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关汉卿

关汉卿。楔子。

  (孤、夫人上,云了)(打唤了)(旦引梅香上了,见孤科)(孤云了)(情理打别科)(把盏科:父亲年纪高大,鞍马上小心咱,)(孤云了)(作掩泪科)。

  [仙吕赏花时] 卷地狂风吹塞沙,映日疏林啼暮鸦。满满的捧流霞,相留得半霎,咫尺隔天涯。[ㄠ篇] 行色一鞭催瘦马,(孤云了)你直待白骨中原如卧麻。虽是这战伐,负着个天摧地塌,是必想着俺子母每早来家。

  (下)(孤、夫人云了)。

  第一折。

  (末、小旦云了)(打救外了)(旦共夫人相逐慌走,上了)(夫人云了)怎想有这场祸事!(做住了)。

  [仙吕点绛唇] 锦绣华夷,忽从西北,天兵起。觑那关口城池,马到处成平地。

  [混江龙] 许来大中都城内,各家烦恼各家知。且说君臣分散,想俺父子别离。遥想着尊父东行何日还?又随着车驾南迁甚时回!(夫人云了)(做嗟叹科)这青湛湛碧悠悠天也知人意,早是秋风飒飒,可更暮雨凄凄。

  [油葫芦] 分明是风雨催人辞故国,行一步一叹息,两行愁泪脸边垂。一点雨间一行恓惶泪,一阵风对一声长吁气。(做滑鞋科)口?应!百忙里一步一撒。嗨!索与他一步一提。这一对绣鞋儿分不得帮和底,稠紧紧黏软软带着淤泥。

  [天下乐] 阿者!你这般没乱慌张到得那里?(夫人云了)(做意了)兀的般云低,天欲黑,至近的道店十数里。上面风雨,下面泥水。阿者,慢慢的,枉步拧的你没气力。

  (夫人云了)(对夫人云了)。

  [醉扶归] 阿者!我都折毁尽些新鐶鏸,关扭碎些旧钗篦。把两付藤缠儿轻轻得按的揙玭,和我那压钏通三对,都绷在我那睡裹肚薄绵套里,我紧紧的着身系。

  (夫人云了)(哨马上,叫住了)(夫人云了)(做惨科)(夫人云了,闪下)(小旦上了)(便自上了,做寻夫人科)阿者!阿者!(做叫两三科,没乱科)(末云了)(猛见末,打惨害羞科)(末云了)(做住了)不见俺母亲,我这里寻哩!(末云了)(做意)(末云)呵!我每常几曾和一个男儿一处说话来,今日到这里无奈处也,怎生呵是那?。

  [后庭花] 每常我听得绰的说个女婿,我早豁地离了座位,悄地低了咽颈,縕地红了面皮。如今索强支持,如何回避,藉不的那羞共耻。

  (末云了)(做陪笑科)。

  [金盏儿] 你昆仲各东西,俺子母两分离,怕哥哥不嫌相辱呵权为个妹。(末云了)(寻思了)哥哥道做军中男女若相随,有儿夫的不掳掠,无家长的落便宜。(做意了)这般者波!怕不问时权做兄弟,问着后道做夫妻。

  (末云了)(随着末行科)(外云了)(打惨科,随末见外科)(外未共正末厮认住了)(做住了,云)怎生这秀才却共这汉是弟兄来?(做住了)。

  [醉扶归] 你道您祖上亲文墨,昆仲晓书集,从上流传直到你,辈辈儿都及第。您端的是姑舅也那叔伯也那两姨?偏怎生养下这个贼兄弟!。

  (外末云了)(末云了)哥哥,你有此心,莫不错寻思了末?。

  [金盏儿] 你心思把褐衲? 脊梁上披,强似着紫朝衣,论盆家饮酒压着诗词会。嫌这攀蟾折桂做官迟。为那笔尖上发禄晚,见这刀刃上变钱疾。你也待风高学放火,月黑做强贼!。

  (正末云了)(外末做住了)(末不甚吃酒了)(正末云了)你休饮酒也,恐酒后疏狂。(末云了)。

  [赚尾] 然是弟兄心,殷勤意,本酒量窄推辞少吃。乐意开怀虽恁地,也省可里不记东西。(做扶着末科,做寻思科)阿!我自思忆,想我那从你的行为,被这地乱天翻交我做不得精俐。假装些厮收厮拾,佯做个一家一计,且着这脱身术谩过这打家贼。

  (下)。

  第二折。

  (夫人、小旦云了)(孤云了)(店家云了)(便扶末上了)(末卧地做住了)呵!从生来谁曾受他这般烦恼。(做叹科)。

  [南吕一枝花] 干戈动地来,横祸事从天降。爷娘三不归,家国一时亡。龙斗来鱼伤,情愿受消疏况。怎生般不应当,脱着衣裳,感得这些天行好缠仗。

  [梁州第七] 恰似邑邑的锥挑太阳,忽忽的火燎胸膛。身沉体重难回项,口乾舌涩。声重言狂。可又别无使数,难请街坊,则我独自一个婆娘,与他无明夜过药煎汤。阿!早是俺两口儿背井离乡,口?应!则央他一路上汤风打浪,嗨!谁想他百忙里卧枕着床。内伤,外伤,怕不待倾心吐胆尽筋竭力把个牙推请,则怕小处尽是打当。只愿的依本分伤家没变症,慢慢的转受阴阳。

  (末云了)(店家云了)(做寻思科)试请那大夫来,交觑咱。(大夫上,云了)(做意了)郎中,仔细的评这脉咱。(末共大夫云了)(做称许科)。

  [牧羊关] 这大夫好,调理的是,诊候的强!这的十中九敢药病相当。阿的是五夜其高,六日向上,解利呵过了时晌,下过呵正是时光。不用那百解通圣散,教吃这三化承气汤。

  (大夫裹药了)(做送出来了)但较些呵,郎中行别有酬劳。(孤上,云了)是不沙?(做叫老孤的科)阿马!认得瑞兰末?(孤云了)。

  [贺新郎] 自从都下对尊堂,走马离朝,阿马间别无恙?(孤认了)。

  则恁的犹自常思想,可更随车驾南迁汴梁,教俺去住无门徊惶。家缘都撇漾,人口尽逃亡,闪的俺一双子母每无归向。自从身体上一朝出帝辇,俺这梦魂无夜不辽阳!。

  (孤云了)(做打悲科)车驾起行了,倾城的百姓都走,俺随那众老小每出的中都城子来。当日天色又昏暗,刮着大风,下着大雨,早是赶不上大队,又被哨马赶上,轰散俺子母两人,不知阿者那里去了。(末云了)(做着忙的科)(孤云了)(做害羞科)是您女婿,不快哩。(孤云了)(做说关子了)(孤云了)(做羞科)。

  [牧羊关] 您孩儿无挨靠,没倚仗,深得他本人将傍,(孤云了)(做意了)当日目下有身亡,眼前是杀场,刀剑明晃晃,士马闹荒荒。那其间这锦绣红妆女,那里觅个银鞍白面郎?。

  (孤云了)是个秀才。(孤交外扯住了)(做慌打惨打悲的科)阿马!你可怎生便与这般狠心!(做没乱意了)。

  [斗虾蟆] 爹爹!俺便似遭严腊,久盼望,久盼望你个东皇。望得些春光艳阳,东风和畅。好也啰!划地冻剥剥的雪上加霜!(末云了)(没乱科)无些情肠!紧揪住不把我衣裳放。见个人残生丧,一命亡,世人也惭惶。你不肯哀怜悯恤,我怎不感叹悲伤!。

  (孤云了)父亲息怒,宽容瑞兰一步,分付他本人三两句言语呵,咱便行波!(孤云了)父亲不知,本人於你孩儿有恩处。(孤云了)。

  [哭皇天] 较了数个贼汉把我相侵傍,阿马想波,这恩临怎地忘?闪的他活支沙三不归,强交俺生扢扎两分张。觑着兀的般着床卧枕,叫唤声疼,撇在他个没人的店房。常言道:相逐百步,尚有徘徊。你怎生便教我眼睁睁的不问当?(做吩咐末了)男儿呵!如今俺父亲将我去也,你好生的觑当你身起。(末云了)(做艰难科)男儿!兀的是俺亲爷的恶傥,休把您这妻儿怨怅。

  [乌夜啼] 天哪!一霎儿把这世间愁都撮在我眉尖上,这场愁不许提防。(末云了)既相别此语伊休忘。怕你那换脉交阳,是必省可里掀扬。俺这风雹乱下的紫袍郎,不识你个云雷未至的白衣相。咱这片霎中,如天样。一时哽噎,两处凄凉。

  (末云了)(孤打催科)(做住了)。

  [三煞] 男儿!怕你待赎药时准备春衫当,探食后堤防百物伤。(末云了)(做艰难科)这侧近的佳期休承望。直等你身体安康,来寻觅夷门街巷,恁时节再相彷。你这旅店消疏病客况,我那驿路上凄惶!。

  [二煞] 则明朝你索绮窗晓日闻鸡唱,我索立马西风数雁行。(末云了)男儿?我交你放心末波。只愿的南京有俺亲娘,我宁可独自孤孀,怕他待抑勒我别寻个家长,那话儿便休想。(末云了):你见的差了也!那玉砌珠帘与画堂,我可也觑得寻常!。

  [收尾] 休想我为翠屏红烛流苏帐,撇了你这黄卷青灯映雪窗。(孤云了,)(末云了)(打别了)。(嘱咐末科)你心间莫昏忘,你心间索记当,我言词更无妄,不须伊再审详。咱兀的做夫妻三个月时光,你莫不曾见您这歹浑家说个谎!。

  (下)。

  第三折。

  (夫人一折了)(末一折了)(小旦云了)(便扮上了)自从俺父亲就那客店上,生扭散俺夫妻两个,我不曾有片时忘的下俺那染病的男儿,知他如今是死那活那?不知俺爷心是怎生主意,提着个秀才便不喜:「穷秀才几时有发迹!」自古及今,那个人生下来便做大官享富贵那!(做叹息科)。

  [正宫端正好] 我想那受官厅,读书舍,谁不曾虎困龙蛰!信着我父亲呵,世间人把丹桂都休折,留着手把雕弓拽。

  [滚绣球] 俺这个背会爷,听的把古书说,他便恶纷纷的脑裂,粗豪的今古皆绝!您这些,富产业,更怕我顾恋情热,俺向那笔尖上自门?争门?坐得些豪奢。搠起柄夫荣妻贵三檐伞,抵多少爷饭娘羹驷马车,两件儿浑别。

  (小旦云了)阿也!是敢待较些去也。(小旦云了)。

  [倘秀才] 阿!我付能把这残春捱彻,嗨!划地是俺愁人瘦绝。(小旦云了)依着妹子只波。(小旦云了)(做意了)恰随妹妹闲行散闷些。到池沼,蓦观绝,越交人叹嗟。

  [呆古朵] 不似这朝昏昼夜,春夏秋冬,这供愁的景物好依时月,浮着个钱来大绿嵬嵬荷叶。荷叶似花子般团圞,陂塘似镜面般莹洁。阿!几时交我腹内无烦恼,心上无萦惹。似这般青铜对面妆,翠钿近鬓贴。

  (做害羞科)早是没外人,阿的是甚末言语那?这个妹子咱。(小旦云了)你说的这话,我猜着也啰!。

  [倘秀才] 休着个滥名儿将咱来引惹。口?应!莫不你个小鬼头春心儿动也?(小旦云了)放心?放心!我与你宽打周遭向父亲行说。(小旦云了)你不要呵,我要则末那?(小旦云了)(唱)我又不风欠,不痴呆,要则甚迭!。

  (小旦云了)咱无那女婿呵快活,有女婿呵受苦。(小旦云了)你听我说波。

  [滚绣球] 女婿行但沾惹,六亲每早是说。说道是丈夫行亲热,爷娘行特地心别。而今要衣呵满箱箧,要食呵尽餔啜。到晚来更绣衾铺设,我这心儿里牵挂处无些。直睡到冷清清宝鼎沉烟灭,明皎皎纱窗月影斜,有甚唇舌!。

  (做入房里科)(小旦云了)夜深也,妹子,你歇息去波,我也待睡也。(小旦云了)梅香,安排香桌儿去,我待烧炷夜香咱。(梅香云了)。

  [伴读书] 你靠栏槛临台榭,我准备名香爇。心事悠悠凭谁说!只除向金鼎焚龙麝,与你殷勤参拜遥天月。此意也无别。

  [笑和尚] 韵悠悠比及把角品绝,碧荧荧投至那灯儿灭,薄设设衾共枕空舒设。冷清清不凭迭,闲遥遥生枝节,闷恹恹怎捱他如年夜!。

  (梅香云了)(做烧香科)。

  [倘秀才] 天哪!这一炷香,则愿削减了俺尊君狠切,这一炷香,则愿俺那抛闪下的男儿较些。那一个爷娘不间叠,不似俺,忒口?车口?庶,劣缺!。

  (做拜月科。云)愿天下心厮爱的夫妇永无分离,教俺两口儿早得团圆。

  (小旦云了)(做羞科)。

  [叨叨令] 元来你深深的花底将身儿遮,搽搽的背后把鞋儿捻,涩涩的轻把我裙儿拽,熅熅的羞得我腮儿热。小鬼头直到撞破我也末哥,撞破我也末哥,我一星星的都索从头儿说。

  (小旦云了)妹子你不知,我兵火中多得他本人气力来,我以此上忘不下他。(小旦云了)(打悲了)您姐夫姓蒋名世隆,字彦通,如今二十三岁也。(小旦打悲了)(做猛问科)。

  [倘秀才] 来波,我怨感我合哽咽,不剌,你啼哭你为甚迭?(小旦云了)你莫不原是俺男儿的旧妻妾?阿是,阿是,当时只争个,字儿别,我错呵了应者。

  (小旦云了)您两个是亲弟兄?(小旦云了)(做欢喜科)。

  [呆古朵] 似恁的呵,咱从今后越索着疼热,休想似在先时节。你又是我妹妹姑姑,我又是你嫂嫂姊姊。(小旦云了)这般者,俺父母多宗派,你昆仲无枝叶。从今后休从俺爷娘家根脚排,只做俺儿夫家亲眷者。

  (小旦云了)若说着俺那相别呵话长:。

  [三煞] 他正天行汗病,换脉交阳。那其间被俺爷把我横拖倒拽出招商舍,硬撕强扶上走马车。谁想俺舞燕啼莺,翠鸾娇凤,撞着那猛虎狞狼,蝮蝎蚖蛇。又不敢号咷悲哭,又不敢嘱咐叮咛,空则索感叹咨嗟。据着那凄凉惨切,则那里一霎儿似痴呆。

  [二熬] 则就那里先肝肠眉黛千千结,烟水云山万万叠。他便似烈焰飘风,劣心卒性,怎禁那后拥前推,乱棒胡枷!啊!谁无个老父?谁无个尊君?谁无个亲爷?从头儿看来,都不似俺那狠爹爹!。

  [熬尾] 他把世间毒害收拾彻,我将天下忧愁结揽绝。(小旦云了)没盘缠,在店舍,有谁人,厮抬贴?那消疏,那凄切,生分离,厮抛撇!从相别,恁时节,音书无,信息绝。我这些时眼跳腮红耳轮热,眠梦交加不宁贴。恁哥哥暑湿风寒纵较些,多被那烦恼忧愁上送了也。

  (下)。

  第四折。

  (老孤、夫人、正末、外末上了)(媒人云了)(旦扮上了)(小旦云了)可是由我那不那?。

  [双调新水令] 我眼悬悬整盼了一周年,你也枉把你这不自由的姊姊来埋怨。恰才投至我贴上这缕金钿,一霎儿向镜台傍边,媒人每催逼了我两三遍。

  (小旦云了)妹子呵,你好不知福,犹古自不满意沙。我可怎生过呵是也?(小旦云了)那的是你有福如我处那!我说与你波。

  [驻马听] 你摊着个断简残编,恭俭温良好缱绻;我摊着个轻弓短箭,粗豪勇猛恶姻缘。(小旦云了)可知煞是也。您的管梦回酒醒诵诗篇,俺的敢灯昏人静夸征战。少不的向我绣帏边,说的些碜可可落得的冤魂现!。

  (小旦云了)这意思有甚难见处那?。

  [庆东原] 他则图今生贵,岂问咱夙世缘!违着孩儿心只要遂他家愿。则怕他夫妻百年,招了这文武两员。他家里要将相双权,不顾自家嫌,则要旁人羡。

  (外云了)(做住了)(正、外二末做住了)。

  [镇江回] 俺兀那姊妹儿的新郎又忒腼腆,俺这新女婿,那嘲掀,瞅的我两三番斜擗了新妆面,咋咋呼呼的向玳筵前,知他俺那主婚人是见也那不见?。

  (孤云了)(外末把盏科)。

  [步步娇] 见他那鸭子绿衣服上圈金线,这打扮早难坐琼林宴。俺这新状元,早难道花压得乌纱帽檐偏。把这盏许亲酒又不敢慢俄延,则索扭回头半口儿家刚刚的咽。

  (孤云了)(正末把盏科)(打认末科)。

  [雁儿落] 你而今病疾儿都较痊,你而今身体儿全康健。当初咱那埚儿各间别,怎承望这搭儿里重相见。

  [水仙子] 今日这半边鸾镜得团圆,早则那一纸鱼封不更传。(末云了)你说这话?(做意了)(唱)须是俺狠毒爷强匹配我成姻眷,不剌,可是谁央及你个蒋状元,一投得官也接了丝鞭?我常把伊思念。

  (末云了)(做分辩科)。

  [胡十八] 我便浑身上都是口,待交我怎分辩?枉了我情脉脉,恨绵绵!我昼忘饮馔夜无眠。则兀那瑞莲。便是证见。怕你不信后,没人处问一遍。

  (末云了)兀的不是您妹子瑞莲那!(末共小旦打认了)(告孤科)(末云了)(老夫人云了)(老孤云了)你试问您那兄弟去,我劝和您姊妹去。(正末云了)(小旦云了)妹子,我和您哥哥厮认得了也,你却招取兀那武举状元呵,如何?(小旦云了)你便信我子么那!(小旦云了)。

  [挂玉钩] 二百口家属语笑喧,如此般深宅院,休信我一时间在口言,便那里有冤魂现?(小旦云了)我特故里说的别,包弹遍。不嫌些蹬弩开弓,怎说他袒臂挥拳。

  [乔牌儿] 兀的须显出我那不乐愿,量这的有甚难见?每日我绿窗前不整闲针线,不曾将眉黛展。

  [夜行船] 须是我心上斜横着这美少年,你可别无甚闷缕愁牵。便坐驷马香车,管着满门良贱,但出入唾盂掌扇。

  [ㄠ篇] 但行处两行朱衣列马前,算个文章士发禄是何年?你想那陋巷颜渊,箪瓢原宪,你又不是不曾受秀才的贫贱!。

  (外云了)休!休!教他不要则休,咱没事则管央及他则末?。

  [殿前欢] 忒心偏,觑重裀列鼎不值钱。把黄虀淡饭相留恋,要彻老终年。招新郎更拣选,口口忒姻眷,不得呵将人怨。可须姻缘数定,则这人命关天。

  (小旦云了)(使命上,封外末了)。

  [沽美酒] 骤将他职位迁,中京内做行院,把虎头金牌腰内悬。见那金花诰帝宣,没因由得要团圆。

  [太平令] 咱却且尽教佯呆着休劝,请夫人更等三年。你既爱青灯黄卷,却不要随机而变。把你这眼前、厌倦、物件,分付与他别人请佃。

  (孤云了)(散场)。

网站app: 安卓 | 苹果 (提取码:1234
考据级 四库全书搜索引擎
采用自主研发的 遍历分词技术, 搜索成功率为100%,无有因分词而遗落的搜索概率。
本站收集 四库全书 以及相关资料大概 11 亿字。并统一转换为简体或繁体。
本站所有资料皆来源互联网,如有无意侵犯你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马上删除 。

联系@qq.com
© 2022-6-3 端午节