京师地震,传谕群臣。

         略云:“一、生民困苦已极,大臣长吏之家日益富饶,民间情形虽未昭著,近因家无衣食、将子女入京贱鬻者,不可胜数,非其明验乎?此皆地方官吏谄媚上官,苛派百姓,总督巡抚司道又转而馈送大臣。以天生有限之物力,民间易尽之脂膏,尽归贪吏私橐,小民愁怨之气,上干天和,以致召水旱日食星变地震泉涸之异。一、大臣朋比询私者甚多。每遇会推,选用时,皆举其平素往来交好之人。……一、用兵地方,诸王将军大臣,……但志在肥己,多掠占小民子女,或借名通贼,将良民庐舍焚毁,子女俘获,财物攘取,名虽救民于水火,实则陷民于水火之中也。……一、地方官吏(于灾贩)苟且侵渔,捏报虚数,以致百姓不沾实惠,是使穷民而益穷也。……一、大小问刑官员……使良民久羁图囹圄,改造口供,草率定案;……又有衙门蠹役恐吓索诈,致一事而破数家之产。……一、包衣下人及诸王贝勒大臣家人,侵占小民生理,所在指称名色,以罔市利,干预词讼,肆行非法,有司不敢犯其锋,反行财贿;甚且身为奴仆,而鲜衣良马,远胜仕宦之人,如此则贵贱倒置,所关非细。……”以上则皇帝自承之事也。又康熙六年,内弘文院侍读熊赐履应诏上书,隐劾鳌拜时,已有“国家日言生聚,而雕敝愈甚;日言轸恤,而疮痍不起;日言招集、言蠲免,而流离琐尾之状不可胜言。……盖小民终岁勤劳,仅给俯仰之资,而夏税秋粮,朝催暮督,私派倍于官征,杂项浮于正额。设一旦水早频仍,饥谨见告,蠲赋则吏收其实,而民受其名;赈济则官增其肥,而民重其瘠。……臣观今日风俗奢侈陵越,不可殚述:一裘而费中人之产;一宴目切而靡终岁之需……”等语。本年七月左都御史魏象枢亦面劾索额图、明珠,以为地震乃二人树党市权,剥削蒸黎之应,并言:“今百姓困苦已极,而大臣家益富。地方官吏,剥民媚上;督抚司道,又转馈政府.小民愁苦之气,上干天和,致召日食星变地震之异。又会推动辄;蠲免钱粮,灾民不沾实惠;刑官鬻狱,豪右为奸,皆可忧可危之事!”可见当时官场黑暗、人民痛苦之大略。其包衣家人一项,至明年之十月,又谕大学士等:“各旗差遣家人或往外省索债,或令随官赴任,或以情面干求外官者甚多,借端营私,小民最为苦累。……今若详加察究,则各旗不遣家仆外出者能有几人?……”定例严禁,尤堪瞩目。

        是年,李渔序毛宗岗本《三国志演义》。

      一六八一  康熙二十年。

      辛酉。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孙氏五十岁。曹寅在銮仪卫职,年二十四岁。

        五月,以浙江布政使李士桢为江西巡抚,十二月,又调广东巡抚。

         按均见《东华录》。然《墓志铭》复有先内升京堂,始出抚江西之说。

        本年二月,皇子胤祀生。胤祀,与胤禛争位夺嫡之主要人物也。

        六月,奉圣夫人朴氏卒,谕礼部定祭葬例。

         略言:“奉圣夫人朴氏,保育先皇,恭勤素著。朕冲幼,淑惠弥昭,提抱之殷,靡间于夙夜;恩勤之笃,久历夫岁时。朕眷念前劳,已锡封典;兹闻奄逝,轸悼良深。应得恩恤,宜从优厚。”按此朴氏实兼顺治、康熙两代之保母也。寻议照公夫人例,给与祭葬.复谕加祭一次,馀如议。

        十一月,谕大学士明珠:“朕顷驻固安、任邱;闻户部官员将各州县均派草豆,甚为扰民;工部向民间私借柴炭,亦多扰累。又闻部院各官借称豫备差遣,传集穷民,跟随苦累,俱宜严禁。每次巡幸,骚扰百姓者,多系部院各官,可传谕严饬。”。

        十二月,传谕:前因决意撤藩,吴三桂反,“天下骚动,伪檄一传,四方响应;八年之间,兵民交困。……倘复再延数年,百姓不几疲敝耶!”裕亲王福全以四方底定,请上徽号,辞。祭告天地、太庙、社稷。

         按三藩既平,国家统一,从此康熙一朝政局又进入另一阶段,而南巡之事,不久即行矣。

      一六八二  康熙二十一年。

      壬戌。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孙氏五十一岁。曹寅在治仪正或兼佐领职,年二十五岁。

         曹寅何年始作或兼作佐领,不可考。《八旗通志》卷五《旗分志》载:正白旗包衣第五参领所属第三旗鼓佐领,系自“国初”编立,以高国元管理;高故,以曹尔正管理;尔正革退,张士鉴继之;张故,郑连继之;郑革退,即以曹寅管理。张伯行祭寅文亦云:“至于佐领本旗,既简阅训练之有术;”叙于“擢仪尉,迁仪正”与“晋秩郎署”之间,似曹寅之作佐领,在充当侍卫之后或同时,官内务府之先。

        元夕,与陈维崧同赋词。

         《楝亭诗钞别集》叶三《貂裘换酒》题云:“壬戌元夕与其年先生赋。”今按《湖海楼词集》是调凡一百七十七首,而壬戌元夕者无所考,盖佚之矣。

        曹宣作《洗桐图》,寅题以诗,朱彝尊亦有题句。

         翁方纲《复初斋诗集》卷五十一《曹楝亭思仲轩诗》卷一诗后注云:“楝亭弟筠石有《洗桐图》。”同书卷四十六有诗《咏洗桐图诗卷》,后注云:“此卷楝亭题于康熙壬戌。”《楝亭诗集》卷四有《洗桐诗》。

        顾景星时已返里,有见怀诗,盖早结情亲之好。

         顾景星《白茅堂诗文全集》卷二十二叶九。

            怀曹子清。

         早入龙楼儤(bào)。还观中秘书。凤毛拟王、谢,辞翰比应、徐。伐阅东曹冠,官阶内府除。文章光黼黻,宾客满簪据。爱汝金蝉贵,偏当“绣虎”誉。周旋逢辇下,导引谒宸居。尝为余引龙尾道绮席邀春雪,雕鞍散直庐。情亲何缱绻,饯别倍踟蹰。老我形骸秽,多君珠玉如,深惭路车赠,近苦塞鸿疏。启箧长篇在,看云短发梳。日边人近远,离思可能摅?。

          按诗云:“伐阅东曹冠,官阶内府除。”颇似曹寅本年已在内务府为官,但下文又云:“爱汝金蝉贵,偏当绣虎誉。”则此时可能任治仪正兼佐领。中又云:“情亲何缱绻”,考顾景星孙蘸露为顾昌撰行略,中有:“公〔按指曹寅〕时织造江南,兼盐漕务察院,前与征君〔按指景星〕燕台雅集,舅甥契谊”云云,乃知曹顾属亲戚,而非普通友朋。按诗中“老我”“多君”二句明用《世说·品藻》王济其甥卫玠“珠玉在旁,觉我形秽”故事;《白茅堂集》张士伋序亦云:“而今直指使者巡鹾曹公为先生宅相”,宅相亦仅系外甥之代词,似无别解。如是则景星与寅确属舅甥无疑。然寅母姓孙氏,且辽沈旗人,如何能与蓟州明逸民人士联姻?实不易解。其事颇堪注意,于了解曹氏家世或有重大关系。记此以俟博雅更详之。

        李士桢到广东巡抚任。

         《广东通志》卷四十三《职官》三十四:巡抚(康乾)李士正〔桢〕,奉天人,二十一年任。按去冬调职,本年到任也。《楝亭诗钞》中曾及“粤中丞”,即谓士桢。

        是年正月,与大学士明珠等议吴三桂、吴世璠、耿精忠及其逆党罪:首犯等分骨、枭示、凌迟、处斩外,田起蛟、陈梦雷等免死,内系旗人,给与伊本主为奴,系民,入官给披甲新满洲为奴。

        二月,谕直隶巡抚格尔古德:“直隶旗下庄头,与民杂处,朕闻所在凶恶,庄头自以旗下,倚恃其主,甚为民害。”命查惩,“即皇庄亦毋宽肴。”。

        四月,将三藩伪将军等官凌迟处死外,“伊等十六岁以上子,亦俱在彼处处斩,家产籍没;其妻并未及年岁之子查交内务府。”。

         按清于顺治十八年定十六岁为成丁之年。“查交内务府”,即归内务府包衣人等使役,故又有“从宽免交内务府,著入旗”之分别。清统治阶级之奴隶数量,至此犹有增无已。如明年惩治贻误军机满洲将官,多将妻及未分家子编入包衣佐领。

        五月,谕大学士等:“流徙宁古塔、乌喇人犯,朕向者未悉其苦;今谒陵至彼,目击方知:此辈既无房屋栖身,又无资力耕种,复重困于差谣;况南人脆弱,来此苦寒之地,风雪凛冽,必至颠踣沟壑,远离乡土,音信不通,殊可悯恻。”。

         按康熙帝命止流辽阳诸处,“亦足以蔽其辜矣”;然流乌喇者实未尝止。

        七月,谕吏部:“近闻直隶各省地方,多有绅衿势要,土棍豪强,及旗下凶恶人员并庄头等,纵暴恣行,武断乡曲,有司畏威而不敢问,大吏徇隐而不能纠。”命遣大臣一员会同巡抚廉访。

        八月,召讲官牛钮等,示以所临法帖,与论古人字画真迹等。

         按自此官僚搜夺古书画文玩进献之风兴矣。参曹玺进物单。

        九月,谕福建将军佟国瑶:“向来驻防镇江、杭州、福建等处汉军官兵,皆恣意妄为,侵占廛市,擅放私债,多买人口,如哈喇库诺迈等止知营私,罔遵法纪,买人至盈千百。……”。

         〔附录〕。

         江宁织造理事官加四级臣曹玺恭进。计呈:。

          轿一乘  铁梨案一张。

      博古围屏一架  “满堂红”灯二对  宣德翎毛一轴。

      吕纪《九思图》一轴  王齐翰《高闲图》一轴  朱锐《关山车马图》一轴。

      赵修禄《天闲图》一轴  董其昌字一轴  赵伯驹《仙山逸趣图》一卷 。

      李公麟《周游图》一卷  沈周山水一卷  《归去来图》一卷御书房收。

      黄庭坚字一卷御书房收  《淳化阁帖》二套  天宝鼎一座自鸣钟收  汉垂环樽一座自鸣钟收。

       汉茄袋瓶一座  秦镜一面 珐琅象鼻垆一座自鸣钟收  珐琅索耳垆一座自鸣钟收。

       珐琅花觚一座自鸣钟收  宋磁菱花瓶一座自鸣钟收  窑变葫芦瓶一座  哥窑花插一座 。

      定窑水注一个自鸣钟收  窑变水注一个  汉玉笔架一座  英石笔架一座 。

      汉玉镇纸一方〔按以上四项亦皆注自鸣钟收〕 紫檀镶碧玉镇纸一方  竹镇纸一个  竹臂阁一个  竹笔筒一个自鸣钟收。

       竹笔二枝 竹香盒一个 雕漆香盒一个 竹匙箸瓶二副  太极图端砚一方  程君房墨四匣自鸣钟收  桑林里墨二匣自鸣钟收  吴去尘墨二匣 。

      龙葱一座  竹箭杆十根。

      (宫中、杂件、进贡单)。

           按此件无年月,署衔称“理事官”,或较早,今姑连类附于本年。一次进献,多达四十五项,此乃大庆典之贡物单也。其中名书至十一件。王启翰,南唐画院待诏(见《图画见闻志》);朱锐,宣和画院待诏(见《图绘宝鉴》);吕纪,弘治锦衣指挥(实亦画待诏);赵修禄,明画家,工画马。赵伯驹、李公麟、黄庭坚、沈周等,更无待言,皆声价极大之名书画家也。桑林里,明嘉、万间人,万寿祺《墨表》有录;吴去尘,明启、祯间人,始为博古新样,见张人熙《雪堂墨品》、麻去衡《墨志》。要皆名贵难得之品。著录以见贡物奢侈之一斑。
网站app: 安卓 | 苹果 (提取码:1234
考据级 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采用自主研发的 遍历分词技术, 搜索成功率为100%,无有因分词而遗落的搜索概率。
本站收集 四库全书 以及相关资料大概 11 亿字。并统一转换为简体或繁体。
本站所有资料皆来源互联网,如有无意侵犯你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马上删除 。

联系@qq.com
© 2022-6-3 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